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会科学院邮件系统 丨
English

世经政所徐奇渊:中国建设网络强国的优势与挑战


2018年05月16日 11:06    来 源:《人民论坛》2018年5月上期总第593期     作者:世经政所徐奇渊

  核心提示: 网络强国表现为一国拥有强大的技术实力、强大的抵御网络风险的能力、强大的网络经济实力以及网络治理能力。当前,我国的网络强国建设,既拥有市场规模优势,又面临着人才和基础设施短板、与实体经济相互融合的问题以及信息传输效率和网络安全的矛盾等挑战,需引起我们的高度重视。  

  【摘要】网络强国表现为一国拥有强大的技术实力、强大的抵御网络风险的能力、强大的网络经济实力以及网络治理能力。当前,我国的网络强国建设,既拥有市场规模优势,又面临着人才和基础设施短板、与实体经济相互融合的问题以及信息传输效率和网络安全的矛盾等挑战,需引起我们的高度重视。

  【关键词】网络强国  经济强国  实体经济  网络安全   

  在人类社会发展的不同历史阶段,社会生产网络不断扩大,从一国走向多国,从多国走向最终的全球化。在此过程中,社会生产网络在空间上、行业间、甚至产品内部等各个维度变得日益错综复杂。与此同时,生产网络交换的重点内容也逐步从农业产品、工业产品、资金流,最终走向数据流、信息流。经济强国也在不同阶段表现出不同的产业特征:农业强国、工业强国、贸易强国、金融强国。在网络时代的背景下,信息流、数据流正在成为新的生产资料,同时也越来越直接成为国家安全的重要内容,经济强国也将越来越多地依靠网络强国。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我国曾经是世界上的经济强国,后来在欧洲发生工业革命、世界发生深刻变革的时期,丧失了与世界同进步的历史机遇,逐渐落到了被动挨打的境地”。当今世界正经历信息革命,将带来生产力又一次质的飞跃,对国际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生态、军事等领域发展产生深刻影响。中国必须抓住这一历史机遇,以信息流带动技术流、资金流、人才流、物资流,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建设网络强国,中国拥有自身的独特优势,也面临着一些挑战。

  中国建设网络强国具有市场规模优势 

  人口红利曾经对我国的劳动密集型产业、经济增长作出了巨大贡献,积累了大量国民财富。低廉的劳动力成本使我国制造业迅速发展,在国际上获得了国际工厂的美誉。由于人口老龄化,我国制造业的人口红利正在逐渐减少,但是互联网的人口红利还未得到完全释放。

  网络具有边际收益递增的特点,网络中每加入一个新用户,它的规模收益就越大。我国拥有将近14亿人口,现有的互联网用户和手机用户都十分庞大,从孩童到老人,几乎人人都会使用智能手机。我国所拥有人口优势是建设网络强国的巨大支撑力,这是世界上很多发达国家都没有的先天条件。中国有阿里、腾讯这样的世界级互联网公司,这和中国国内规模巨大的市场密不可分。充分利用人口优势,发挥人口基数作用,可以使我国的网络强国建设事半功倍,对经济发展形成巨大的规模效应。

  如今的网络时代早已不同于传统的免费互联网时代,内容和形式上的创新催生了各式各样的盈利模式。网络时代不会埋没任何人的才华,每个参与者都可以利用网络创造财富。他们既是互联网服务的创造者,也是互联网服务的享受者。因此,打造全方位的网络空间,扩大网络基础设施的覆盖率,可以使我国的市场规模优势在网络强国建设中发挥到最大程度。

  建设网络强国对人才和基础设施提出了更高要求 

  网络强国的特征表现为一国拥有强大的技术实力、强大的抵御网络风险的能力以及网络治理能力,在实现高水平的网络效率同时,也能够实现高水平的网络安全。无论是社会发展的何种阶段,人才、基础设施都是建设经济强国的两个重要支柱。前者的创新能力依赖于国家的人才培养和激励体制,后者则依赖于政府对基础设施的投入、监管和维护。网络强国的建设,根本上仍然需要依靠互联网人才队伍和网络基础设施建设。

  对于一个微观企业而言,互联网首先是一个技术密集型产业,离不开一流的技术人才作支撑。经过二十多年来坚持不懈的努力,我国在互联网技术领域收获了喜人的成就和丰富的技术经验及专业人才。自2003年开始,中国申请的相关专利数量以10%的速度逐年递增。在市场需求激励之下,大量的高校毕业生毕业后涌向互联网企业,给互联网行业提供大量IT人才,年轻化的人才队伍更有利于技术进步和创新。2017年,按照市值排行的世界十大互联网公司当中,中国的阿里巴巴、腾讯、百度、京东占据了其中四席。我国的互联网实践和创新立足于本国国情,渗透到人们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基本生产、生活已经和智能网络紧密联系在一起。不过,我国互联网科技人才的资源总量虽然较大,但是高端技术人才仍然是稀缺资源,在这方面需要有更多的政策关注。

  对一个国家而言,特别是对中国这样一个大国而言,网络强国的建设对基础设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网络强国所指的基础设施,不仅仅包括狭义的电信、互联网基础设施建设,还包括网络经济和实体经济互动的环节(以前所有的基础设施)。例如,金融市场提供的融资功能,也是网络核心技术成长的重要条件。网络基础设施还包括网络基础理论和核心技术,以及与网络安全相关的相关设施。例如,信息基础设施网络安全防护保障,网络安全信息统筹机制、手段、平台。“要致富,先修路”,而网络基础设施就是当今信息时代的“高速公路”。“十三五”期间我国网络基础设施建设可能会突破2万亿元,这将会极大推动互联网产业成长。农村互联网基础设施建设是建设网络强国的“短板”之一,缩小城乡互联网基础设施差距,加快完善农村互联网基础设施建设,是当前亟待解决的问题。

  网络强国的实质是信息技术强国。网络发展以技术作为支撑,核心技术是制约我国建设成网络强国的最大难关。拥有了核心技术,才能拥有技术比较优势,从跟跑技术发达国家到完成“弯道超车”。在2016年4月19日,习近平总书记在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谈会的讲话中,把核心技术分为三类:基础技术、非对称技术和前沿技术。而核心技术的诞生,是要通过海量的试错试出来的。这不但要求科研考核机制要具有包容性,允许科研人员失败;而且还对融资机制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即融资机制也要具有包容性,要能够容忍技术攻关的一再失败。因此,我们的科研考核机制要进行改革,从短期的、高频率的考核,转向较长周期的考核机制,从重数量的考核机制,转向重质量、重同行口碑的考核机制。另外,对融资机制而言,也要求发展股权融资、发展多层次的资本市场,改变主要依赖银行贷款的融资结构。

  中国建设网络强国面临着与实体经济相互融合的问题 

  毫无疑问,互联网发展对经济的发展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但是同时,新技术会给传统产业带来冲击。网络经济的这种“创造性破坏”,也对实体经济造成了一定程度的冲击,比如零售服务业在互联网的冲击下有走弱的趋势。我们需要从两个方面来理解这种矛盾:一方面,和历史上的其他新技术、新的生产方式一样,网络技术提高了信息流效率和生产效率,其做大的是整个经济产出的“蛋糕”。在此过程中产生的分配问题,需要国家通过税收、补贴等方式,通过再分配来维护基本的社会公平;另一方面,实体经济和互联网可以实现良性的互动,实现双方共赢。

  以传统零售业为例,电商的采购成本高于传统零售业,电商的运营成本比传统零售业约低一个百分点,不足以抵消它们在采购环节上的高成本,合计一下,电商零售总的毛利率比传统零售低2到5个百分点。电商和传统零售应该发挥各自的优势,电商不要试图做所有的事情,应该主攻技术,做好网络平台的开发和维护;采购仍交给传统零售来做,以传统零售为主体,把电商的技术融入到传统零售业,提高传统零售业的效率,而不是选择替代传统零售业。例如,网络经济的巨头阿里巴巴已经告别“电子商务”的单一提法,而代之以“新零售”的概念,其目标就在于推动线上线下与物流相结合。此外,王府井百货通过建设官方购物网站、手机移动端购物平台等,整合线上线下销售渠道;京东集团宣布与永辉超市达成战略合作协议,发挥京东网上销售体系以及永辉超市生鲜产品采购运营经验,实现强强联合;阿里陆续与苏宁、百联和银泰开展深度合作。这方面的例子不胜枚举,一个个贯穿线上—线下的复合渠道平台正在脱颖而出。

  中国建设网络强国面临着信息传输效率和网络安全的矛盾 

  在互联网时代,信息流的安全、快捷、低成本是其主要特征,其中快捷、低成本都强调的是信息传输的效率。而网络安全则是利用信息流发展经济的前提条件,缺少网络安全作为保障,小到居民的个人隐私,大到社会公共利益和国家安全层面,都会成为境内外非法分子进行网络攻击的对象。因此,信息传输效率和网络安全是一对矛盾,需要谨慎处理好两者之间的关系。

  过度强调信息传输效率,会对网络安全造成威胁。2018年4月21日,在全国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没有网络安全就没有国家安全,就没有经济社会稳定运行,广大人民群众利益也难以得到保障”。信息数据泄漏是高发的网络安全隐患之一,信息泄漏的事件每年都时有发生,网络时代信息安全受到一定威胁。2017年洲际酒店集团支付系统遭到入侵,58同城上的求职者的简历信息被公开售卖。2018年开年,社交网络巨头Facebook的用户信息也遭到泄漏。面对复杂严峻的网络安全形势,我们要保持清醒头脑,各方面齐抓共管,切实维护网络安全。

  过度强调安全而关闭互联网对外的连接通道,可能会折损信息传输效率。2018年4月21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会议上也指出,“网信事业代表着新的生产力和新的发展方向,应该在践行新发展理念上先行一步,围绕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实现高质量发展,加快信息化发展,整体带动和提升新型工业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发展”。可见,网信事业发展有效率、生产力方面的要求,这也是建设网络强国的重要目标。开放的网络环境,追求信息传输效率,是大势所趋。我国互联网开放程度较低,为追求网络信息安全,而“一刀切”式地隔绝外部信息,会导致我们无法同时利用国内外两个信息资源,信息流无法得到及时、有效的配置,很可能会错失很多机会,影响到正常的科研活动,阻碍技术进步,影响中国在国际社会的形象。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只有立足开放环境,加强对外交流、合作、互动、博弈,吸收先进技术,网络安全水平才会不断提高”。因此,网络环境的进一步开放是大势所趋。可以预见,在建设网络强国的过程当中,中国将会更强重视网络环境的开放、网络信息的传输效率,与此同时,不断增强网络安全的技术监管能力,以及突发事件的处置能力。

  (作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经济发展研究室主任,澳门城市大学特聘教授;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硕士研究生尚见卓对本文亦有贡献)

  【参考文献】

  ①裴长洪、刘洪愧:《中国怎样迈向贸易强国:一个新的分析思路》,《经济研究》,2017年第5期。

  ②于世梁:《论习近平建设网络强国的思想》,《江西行政学院学报》,2015年第2期。

  
责任编辑:王宁

本网电话:010-85886809 地址:中国北京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 版权声明 京ICP备1101386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1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