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会科学院邮件系统 丨
English

张蕴岭:推动世界经济复苏的关键点


2017年02月09日 09:54    来 源:《人民日报》     作者:张蕴岭

  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2017年1月的预测,2016年世界经济增长速度为3.1%。世界银行2017年1月的预测更低,仅为2.3%。这是自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世界经济的最低增长速度。它表明,2008年爆发的国际金融危机阴影仍未散去,世界经济结构性调整的长进程仍未到头。推动世界经济复苏,应把握好创新、活力、联动、包容这四个关键点。

  世界经济仍未走出危机阴影

  发达国家经济低速增长。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发达经济体2016年整体经济增速为1.6%,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仅为20%。其中,美国经济曾出现短暂的较快复苏,但很快又陷入乏力。因此,美联储长时间实施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直到2016年第三季度,美国经济才出现明显提升,增长率达到3.2%,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均预测美国2016年经济增长率为1.6%。欧元区经济受欧元危机和英国脱欧的双重影响,缺乏增长的内在动力。尽管欧盟实施了宽松的货币政策和积极的财政政策,但增长的势头仍然较弱,预计2016年增长率为1.7%。日本政府采取了较大力度的宽松货币政策,2016年第三季度经济出现好转,但难有大的起色,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计其年增长率只能达到0.9%左右。

  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总体上面临发展困境。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面临外部需求降低、能源和原材料价格大幅度下降和外资流入减少等困境,经济增长率放缓,预计2016年整体维持在4.1%左右。值得注意的是,这样的增长速度是在发达国家和新兴经济体普遍实行宽松的货币政策下实现的,增发的货币没有导致商品价格上涨,劳动生产率没有明显改观,新的经济增长结构还没有形成。在新兴经济体中,有些国家经济继续负增长,如巴西、俄罗斯。印度经济保持中高速增长,但速度放慢,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计其2016年增长6.6%,比2015年下降1个百分点,低于中国的增长速度,主要原因是消费下降。印度经济总量较小,对世界经济的拉动作用有限。相比之下,中国经济成为支撑世界经济增长的顶梁柱。尽管中国经济增长速度换挡,实际增长速度为6.7%,但由于经济总量大(2015年按购买力平价计算,中国占世界经济总量的比重为17.3%),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接近40%。

  国际贸易和投资增长放慢,逆经济全球化势力兴起。在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前的较长时间里,随着国际生产分工深化与扩大,大量投资流向新兴经济体,新的加工出口中心形成,大量的中间产品在不同生产环节快速交换流转,终端产品的进出口爆发式增长,使得国际贸易成为拉动世界经济增长的重要动力。很多年份国际贸易的增长速度成倍于世界经济总量的增长速度。但危机爆发后,国际贸易和投资一直慢于整体经济的增长,原来的贸易增长快车遽然失速。此外,近年来世界经济发展中出现了逆经济全球化的动向。比如,西方国家主张保护主义、孤立主义的代表人物在总统选举中胜出;推动世界市场开放的多边贸易谈判——多哈回合谈判多年停滞,已经达成的多边便利化协议难以落实;赢得大选的美国总统特朗普誓言要坚持“美国第一”,对外国产品征收高关税;一些国家对进口和外来投资实施的限制性条款、临时措施、特别审查不断增多;等等。逆经济全球化势力得到少数拥有巨额财富的既得利益者支持,他们想要借此来维持财富分配的不平衡态势。这会造成世界经济发展更加不可持续。

  世界经济出现低利率、低投资、低通胀和低增长并存的局面。当前世界经济增长出现了一些“悖论”。比如,宽松的货币政策没有导致商品价格上涨,通货膨胀率处在低水平。日本、欧元区都实行了量化宽松政策,但通胀率都很低;美国通货膨胀率水平相对高一些,但也低于预期。再比如,低利率一般有助于促进企业投资,但在各国几乎都采取了低利率政策后,投资的增长仍然缓慢。从整个世界看,国际直接投资的增长速度大大低于国际贸易增长和经济增长的速度,特别是流向发展中国家的直接投资下降更多。世界经济中这种低利率、低投资、低通胀和低增长并存的局面隐含着诸多复杂矛盾。这些情况表明,世界经济还处在结构调整的进程中,新的平衡远没有形成。

  未来世界经济发展动力和活力主要来自发展中国家

  总的来看,在较长一段时间内,世界经济发展仍然存在制约复苏的结构性障碍,加上一些不确定因素,使得世界经济仍将呈现较长时间的平淡状态。推动经济增长仍然是各国经济政策的首要目标,各国还会继续实行宽松的货币政策和积极的财政政策。特别令人关注的是美国的政策走向及其影响。在经济全球化深入发展的时代,市场越发敏感,对美联储加息的预期让美元汇率升高,导致资金向美国流动,这对其他国家的投资造成不利影响。如果美国政府大力减税、大幅增加对基础设施的投资、积极鼓励美国公司生产回归,美国经济增长可能会有明显提升。但美国这样强力推行贸易和投资保护主义,必然会引起许多新的矛盾,为世界市场增添不稳定、不确定因素,导致稍有好转的世界经济复苏势头又被削弱。

  预计2017年的世界经济形势将比2016年有所好转。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2017年世界经济增速为3.4%,世界银行最新预测为2.7%。发达国家经济增速会略有提升,但对拉动世界经济的贡献仍然较小。其中,美国经济在“特朗普新政”的刺激下可能会略有起色;欧元区经济由于市场信心下降等影响,不会明显好转;日本安倍政府“三支箭”都已射出,货币政策几乎用尽,经济将继续低迷。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增速预计将提升到4.5%,其中中国经济稳中向好是一个重要因素。印度经济将继续维持较高的增长速度,东盟国家的经济将有比较明显的改善,拉美国家可能会从负增长转为正增长。由于大宗商品价格会有所上升,巴西、俄罗斯经济有望一改收缩局面,出现正增长。随着世界经济总体形势好转,预计国际贸易形势也会有所好转。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2017年国际贸易增速可能会达到3.8%,由此扭转连年低于世界经济增速的状况。

  近20年来,世界经济格局发生了深刻变化。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实力及对世界经济的影响力迅速提升,日益成为世界经济发展动力与活力的重要源泉。当前,尽管发展中国家经济正在经历艰难调整,但总体而言,它们的增长速度仍大大高于发达国家。特别是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2016年的经济增速是世界经济增速的2倍多、发达国家整体经济增速的4倍多,是名副其实的世界经济增长火车头。

  构建创新、活力、联动、包容的世界经济

  为尽快走出低增长、推动世界经济复苏,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都在积极努力。在二十国集团领导人杭州峰会上,习近平主席提出构建创新、活力、联动、包容的世界经济,为世界经济开出了一剂标本兼治、综合施策的药方。

  向创新要动力。从根本上说,这次危机经历如此长时间的调整,主要是因为新旧增长动能还在转换中。科技进步、人口增长、经济全球化等过去数十年推动世界经济增长的主要引擎先后进入换挡期,对世界经济的拉动作用明显减弱。上一轮科技和产业革命提供的动能消退,新一轮增长动能尚在孕育。当前最主要的问题是,世界经济缺乏较强的增长动力。要想提升世界经济中长期增长潜力,唯有把握创新、新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数字经济的历史性机遇,向创新要动力、向改革要活力。这是国际社会形成的一个共识。新技术发展推动新一轮产业革命蓄势待发,这一方面会创造大量富有活力的新经济形态,另一方面会推动生产率大幅提升。当今技术发展的一个突出特点是新技术的扩散性比以往强得多,不仅仅局限在发达国家,也会很快向发展中国家特别是新兴经济体扩散,从而形成新的经济增长链。二十国集团领导人杭州峰会提出世界需要创新增长方式、通过《二十国集团创新增长蓝图》、制定《2016年二十国集团创新行动计划》等,都是推动世界经济走出危机阴影的关键举措。

  顺应开放的大趋势。新技术的发展必然会让世界更加紧密地连接起来,国际生产分工将越来越深化,企业的经营将越来越以世界市场为依托。拿美国来说,在采取吸引本国企业回国生产的措施后,会出现一些企业的部分生产回到本土。但企业大规模回流是不可能出现的,因为它们难以在本国建立完整的生产供应链,即使建立了也会使自己的产品失去国际竞争力。因此,世界市场开放是一个大趋势,市场开放必然促进经济全球化发展。正如习近平主席所说的:“让世界经济的大海退回到一个一个孤立的小湖泊、小河流,是不可能的,也是不符合历史潮流的。”对一国来说,开放是必然选择;以邻为壑不仅无法摆脱自身危机和衰退,而且会压缩经济发展空间。然而,仅仅靠市场开放并不能解决经济发展的所有问题。要实现可持续发展,至少还需要两个条件:一是各国制定协调、平衡的经济社会政策;二是改善综合环境特别是提升基础设施与人的能力,促进世界市场有序和渐进开放。

  协调各国经济政策。在国际经贸合作方面,发达国家致力于推动建立新的高标准经贸规则,发展中国家则关注综合发展环境的构建。世界经济要行稳致远,既应坚持协同联动,打造开放共赢的合作模式;又应坚持公平包容,打造平衡普惠的发展模式。二十国集团领导人杭州峰会提出世界经济联动与包容式发展。联动意在实现各国经济政策上的协调,维护开放与合作的大环境,实现共同发展;包容意在让各方都有参与和发展机会,缩小发展差距,促进收入和财富分配公平,让发展成果惠及全世界人民。这样,世界经济才更可持续。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拉加德说,以往的经济增长只惠及了少部分人,经济全球化必须有所改变,不能再像过去所看到的那样,增长主要由贸易来推动,而是要考虑到包容性。中国倡导的“一带一路”建设就是联动与包容式发展的范例,它遵循共商、共建、共享的原则,与沿线各国和地区发展规划和需要对接,通过基础设施、开放的产业园建设等改善当地的经济发展环境,构建开放合作的新型框架。

  (作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国际研究学部主任)

  
责任编辑:韩慧晶

本网电话:010-85886805 地址:中国北京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 版权声明 京ICP备0507273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