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会科学院邮件系统 丨
English

世经所张宇燕:跨越“大国赶超陷阱”


2018年03月08日 11:27    来 源:《世界经济与政治》2018年第1期     作者:张宇燕

  2018年将注定发生的一件事,是按市场汇率计算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超过美GDP的2/3(如果按照购买力平价计算则中国的GDP两年前已经超过美国)。 在二战后的大国赶超博弈中,作为世界头号大国,美国曾经遭遇过两次被其他国家逼近式追赶的经历:一次是其冷战对手苏联,另一次是其亚洲主要盟友日本。令人不无惊讶的是,苏联和日本对美国的赶超都止于经济规模略超美国2/3之时:苏联国民收入在1978年前后达到美国的67%的高点并短暂地维持了几年,之后先是缓慢继而因苏联解体而雪崩式下滑,苏联的主要继承者俄罗斯的GDP不足今日美国的1/10。日本GDP在1995年达到美国的71%这一峰值,并在维持了两年后下滑至今日美国的1/4。尽管时间跨度只有70多年且样本仅有两个,但为什么二战后赶超美国的国家其经济规模止步于美国的2/3?是否真的存在一个“大国赶超陷阱”?中国是否也会步昔日苏联和日本之后尘?

  苏联败亡并最终解体的原因很多,比如苏联领导人没有学会利用贸易和实业去积累并运作金融财富、意识形态在苏联社会中退化特别是苏联精英们在思想信仰和政治意志上严重销蚀、因自然资源丰富而受到“诅咒”并进而始终未能完成工业现代化、美国对苏联施行以隔离为特征的“遏制政策”以及苏联未能建立一个可与西方共同体成功竞争的国际联盟而自身承担了过多全球义务等不一而足。日本赶超美国过程中的失速和坠落,其原因也是多重的,既包括市场规模相对狭小等天然制约,也包括政治经济社会体制机制僵化的羁绊、人口年龄老化的掣肘、错误政策导致的资产泡沫膨胀破灭的冲击以及美国对日本长期以来的利用与打压策略,其中迫使日本接受不情愿的规则(如“广场协议”)和采取不得已的行动(如“自愿出口限制”)便是两个代表性事例。

  苏日追赶美国失败表明存在着某种意义上的“大国赶超陷阱”,但陷阱的存在并不意味着参与大国博弈的国家必然会坠入陷阱,而是意味着大国间的赶超在达到一定层次后难度会陡增,其中就包括美国及其盟友对华态度与政策的大角度转变。刚刚面世的《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把中国定位为竞争对手就是这种转变的重要标志。然而,西方正面临一系列社会经济、政治、种族、宗教的严峻挑战,同时中国与昔日的苏联和日本大相径庭。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五大发展理念及相应的制度与政策,为中国量质并进的发展提供了充分保障。把为人类做出新的更大贡献作为自身使命并以相互尊重、公平正义、合作共赢为新型国际关系准则,为中国和其他国家一道最终把世界建成持久和平、普遍安全、共同繁荣、开放包容、清洁美丽的人类命运共同体奠定了坚实基础。中国跨越“大国赶超陷阱”只是个时间问题。

  
责任编辑:常畅

本网电话:010-85886809 地址:中国北京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 版权声明 京ICP备1101386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1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