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网 中文EN
组织部里的年轻人
2019-06-28 来源:《社科院专刊》2019年6月28日总第484期 作者:赵金刚(哲学研究所)
分享到:

■在调研中与农民同劳动 作者/供图

  2018年,我受中国社会科学院委派,到四川绵阳挂职。那年5月7日,在首都机场出发前,我得知了自己的挂职单位和具体岗位:中共绵阳市游仙区委组织部副部长。转眼一年,当时的场景仍历历在目,我还记得那时自己的心理活动:组织部,我在那里能干什么呢?

  一年干下来,我渐渐熟悉了组织部的部门职责和工作内容,很庆幸自己能被委派到这个部门。组织部的工作涉及全面,能够锻炼人。部里让我主要分管党史、综合调研和信息报送,并且创造条件尽可能多地让我了解基层的实际情况。这一年,我参加了干部考察、基层党建、班子研判,见证了乡村振兴、脱贫攻坚,经历了各级组织工作会议和区县一级机构改革,看到同事们“朝八晚七”、加班加点工作,充分感受到了基层工作的复杂与不易。与基层干部一年来的朝夕相处,让我真切地感到,当一名基层干部既要接“天线”,更要接地气,既要了解政策,更需要把政策变活。

  这一年让我感触最深的是参加游仙区城乡发展与基层治理大型调研活动。当时,为了能够切实掌握游仙区的真实情况,有的放矢地解决问题,区里决定抽调52名干部,组成13个调研组,用一周的时间到基层调研,不让村镇干部陪同,沉下身子与群众“同吃同住同劳动”,和老百姓拉家常、谈问题,当好政策形势的“宣传员”、民情民意的“调研员”、为民解忧的“服务员”。我担任第二调研组组长,和其他三名同志一起去了两个乡镇。在这一周的时间里,我们在坝上和老乡谈论他们最关心的问题,让村民大爷带领去看遭受洪灾的房屋,在菜地里边摘菜边询问农民收入,和要娶儿媳妇的老乡一起修建房子,遇到了前任村书记、老党员,见到了土地流转大户,看望了刚做完癌症手术的大娘,碰到了打工回乡的年轻娃。平时总听同事说农村现在是“三八、六一、九九”三支队伍,这次算是有了最真切的感受;平时总听说乡村振兴要产业兴旺,这次真正感受到找到适合一个具体乡村的产业是多么不容易;平时总是接触各种脱贫攻坚政策,这次真的见到了差点因病致贫的老乡,感到既要关心贫困线下的群众,也要关心“贫困线上一点点”的群众。一周的调研,让我感慨颇多。调研结束后,各小组的调研情况汇总成报告上报,并召开专题讨论会。让我印象深刻的是,最后形成的报告直面问题、毫不避讳,各组同志更是在座谈会上把掌握到的情况如实汇报,无半点粉饰。不仅如此,此次调研发现的问题,各部门一一落实解决。这充分让我感受到了基层干部的担当与责任,更让我意识到,做基层干部,不能只当中央和上级的“传话筒”,更要当好“解码器”,如此才能把好的政策落到实处。

  一年来的点点滴滴,让我看到了基层的真实。这种真实不是在书斋中想象出来的空中楼阁,而是实实在在扎根于泥土中的。知识分子的理念如果不沾染泥土的气息,就无法转化成治国理政的智慧与实践。

  离开绵阳前的一个晚上,我填写《挂职工作鉴定表》,突然意识到这一年过得真快,心中颇不平静,写下几句小诗:“归期似有期,小女欲识字。来时一皮箱,回京满腹思。绵州远帝京,富乐有遗情。浅丘藏学问,三江映群星。”挂职工作已经结束,我带着泥土的气息重新回到科研岗位。这一年,我不能肯定自己给绵阳留下了什么,但在这片土地上我所了解到的和思考的,必将伴随我终生的学术研究。

责任编辑:张月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