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会科学院邮件系统 丨
English

中国社科院国情调研特大项目“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百村调研”札记

大山深处的脱贫攻坚进行时


2017年03月31日 08:50    来 源:《社科院专刊》2017年3月31日总第384期     作者:邹青山 沈进建 张秋涛 陈媛媛(中国社会科学评价中心)

  今年1月10日,中国社会科学院国情调研特大项目“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百村调研”项目组赶赴贵州三穗县贵溪村进行调研。项目组选择此时出发,出于两方面考虑:临近春节,村里在外读书的学生大都放寒假回到了家中;外出务工的村民也陆续回了家。因此,此时前往贵溪村调研,村民最齐全。

  此次扶贫国情调研是中国社会科学院与国务院扶贫办公室开展战略合作的国情调研特大项目,由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党组成员李培林和国家扶贫办主任刘永富担任总课题组组长。项目选取全国范围内最具代表性的100个贫困村作为调研对象,借此了解这100个村庄的贫困状况、贫困成因、减贫历程和成效,并提出对策和建议。同时通过透视贫困村庄的脱贫举措,进一步为我国的扶贫脱贫事业提供现实和理论政策借鉴。

  初识扶贫之惑

  项目组到达贵阳当天,便与贵州省社科联周湘主任谈起贵州的扶贫工作。周湘曾在三穗县良上乡(现改为良上镇)上寨、下寨村包村扶贫一年半的时间。谈及这项从1986年就已开始的国家惠民工程,她说,一茬一茬的扶贫干部在帮扶贫困地区、贫困群众解决一系列实际困难的同时,也感到这项国家惠民工程对有些贫困家庭的帮扶作用不大或者说帮扶的边际效应呈递减之势。特别是对那些因病、因残失去劳动能力的贫困人口,有时给予的资金帮扶,虽能解一时之困,但终究不是长久之策。周湘对扶贫工作的感受和认识是:扶贫总体效果不错,但离目标还存在一些差距。

  曾在良上镇上寨村扶贫一年的贵州省社科联袁从亮也谈到了自己扶贫时的感受。他说,这里的现象很奇怪,当地群众虽然还不富裕,但多数盖有大房子,然而房子里却家徒四壁。据他了解,在当地,农民的第一要务就是建房子,甚至会为此不惜欠下大笔债务。此外,对于帮扶干部为贫困户提供的优良猪仔和鸡苗、鸭苗,很多贫困户也并不愿养,在当地人看来还不如外出打零工。因此,袁从亮认为,在这样的背景下,对村中贫困户的资金支持很容易坐吃山空。

  项目组通过了解,对良上镇贫困户有了初步认识:有的家庭住的房子虽破,但有一定存款;有的家庭虽在路边盖了几层的楼房,却欠下很多外债,房子里也是陈设简陋。贫困家庭呈现出一定的相似性,即可供支配的现金少。

  灵山秀水中隐藏的贫困

  从三穗县城前往良上镇贵溪村的途中,一路全是平整顺畅的柏油路,间或一段水泥路也修得很平整。在贵州,县与县之间都有高速公路连接,县与乡镇之间也有顺达的柏油路。可以看出,国家对贵州基础设施特别是在交通方面,投入巨大。

  从三穗县城到贵溪村约35公里,40分钟车程。山间公路蜿蜒环绕,起起伏伏。山上松林遍布,翠竹丛生,虽是寒冬,却满眼是勃勃的生机,远山含黛,绿意葳蕤,恍如仙境一般。同为贫困地区,这里与我们曾到过的甘肃定西的干坼荒凉,宁夏西海固的贫瘠、缺水简直不可同日而语。我们在想,在这灵山秀水的地方,会隐藏着怎样的贫困?

  村支部书记邰诗论向我们介绍了贵溪村的情况:全村有4个村民小组,187户人家,872人,有劳动力523人。其中建档立卡的贫困户有93户,贫困人口305人,贫困发生率为17.43%。村中无集体经济收入。

  在这里,项目组了解到,房子对这里的村民非常重要,有条件的要盖,没有条件的借钱也要盖。房子已成为贵溪人对美好生活的寄托,也显现了当地农民安居方能乐业的期待。曾令谋一家就是这样一个鲜活的例子,这户刚刚脱贫不久的家庭,举债30多万元盖起了纯木质的三层楼房。

  随着走访的深入,项目组发现,多数家庭或因老、或因病、或因孩子多才导致贫困。因此,劳动力少、土地产出微薄、无其他收入来源,是贵溪多数贫困家庭的相同之处。

  此外,项目组还发现了另外一种现象,教育对贫困家庭有着不同影响。与受教育水平相对较低的贫困户相比,有孩子在外读书的贫困家庭,明显有很大不同,这些在贫困中坚守的家庭依然能看到未来的希望。

  政府精准扶贫之路

  2013年11月,习近平总书记在湘西考察时首次提出“精准扶贫”的思想,此后,习近平总书记又多次阐述。《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纲要》中指出:“到2020年,确保我国现行标准下农村贫困人口实现脱贫,贫困县全部摘帽,解决区域性整体贫困。”在贵州,精准扶贫、精准脱贫已成为党委、政府的第一民生工程。统计数字表明,2016年,仅中央财政转移支付的扶贫专项资金就达2581.65亿元,列全国各省区之首。

  精准扶贫,首在精准识别。精准地在辖区人群中找出最贫困、最需要帮助的那部分人,因地制宜地采取切实可行的方案去帮助他们,通过“六个精准”(扶贫对象精准、项目安排精准、资金使用精准、措施到户精准、因村派人精准、脱贫成效精准)和“六项措施”(产业扶持、转移就业、易地搬迁、教育支持、医疗救助、社保政策兜底),最终实现精准脱贫的战略目标,已成为各级政府的共识。

  国家财政转移支付的扶贫款是通过县里划拨到乡镇,由乡镇政府负责具体实施的。在良上镇,如何花好每年由县里下拨的扶贫专款,成为镇上的重要工作之一。

  良上镇扶贫工作的构架是这样搭建的:镇上成立扶贫攻坚领导小组,由党委、政府主要负责人任组长,其他班子成员任副组长,每个村设立一个专职扶贫站,由镇上29名机关干部分别任站长,实行一岗双责。县里每个直属部门都有挂包扶贫的干部,每个村庄有一位“第一书记”。以村两委为主导,对村里贫困户进行确认和脱贫退出的识别,具体的扶贫工作由镇上落实,充分利用好中央、省级财政转移支付的扶贫资金。

  良上镇地处山区,山多地少,产业发展欠佳。因此在扶贫上主要有以下一些措施:申报养殖业作为扶贫脱贫的措施,把鸡、鸭、牛、羊发放给贫困户养殖,但由于养殖需要技术,也存在风险,因此目前效益不太理想;通过县里在各乡镇成立的扶贫分公司,吸收贫困户入股,入股农户每年享受分红;通过惠民“1+1”工程,把贫困户的山地、房屋统筹起来,公司化规划,通过市场化运作,让每个参与农户得到实惠。

  在良上镇政府的办公楼墙上设置了“脱贫攻坚倒计时牌”,项目组到达镇上的这天,显示距2018年12月31日整体脱贫目标还有716天。良上镇作为一个典型的少数民族聚集镇,为贵州省二类重点扶贫乡镇,2014、2015年减少贫困人口1933人,贫困发生率由2014年的32.37%下降至23.01%。2016年减少贫困人口1537人,贫困发生率下降了7.44%。2017年目标是全镇减少贫困人口1893人,到2018年再减少贫困人口3776人,包括民政、社保兜底646户、2052人。实现脱贫攻坚目标。

  对贵溪村贫困的几点思考

  通过调研,项目组对贵溪村的扶贫工作有了几点思考。

  第一,在贵溪村,恐怕不少贫困户都有这样的盘算:享受国家扶贫政策的惠泽,温饱早已不成问题,但担心脱贫后再也享受不到政策的优惠,即使在现行贫困标准下已经脱贫,依然希望能得到扶贫政策的照顾。因此对贫困人口的精准识别和脱贫后的退出机制变得十分重要。

  第二,“贵溪村虽地处深山,相对贫困,但却是一个山美水美的绿色生态之地,既望得见山,也看得见水,还可寄托乡愁。山清水秀,茂林修竹,有地可耕,有菜可种,路两边鳞次栉比的楼房,堪称美丽乡村。”参与调研的沈进建研究员认为,如何把绿水青山变成金山银山,这中间定有文章可做。

  第三,仅仅给予贫困人口更多的资金救济,可能还不足以解决问题。据了解,在贵溪村,即使是贫困户也往往会拿出年收入的14%去凑份子,或花很多钱甚至举债操办婚丧嫁娶的酒席。但却绝不会花费几百元钱去做一次健康体检。很多疾病之所以在贵溪很普遍,多半缘于村民不健康的生活方式、极度缺乏的卫生知识和不好的生活习惯。项目组成员认为,扶贫更需扶智,改变贫困人群的生活习惯有时比单一的金钱资助更具意义;因为健康的生活方式会大大减少贫困户医疗费用的支出,降低因病致贫的发生率。扶贫文化的构建因此显得更加重要。

  第四,对于一个深居大山,交通不便,依靠自给自足的、近乎原始农耕生活维持的贫困村庄来说,脱贫之后,是否还会有再次陷入贫困的可能?或者他们表面上看起来脱贫了,但却并不具备远离贫困的造血长效机制,他们的生活也许依然还会为贫困所困扰。因此,在贵溪绝对贫困正在逐渐消除,但相对贫困可能还会较长时间存在。

  
责任编辑:张月英

本网电话:010-85886805 地址:中国北京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 版权声明 京ICP备0507273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