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会科学院邮件系统 丨
English

语言所许长江:明祖陵 沉睡湖底近三百年


2017年08月18日 08:54    来 源:《社科院专刊》2017年8月18日总第404期     作者:许长江(语言所)

  从1368年至1644年,明朝在270多年的历史中修建了多座帝陵。其中,名气大的首推北京昌平的十三陵和南京的明孝陵。这两处明代帝陵,再加上安徽凤阳的明皇陵、湖北钟祥的明显陵、北京海淀的景泰陵、江苏盱眙的明祖陵,这六处陵园形成了庞大完整的明代帝陵体系。

  位于江苏省盱眙县城西北十多公里处的洪泽湖西岸的明祖陵,始建于1386年。不过,明祖陵的知名度不高,恐怕与它曾经被淹没近300年有关。

  曾被淹没的明代第一陵

  中国封建社会里出身穷苦的开国皇帝有两个,一个是汉高祖刘邦,另一个就是明太祖朱元璋。刘邦好歹还当过亭长;放牛娃出身的朱元璋啥都不是,当和尚时也没想到日后自己能坐龙庭。弃僧从戎后,因多少有点儿文化底子再加上战功,“继为王,终为帝”。由于朱元璋幼年时亲历民间疾苦,登基后遂减赋税、杀贪官、惩治不法勋贵,民心趋同国力渐盛,也就有了修陵的财力。实际上,他在为王时就已经开始建父母兄嫂的陵墓,称帝后筑自己的明孝陵,再后则修了明祖陵。

  明祖陵是朱元璋祖父、曾祖、高祖的衣冠冢。以排位而言,它是明代第一陵,虽被称作“千古飞龙地,一代帝王乡”,但据史料记载,盱眙这一带只是朱元璋的爷爷在元朝初年为避官府徭役,从苏南句容老家携妻儿老小北上逃难的落脚处。

  明末清初,明祖陵所在地区水患频发。1680年,再次爆发的特大洪水涌入淮河流域,导致洪泽湖水面大幅上升,将明祖陵的所有建筑整体淹没,烟波浩渺一片。而这一没,就没了将近300年。直到50多年前水位开始下降,陵寝的部分建筑遗存才逐渐重见天日。到了20世纪七八十年代,为保护明祖陵筑堤数千米,将其从湖水中隔出。也就是说,除明清典籍的记载外,自清初至20世纪60年代就没人见过它。这是个什么概念?若以20年为一代人来计算,那就是14代人未见其真容,怪不得知道它的人不多。

  历史文化的真实记录

  1996年,国务院公布明祖陵为第四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南大门停车场外的路边两侧是明史雕塑园,分别排列着徐达、海瑞等一干明代武将文臣的现代全身塑像。进门后游人不多,路边绿树成荫,很是清净。没走多远,就见到一个巨大的略微倾斜立起用铜皮制作的洪武通宝模型,它的不远处是一座九龙壁。

  沿途弯路两侧是一溜长长的介绍朱元璋寻根、惩腐治吏的文图展窗;穿过南红门笔直前行,是位于神道两边相对排列的狮、马、麒麟、华表、马倌、太监、文臣、武将等石刻人兽像生群。据介绍,其艺术风格及雕刻手法承唐宋之韵,并影响到之后的明清两代帝陵。再向前是20多个与地面持平的享殿石柱基座。走到尽头就是祭台和地宫(也叫玄宫)。按照明皇陵的帝陵规制,应该是方城和明楼等建筑物的位置,但今天已不见遗迹。

  地宫的上方是一座很大的山包,叫作万岁山,上面植被茂密,但周边也无围墙和宝顶的遗迹。其中,只有石像生、享殿基座、地宫是当年的遗迹,其余多为现代复古建筑。地宫在清初被水淹没前是否曾经被盗过,并不好说。但它被水淹后怕是没人盗掘,至今仍旧保护性地浸泡在一个半圆形的大水塘中。目前,只能看到露出水面的九座中间大、两侧依次缩小的墓穴拱形大门(即碹门)顶部。

  不论其内部结构及考古价值如何,这九座碹门本身就是一种中华文化传承的体现。这倒不是说它们有多么精巧别致,实际上也看不到全貌,而是指门的数目既不是“五”也不是“七”,而是传统文化中最吉利的数字“九”。“九”是至高无上的体现。往远了说,如韩愈的“一封朝奏九重天”;北京天坛圜丘上的条石最内圈是九块,每增加一圈都是“九”的倍数,从内向外共“九”圈,九个“九”就是八十一,寓意吉上加吉;往近了谈,多年前意大利的披萨进入中国后,国人也将其弄出个“九五至尊”系列。

  数千年来,封建社会帝王建陵的本意是想帝祚永延,到了“那边儿”依旧享受荣华富贵。所以,帝陵建筑的规划与形制以及帝后们的随葬物品等,都反映了各自所处时代政治、经济、军事、文化、艺术等方方面面的社会状况,是那个时代的最高水准。昔日的帝陵乃皇家私密禁地,岂容他人涉足窥视?毕竟时代变了。而今,包括明祖陵在内留存下来的所有帝陵,有的现在已经是或者今后将会成为考古的实物证据,歪打正着地记录、延续了历史文化。其中,还有很多帝陵早已成为旅游景点,皇帝们对此恐怕也始料未及。

  
责任编辑:张月英

本网电话:010-85886805 地址:中国北京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 版权声明 京ICP备1101386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1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