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会科学院邮件系统 丨
English

美国所袁征:强大的美国为何缺乏安全感


2018年04月12日 13:31    来 源:人民论坛2018年4月上期     作者:袁征

  【摘要】 近年来,美国血腥暴力事件频繁发生,造成的影响日益严重,美国民众安全感普遍缺失。美国民众安全感缺失是多方面原因叠加造成的,但主要原因是恐怖袭击的心理阴影、民间枪支泛滥以及长期困扰美国的社会治理问题。

  【关键词】美国 安全感 犯罪率 【中图分类号】D58 【文献标识码】A

  美国暴力刑事犯罪率总体呈现下降趋势,但民众依旧缺乏安全感

  美国的刑事犯罪率在发达国家中是较高的,尤其是恶性暴力犯罪率居于前列。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数据显示,2015年,美国每10万人中平均有4.88起谋杀案,合计造成15696人死亡,而中国每10万人平均只有0.4起。在219个国家和地区中,每10万人中谋杀案比率美国排列第126位,居于中间位置,但其谋杀造成的死亡人数高居全球第7位,排在巴西、印度、墨西哥、尼日利亚、委内瑞拉和俄罗斯之后。

  当然,美国各州的犯罪率并不均衡,有高有低。根据全球著名数据统计公司STATISTA公布的数据,2016年美国犯罪率最高的地区是哥伦比亚特区,也就是美国首都华盛顿,每10万人中大约有1206起暴力刑事犯罪。犯罪率最低的是缅因州,每10万人中大约有124起暴力刑事犯罪。2016年,美国暴力刑事犯罪率最高的10大城市是底特律、圣路易斯、孟菲斯、巴尔的摩、卡萨斯、克利夫兰、密尔沃基、奥克兰、斯托克顿以及印第安纳波利斯。这些暴力刑事犯罪率较高城市的共同特点,是贫困率和失业率长期居高不下。当然,即使在同一个城市中,不同区域的治安状况也会有所不同。

  事实上,自1992年以来,美国的暴力刑事犯罪率总体是呈现下降趋势的。美国联邦调查局的统计数据显示,1992年美国暴力刑事犯罪数量是193万起,而2014年则为115万起。2016年全美大约有124万起暴力刑事犯罪,比2015年上升了4.1%。虽然近5年来美国暴力刑事犯罪率有所上升,但较2007年还是下降了12.3%。尽管近年来美国的暴力刑事犯罪率总体呈现下降趋势,但民众依旧缺乏安全感。福克斯电视台民调显示,2015年,大多数选民(53%)认为当今的美国比“9·11”恐怖袭击事件发生之前更不安全。2016年,大约70%的美国民众认为与一年前相比,现在的犯罪更多了。与此相对应的,2000年和2016年,大约有60%的民众认为犯罪率高是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期间各年持有这种观点的人数比例大多都在50%以上。民众之所以感到不安全,是多方面原因叠加造成的,主要是恐怖袭击的心理阴影、民间枪支泛滥以及长期困扰美国的社会治理问题难以解决等。

  恐怖袭击的阴影在美国尚未散去

  2001年的“9·11”恐怖袭击对美国民众的社会心理创伤是巨大的。时至今日,“9·11”恐怖袭击的伤痛也没有消散,心理恐惧依然笼罩在美国民众心头。当年两架被劫持的民航飞机先后撞入纽约世贸大厦双子塔,并导致大厦倒塌,伤亡惨重,直到今天这一场景依旧触目惊心,让人记忆深刻。

  2001年之后,美国每年都会有民调机构就恐怖主义及与之相关的安全问题进行调查,得出的结论实际上大致相同,那就是美国民众对于政府防止恐怖袭击的能力和举措缺乏足够的信心,时常担心新一轮恐怖袭击的发生。2014年美国全国广播公司和《华尔街日报》的民调显示,47%的受访民众认为美国比“9·11”恐怖袭击前更不安全,而在遭受“9·11”恐怖袭击后的2002年,只有20%的受访民众持有这种看法。2016年《华盛顿邮报》的民调显示,42%的受访民众认为美国没有“9·11”恐怖袭击前安全。2017年初的两项民调再次印证了美国民众的担忧。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民调显示,高达73%的受访民众认为与“伊斯兰国”有关联的恐怖分子已经潜入美国,并有能力在任何时间发动针对美国的恐怖袭击。美国昆尼皮亚克大学的民调显示,60%的受访民众认为美国在将来很可能或有可能遭受导致大量人员死亡的恐怖袭击。

  客观来讲,恐怖主义的蔓延绷紧着美国民众的神经。而恐怖主义滋生是多重原因造成的,甚至和美国对外政策中的霸权主义行径,尤其是美国的中东政策有所关系。美国不改弦更张,单纯诉诸武力,是很难从根本上解决恐怖主义问题的。“基地”组织遭受重创后,“伊斯兰国”又在中东崛起。近两年“伊斯兰国”在英、法、比利时等多个欧洲国家所策动的恐怖袭击使得美国民众担心不已。2014年8月,《华盛顿邮报》和美国广播公司发布的民调显示,91%的受访民众认为“伊斯兰国”对美国的利益构成威胁。而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的民调显示,70%的受访民众相信“伊斯兰国”有能力对美国发起恐怖袭击。2013年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和2015年加州圣贝纳迪诺市血腥枪击案(后被定性为恐怖袭击),都一再印证和强化了美国民众的这种看法。

  民间枪支泛滥成为美国安全隐患

  一个长期困扰美国社会,并导致民众安全感下降的因素,就是私人拥枪及频发的枪击事件,枪支管控也是美国社会极具争议的一个问题。美国是世界上民间拥有枪支最多的国家,并且私人拥枪的数量持续增长,创造了历史最高纪录。根据美国法律,只要通过身份核查的成人都可以合法购买枪支。美国财政部数据显示,1990年,美国大约有2亿支枪在私人手中。2000年,大约有2.59亿支枪在私人手中,其中包括9200万支手枪、9200万支步枪和7500万支散弹猎枪。盖洛普公司2015年的民调显示,41%的美国民众表示拥有枪支的主要目的是为了自卫,而超过60%的受访民众认为家里备有枪支将更为安全。

  哈佛伤害控制研究中心对于多国情况的研究表明,民间拥枪越多,则谋杀案越多,两者是正相关关系。20世纪90年代的美国,平均每年发生200万件暴力刑事犯罪和2.4万件谋杀案件。这些谋杀案件70 %与枪支有关。联合国毒品与犯罪办公室发布的报告显示,2005—2012年,美国故意谋杀案中大约有60%都是通过使用枪支来实施的。美国疾病与防控中心的研究表明,1999—2015年,美国被枪支谋杀的死亡人数大约有20万,使用枪支自杀的人数大约有31万。根据美国疾病与防控中心和美国国务院公布的数据,2001—2013年,枪支造成死亡(包括自杀)的美国人数为406496。

  随着个人拥枪数量的日益增长,重大枪击案的数量也明显攀升,死亡人数逐渐增多。近年来发生的重大恶性枪击事件尤其让人触目惊心,无辜遇难者人数不断上涨。2012年12月,美国康涅狄格州纽顿市的桑迪胡克小学发生枪击案,包括凶手在内死亡人数共计28人。2015年12月,美国加州圣贝纳迪诺市发生血腥枪击案,造成14人死亡。2016年6月,美国加州奥兰多一家同性恋夜总会发生枪击事件,造成50人遇难,这被当时的媒体称为“美国史上最惨烈枪击事件”。2017年10月1日,美国拉斯维加斯发生枪击惨案,造成至少59死527伤,伤亡人数再次刷新美国纪录。这些惨烈的枪击案一直冲击着美国民众的心理,他们又何来安全感呢?

  现在的美国陷入到一种恶性循环中。一方面,枪支在美国日趋泛滥,带来更多的安全隐患,恶性刑事犯罪日趋增多。另一方面,每当发生枪击事件或恐怖袭击后,出于对自身安全的担心和自我防卫的需要,更多的美国民众会去购买枪支。对于他们而言,这是应对突发事件和糟糕局面的别无选择的办法,宁愿相信自己,也不相信政府和警察的处置能力。

  对于枪支管控问题,美国存在截然不同的两大阵营:一派主张对枪支严加管控,以便控制和减少枪支犯罪;另一派则持反对立场,强调持枪的权利,强调拥枪制暴的自卫功能,当然,这种看法的结果就是更多人拥有更多枪支。美国民众认为,完全由政府和警察来维持治安是不够的,对于公民个人而言,自身拥有和装备枪支是保护自己“恰当而有效的”行为 。而根据美国联邦法院的解释,美国警察对任何公民是不具备直接保护责任的。

  美国宪法第二条修正案明确规定,人民持有和携带武器的权利不得侵犯。美国崇尚自由主义和个人主义理念,十分看重个人权利,而美国民众对于政府抱有强烈怀疑,许多美国民众担心,当政府权力扩张,个人权益就会受损。许多美国民众未必持枪,但这种价值理念推动他们反对严格管控枪支,更不要说禁止个人持枪。不仅如此,当人们认为自身安全受到威胁,潜意识感觉不安全时,除了寻求警察和法律保护,他们更多地是想到购置枪支进行自我防护。

  在当代美国政治中,枪支管控是备受争议的问题。民主、共和两党立场日趋对立化,使得枪支管控问题更加复杂化。民主党支持枪支管控,共和党反对更为严格的控枪。与之相对应的,美国东西两岸,尤其是大城市多主张控枪,而中西部和南部的民众则反对控枪。在当前共和党掌握白宫和国会两院的情况下,要想通过枪支管控举措较为困难。在拉斯维加斯枪击案后,美国支持通过严格枪支法的人数比例和支持在全美禁止销售攻击性武器的比例分别上升到60%和64%,创下历史新高,但共和党和民主党在枪支管控问题上的分歧仍十分突出,无法达成一致。

  长期困扰美国的社会治理问题难以根治

  除了恐怖主义威胁和枪支泛滥外,还有一些长期困扰美国的社会治理问题难以解决,导致美国民众安全感缺乏。

  一是美国警察执法差强人意。美国犯罪率高,那么警察执法就显得非常重要,但事实上美国的警察系统难以让民众信服。首先是存在警察执法过度或执法不公的问题,而这又和美国的种族歧视问题牵扯在一起,往往引发更大争议,甚至是社会骚乱。2014年在美国密苏里州弗格森市,18岁黑人青年布朗在没有携带武器的情况下,遭白人警察拦截搜查并被开枪打死。2016年美国夏洛特市警察在执法时枪击黑人基斯·斯科特并致其死亡,引发了美国民众持续多日的抗议活动。《华盛顿邮报》公布的数据显示,2015年共有990位美国平民因警察执法丧生,其中白种公民494人,非洲裔公民258人,考虑到美国人口构成,黑人公民被杀率是白种公民的2.5倍。其次是警察队伍数量有限。根据美国联邦调查局的数据,2016年美国城市中每1000位居民平均有2.8个全职执法人员(包括警察和文职人员),而中西部和西部城市每1000位居民分别平均有2.5个和2.2个全职执法人员。考虑到美国犯罪率高的情况,警察的数量事实上有些捉襟见肘。同时,美国的治安体系缺乏统一的规划和协调,由于警察人手不够,经常会出现治安真空区。最后是警力部署不均衡。在美国社会,警察执法力量的部署除了城乡之间有差别外,还有不同区域之间的差异。通常来讲,富人区纳税较多,能够雇佣更多更好的警察,治安体系相对完备,因而犯罪率较低;而贫民窟、黑人区则往往因为纳税较少,政府投入少,警察队伍建设较差,因此犯罪率往往居高不下。

  二是潜意识中的种族歧视带来的社会冲突表象化。尽管美国有法律规定反对种族歧视言行,但潜意识中的种族歧视还是会影响人们的观念。哥伦比亚广播公司2017年9月下旬的民调显示,高达47%的受访民众认为美国的刑事法律制度对黑人带有偏见,其中有高达84%的黑人受访民众持有这种观点。潜意识中的种族歧视问题可能会使得一些自认为受到歧视的民众藐视司法制度,甚至不排除诉诸极端行为。

  三是美国社会贫富差距加大,阶层之间的流动愈加困难。富人越来越富,穷人越来越穷,穷人日益被边缘化,甚至微薄的收入不足以维持平时基本的衣食住行需求。身居美国财富金字塔顶端的1%人口每年收入占全国总收入的大约四分之一,而广大下层民众的实际收入却在下降,失业率也曾一度上升到10%以上。

  四是美国媒体专注于负面报道的倾向,增加了美国民众的不安全感;西方媒体往往报道负面的消息居多。一方面,接连不断的负面消息,尤其是恶性刑事犯罪的报道,让美国民众产生一种不安全感。另一方面,长时间听这种负面的犯罪报道,会潜移默化地影响一些心理自我调节能力不强的人仇视社会,甚至滑向犯罪的一面。

  五是美国的人口流动性强,管理难度大。美国是一个移民国家,种族纷繁复杂,族群多元化程度较高。根据华盛顿移民研究中心2017年发布的报告,近16年来,美国合法和无证移民人口暴增,已超过4300万人,若计入在美国出生的移民子女,人数将逾6000万,移民人口占全美人口近五分之一。新移民如何融入美国社会,各族群之间如何相处,都会对美国的社会治理提出挑战,也同样会影响美国社会各界的心态,影响美国民众对自我安全的认知。

  (作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

  【参考文献】

  ①袁征:《论美国枪支管制运动的发展及前景》,《美国研究》,2002年第4期。

  
责任编辑:王宁

本网电话:010-85886809 地址:中国北京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 版权声明 京ICP备1101386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1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