中国社会科学院邮件系统 丨
English

中外学者热议“一带一路”倡议

由“小合唱”变成“交响乐”


2016年10月14日 08:55    来 源:《社科院专刊》2016年10月14日总第362期     作者:本报记者 吕梦荻

  10月10—11日,由中国社会科学院国家全球战略智库、北京外国语大学、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联合主办的“全球视角下的‘一带一路’国际研讨会”在京召开。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党组成员,国家全球战略智库理事长蔡昉出席会议并致辞。

  来自俄罗斯、埃及、巴基斯坦、美国、马来西亚、土耳其、新加坡、印度等二十多个国家的代表,围绕“一带一路”建设面临的全球形势与新挑战、“一带一路”建设与多领域合作、基于国际视角推进“一带一路”的对策建议三大主题展开了讨论。与会学者认为,“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三年以来,中国始终以共商、共建、共享为原则,以和平合作、开放包容、互学互鉴、互利共赢的丝绸之路精神为指引,在与沿线国家的合作中取得了丰硕成果。

  打通“一带”和“一路”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林利民认为“要想富先修路”,加强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重点是“修路”。依托已有的交通网络及与沿线国家新建的项目工程,“一带”和“一路”建设取得了可喜成就,格局规模已显现,现在的重点应该放在如何将二者打通,使“一带”与“一路”不再是两条平行线,而是环形连通。他认为,从成本、施工难度、地缘意义等方面考虑,从中国新疆经过阿富汗、巴基斯坦、伊朗、土耳其、巴尔干的欧亚铁路“南线”要比经俄罗斯的“北线”价值更高。打造一条从中国内陆新疆直通深圳沿海的高铁线不仅有利于统筹东部沿海和西部内陆地区的协调发展,也有利于带动沿线落后地区的脱贫致富。

  中国社会科学院西亚非洲研究所所长杨光表示,中东是古代陆上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的交汇点,也是当今“一带一路”的节点。中国与中东地区国家的合作不只是石油一项,还应包括基础设施建设的完善。从电力设施、通信网络到公路网、铁路网,中东国家对于基础设施建设和改善有着长期的需求,这为中国企业在中东地区开展建设工程承包提供了机遇。他建议,为使双方在该领域的合作能够结出硕果,中国企业应进一步提升在人才、资金、管理方面的综合竞争力,中东国家也必须进一步减少对中国企业的市场壁垒。这样才能把双方的基础设施合作提高到一个新水平。

  “亚欧大陆是非常有潜力的板块,加强基础设施建设可以把资源、人口优势融合在一起,使国家之间的互利互存性更强。”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赖肖尔东亚研究中心主任考尔德(Kent Calder)认为, “一带一路”的合作领域广泛、合作理念丰富,中国不去为别国“制定”发展战略,而是在“伙伴关系”中坚持平等、互利、共赢的原则推动各国共同发展。

  与沿线国家“发展梦”对接

  国际关系学院院长陶坚认为,“一带一路”的提出不仅以繁荣经济为中心,而且涉及资源配置、产业链、经济社会协调发展、风险管控等各个方面。“一带一路”不是中国的“独角戏”,甚至也不同于“搭台唱戏”,参与国由周边向沿线拓展,由“小合唱”变成“交响乐”,这就是该倡议的成功所在。

  印度尼赫鲁大学中国和东南亚研究中心教授狄伯杰(Bali Ram Deepak)谈到,中国历史和东南亚历史中有着很多互通共融的历史线索,三星堆、《西南夷列传》《大唐西域记》等都是互学互鉴、互惠互利的“丝路精神”见证,“一带一路”超越了“零和博弈”的思维方式,丰富了“丝路精神”的内涵。他说:“看到中国实力不断提升,我们也非常自豪,希望能够有自己版本的国家梦想。”南亚各国都有着各自的“富强梦”、“发展梦”,“中国梦”通过“一带一路”战略与其他国家梦想对接,启发一些小国也有了自己的梦想。

  狄伯杰认为,“一带一路”或可看作由东方发起的第二次全球化进程,在这个过程中,中国和印度应该成为合作伙伴,中国和印度都是务实的国家,印度有“印度制造”、“数字印度”等理念,也有把东、西海岸相连的基础设施投资,还有智能城市建设等,这些战略与“一带一路”对接,将会极大拓展“一带一路”的辐射面。

  还有学者将“一带一路”理解为中国参与全球化和全球治理的一种方式,特别是当前全球化在世界范围内遇到很大阻力、“逆全球化”趋势出现的背景下,中国积极的态度为推动“再全球化”的过程提供了强大推动力。

  注重“一手资料”的作用

  马来亚大学中国研究所副所长饶兆斌(Ngeow Chow Bing)认为,如果给互联互通中的“民心相通”设置指标体系,则应包括孔子学院的数量、旅游、科教交流、民间往来、友好城市数量、网民关注度等。但指标体系只是“社会理解”的外在表现,中国与东南亚国家只有设身处地地去了解对方的历史、社会、风俗,才能够更好地理解对方的文化。他提出,语言是双方学术交流的主要弱点。中国学者的论文和著作很少被译成东南亚国家语言出版。同样,中国在特定的学科也缺乏掌握东南亚语言的专家,只能借助华人社区出版的文献或英文翻译的资料做研究,一手资料、田野研究的欠缺当着力改善。

  福建省社科院亚太经济研究所所长全毅认为,跨境居民可以在中国对外经济交流活动中起到非常大的作用。比如中越、中缅、中蒙边境居民等,其语言、文化、生活习惯相近,中国企业如果在对外投建的过程中,发挥好边境地区居民对周边地区的桥梁作用,“走出去”的路可能会更平、更稳。

  此外,清华大学国际关系学系教授吴大辉从中国安保企业“走出去”、保证投资安全的角度作了发言;斯里兰卡代表介绍了两国密切合作取得的成果;缅甸代表提到了基础设施建设与所在国劳动力雇佣的关系;尼泊尔代表希望能够激活经过云南、缅甸、越南、泰国,通过西藏和尼泊尔进入印度的“南部丝绸之路”,并且在这个地区建设经济走廊,而尼泊尔扮演“大陆桥”的枢纽作用。

  
责任编辑:张月英

本网电话:010-85886805 地址:中国北京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 版权声明 京ICP备0507273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