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会科学院邮件系统 丨
English

外文所吕绍宗:从泰国古都到南太岛国


2017年08月18日 08:57    来 源:《社科院专刊》2017年8月18日总第404期     作者:吕绍宗(外文所)

  2016年,对我来说,可以说是一个繁忙的旅游年。这一年,泰国清迈、南太平洋岛国斐济和瓦努阿图,都给我留下了美好而新奇的印象。

  放河灯  点天灯

  这年2月初,北京还寒风料峭,但2月12日到泰国清迈时,那里的气温已经适合穿短裤了。我们的当地导游“甜甜”是个北京女孩,却谙熟清迈习俗人情。次日,她把我们领到一家服饰店。女老板根据大人孩子的身高、性别、气质,给每人选了一套合体的服饰。给我推荐的是蜡黄的上装,酱色带有花纹的披戴,质地上乘,穿上后俨然一个国王。披戴整齐后,我们上山参观浦屏王宫,随后前往晴空丽日下金辉耀眼的双龙寺。

  夜间动物园各种“角色”的表演有点不可思议。豪猪般的小动物抱着一根细绳在夜空中爬行,猛虎在雄浑壮烈的乐声中迅猛爬树,豺狼迅疾捕食猎物……一个个你方唱罢我登场。音乐就是指挥,全然没有我们看惯了的驯兽员的“威逼利诱”!

  山间溪流放河灯、别墅山坡点天灯是另一种情形。山间空寂,一湾透底溪流。和家人点燃河灯上的细捻儿,双手合十,让它带着美好愿望漂向远方,你就静等着愿望实现的那一天吧!相反,点天灯则是壮志凌云的豪情放飞。天灯底端轻盈的十字架正中,是一个固定的可燃物,天灯上方是一个圆圈,周围垂挂着轻盈的罩帐。开始时,天灯由人拎着,可燃物点燃后火焰熊熊,热气腾腾。等热气充满天灯之后,放手让它飘飘摇摇,越山坡、过沟壑,直上夜空,飞向远方,让人满怀激荡。

  乘小艇  泛清波

  斐济首都苏瓦没有机场,飞机要降落到斐济的南迪市机场。这时北京到斐济还未通直航。2016年7月16日9点半,我们从北京乘飞机出发,午后在香港停机稍事休息,下午4:50转机飞往南迪。经过14个小时的飞行。7月17日早晨太阳出来时我们还在天上。你可能在海边看过日出,在山巅看过日出,但你在天上看过日出吗?此时一轮朝阳初出海面,它的万丈光芒把飞机的舷窗照得像一面铜镜。“镜面”被照得亮亮堂堂,浮云、大海,都暖洋洋的,闪耀着温柔的金辉。而“镜框”,舷窗的镶边,则如铜似金,光辉夺目,让人陶醉。导游介绍说,斐济基本没有工业,生活用品靠进口,而洁净水则出口到美国白宫。飞机在南迪落地后,我们走到海边,浅海见底,深海湛蓝,果然名不虚传。

  7月18日,我们到辛加托卡河(Sigatoka River)上游坐喷射艇。该河流经与河同名的小镇时河面宽阔,浩浩荡荡。我们坐喷射艇的上游却河道不宽。十几个人挤在一只小艇上,两岸秀峰,河中碧波。驾驶员陡然加速,溅起雪白飞浪如帘似幕,几乎把整个小艇裹了起来,溅湿了秀发,溅湿丽装,游人却报以尖叫和放声大笑。男女老少,玩的就是这种刺激。小艇开着开着,驾驶员手指在头顶上方画圈儿。一个圈儿?还是两个圈?意思是再喷一次?还是再喷两次、三次?银浪、笑声、尖叫声,也在青山秀峰间绵延成河。

  上岸后,我们到一个小村落接受村民敬酒。每人自报国名、故乡城市,对村人祝福。没想到,我家小学二年级的小宝宝也能说出一篇长长的“说辞”。她说得对吗?对!村里有威望的人把酒端到你面前,胳膊举平转身180度,宾主互说“弗拉(您好)!”客人把酒一饮而尽,互说“维纳卡(谢谢)!”

  观火山  潜海底

  7月20日,我们从南迪乘飞机到瓦努阿图首都维拉,次日上午,又坐小飞机到坦纳岛,在一家新建小旅馆安置下来。大家安置好后再坐皮卡车,进山看火山喷发。山路是中国人帮助修建的,司机对中国客人非常热情。离火山还有一段距离,原住民在一片林中空地给我们举办小型欢迎会。他们给我们戴上草编的花环,唱歌欢迎,又邀大家跳舞。

  来到火山前,天色渐暗。四周一片沙海,都是火山喷发的火山灰,与想象中仰望火山喷发很是不同。我们从周围的山顶往中间的盆地里俯瞰火山喷发,都用东西遮挡脑袋。随着一声声巨响,大大小小、奇形怪状的火红巨石飞向逐渐昏暗的夜空。我们在欢呼、惊叫中观赏壮丽景色,一点也不担心巨石会砸到自己头上。

  离开瓦努阿图,我们又回到斐济的南迪。举目碧空如洗,海岸清澈见底。别墅内的林间小道上,有人骑着电动车不停巡游,一见人就停下来:“需要帮助吗?”有一天,我们的人民币弄湿了,晾在桌上,出去回来不见了。几经犹豫,我们只好打电话问服务台。电话那头儿回答:“您的钱放在您房间保险柜里。密码是……”服务的细致令人感慨。

  在这里,最有趣的是乘潜艇潜水,不是“深潜”,是浮潜。不过,艇外海底的“山峦起伏”、“沟壑纵横”都看得清清楚楚,也算深潜海底了。潜艇舷窗外,海鱼或三五成群,或孤家寡人;模样或艳丽俊俏,或其丑无比,真是千奇百怪。

  浮潜过后,大家回到岸上。而我家游泳刚入门的8岁宝宝,居然入迷到独自划一只皮划艇就向远处划去。由于顺风顺水,等大人反应过来,她已划到大海深处。当她意识到该回来时,大海还由得了她吗?幸亏同来有位警官叫白涛,抱起一块板就追了上去。但他刚一靠近,宝宝的皮划艇就被碰开……最后还是岛上的专业营救人员上去拉了一下,小女孩就乖乖跟了回来……

  
责任编辑:张月英

本网电话:010-85886805 地址:中国北京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 版权声明 京ICP备1101386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1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