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网 中文EN
回望北川大地 难忘挂职岁月
2019-07-05 来源:《社科院专刊》2019年7月5日总第485期 作者:李欣(中国边疆研究所)
分享到:

  2018年5月至2019年4月,我按照中国社会科学院人事教育局和四川省委组织部统一安排,来到绵阳市北川羌族自治县挂职,担任北川县委宣传部副部长一职,具体协管思想理论、意识形态等方面工作。

  北川地处四川盆地西北部,是我国唯一的羌族自治县,其中羌族人口约8.5万人,约占全县总人口的36%。北川有三个世界级重要“标签”:一是北川是2008年“5·12”汶川特大地震极重灾区,至今保留着全世界唯一整体原址原貌保护的规模最大、破坏类型最全面、次生灾害最典型的地震灾难遗址区;二是北川地处号称“神秘天地线”的北纬31度附近,保有全球同纬度最完整的生态系统;三是北川作为曾经的特大地震极重灾区、少数民族地区、革命老区、边远山区和连片特困地区“五区合一”的贫困县,于2018年7月31日成功摘帽脱贫,退出贫困县序列。在北川这样一个特殊而令人难忘的地方挂职,特别是在此从事宣传思想工作,我有两点重要体会。

  有“惑”而来 满载而归

  犹记2018年5月7日,我们挂职团成员在首都机场的登机口前获知了各自的挂职单位和具体岗位。此后近3个小时的飞行中,我的头脑中一直在思考三个问题:作为一名从事海疆问题研究的科研工作者,我在北川那个西南内陆小城能否学有所用?我能为北川带去什么?我能在北川学到什么?

  到达北川后,我一直带着这三个问题投入工作。历程近半时,我感到已经有了答案,那就是:在“5·12”汶川特大地震十周年纪念活动中,去认识宣传思想工作特别是意识形态工作在党和国家工作全局中的特殊重要性;在走村入户、对口帮扶、目睹北川退出国家贫困县序列的脱贫攻坚战中,去感悟我们党把解决贫困问题摆在治国理政突出位置的历史必然性;在倚靠我国唯一科技城、考察调研绵阳军民融合发展乃至我国军民融合发展战略的课题研究中,去理解我们走军民融合发展之路并把军民融合上升为国家战略的时代必然性。

  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我想,科研人员走进基层,无论专业、不论背景,就是要用脚丈量、以小见大,就是要在党和国家事业的一线、在人民最直接的需求面前,接受知行合一的考验与历练。

  用“心”挂职 方得始终

  我还记得,在2018年3月26日举行的中国社会科学院挂职干部座谈会上,院人事教育局送给每位临行出发的“准”挂职干部一本《习近平的七年知青岁月》。与习近平总书记当年16岁离京、扎根梁家河7年的经历相比,我们今天的挂职生活是远远谈不上匮乏、艰苦的。新时期的挂职锻炼,“挂”的应该是“心”,“炼”的应该是“神”。

  在基层工作中,我们的日常很多是在一份接一份的文件起草或一场接一场的参会中度过的。即使不思考、不走心,挂职工作也大可无惊无险、安稳度过。但如果想在这一年的挂职中真学实做、取得真经,就必须放得下身段安得下心,耐得住寂寞凝得住神。所以,对我个人来说,与其在北川挂念我的海疆问题研究,不如干一行爱一行、干两行爱两行,全心投入宣传思想工作和军民融合发展研究。我相信,当我带着这两部“真经”再次回到科研岗位,我的科研工作不仅不会落下,还将开启更高远的视野和更宽广的思路。

  一年的挂职工作中,我在基层了解了实际,增长了见识,拓展了思路,深化了对国情民情的认识、对党的理论和路线方针政策的理解,更加坚定了以人民为中心、为人民做学问的理想信念。今天,在北京再次回望北川大地,忆起那时那景那人,我更加感怀那段特殊的挂职岁月。

责任编辑:张月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