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网 中文EN
族际通婚促进民族交融
2019-09-06 来源:《社科院专刊》2019年9月6日总第494期 作者:刘晓春
分享到:

  在人类社会的发展进程中,任何民族都是在与其他民族的交往交流中生存和发展,在民族之间的长期交往交流中必然出现融合现象。因此,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是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是我国民族关系的发展方向。

  民族交往,首先基于民族的生存发展利益。因而,民族交往最初发生在与周边民族之间,首先发生在生产生活资料的物物交换上。随着社会生产力的提高和交通工具的进步,以及人类生存发展的日益增长的物质和文化需要,民族交往的地理范围逐渐扩大,从周边到国内更远的地区,甚至是国外;民族交流的领域与内容逐渐拓宽,从经济领域到政治、文化领域,甚至是社会领域的民族间通婚;民族交融也在长久的民族交往中、深入的民族交流中自然而然、逐步地进行着。

  民族交融建立在民族交往交流的基础之上,各民族之间相互学习、共同发展,最终实现共存共荣共赢。例如,赫哲族在与满族、汉族的长期交往中,原有的亦渔亦猎的生产方式逐渐演变为亦渔亦农的生产方式。生产工具、生产技术上相互交流学习,相似性、相同性增多。在居室、饮食、服饰、风俗习惯方面逐渐变化,接受了不少周边民族特别是汉族的风俗习惯;赫哲族原有的渔猎文化、渔农结合文化等传统文化逐渐演变。

  人口较少民族在社会领域的交流,特别是民族间通婚,是民族交融的一大特点。根据国务院2011年印发的《“十三五”促进民族地区和人口较少民族发展规划(2011—2015)》的界定,2000年第五次全国人口普查总人口在30万人以下的人口较少民族全国共有28个,人口合计169.5万人。其中,通婚率50%以上的有11个民族。民族通婚率最高的是高山族86.96%,其中与汉族通婚率为71.78%。其次是鄂伦春族,民族通婚率达86.19%。赫哲族的民族通婚率是第三高的,达84.13%,其中与汉族通婚率77.60%,是我国与汉族通婚率最高的民族。通婚率30%—49%以上的有6个民族,通婚率20%—29%以上的有5个民族,通婚率10%—19%以上的有4个民族,通婚率10%以下的有2个民族。

  民族间通婚为促进人口较少民族的人口增长发挥了很大作用。以第二次到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为例,赫哲族人口1964年为718人、1982年为1489人、1990年为4254人、2000年为4640人、2010年为5354人,46年间增加6.44倍。与此同时,民族间通婚也促进了各民族之间的文化交流和发展。例如,在呼伦贝尔市三个人口较少的民族自治旗,无论是汉族,还是少数民族,一个人会讲多种语言的现象比较普遍,有的家庭由多个不同民族的成员组成,用多种民族语言交流。

  族际通婚是测度不同民族相互关系和深层次融合程度的一个重要指标。2010年全国少数民族族内通婚比例为78.53%,族际通婚率为21.47%。28个人口较少民族中,有11个民族的族际通婚率超过50%,即族际通婚比例超过族内通婚的比例,其中有4个民族族际通婚率超过80%,具体为鄂伦春族88.63%、赫哲族87.44%、俄罗斯族85.54%、高山族80.36%。

  28个人口较少民族中,每个民族都与众多民族有着通婚关系。两个民族间的通婚程度受多种因素影响,如居住地、宗教信仰、传统风俗、城镇化程度、语言文化等。各民族之间的通婚率差别较大。汉族与55个少数民族都有通婚,28个人口较少民族中,土族与34个民族通婚。人口只有5354人的赫哲族与26个民族通婚。

  走进婚姻是大多数成人男女的基本诉求,中国56个民族族际通婚是神州大地上的一道亮丽风景。历史证明,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是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是民族繁荣发展的必然走向。

  (作者单位: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

责任编辑:王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