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会科学院邮件系统 丨
English

外文所凌彰:抱病笔耕的女作家宗璞


2017年09月08日 08:38    来 源:《社科院专刊》2017年9月8日总第407期     作者:凌彰(外文所)

  去年8月13日,《宗璞的南东西北》一文在《人民日报》发表。文章介绍了时年88岁高龄、身体多病仍笔耕不辍的宗璞令人感佩的事迹。作为外文所的同仁,笔者理应对其先进事迹加以补充介绍,献给广大读者。

  作品丰富  文如织锦

  宗璞,本名冯钟璞,笔名有任小哲、丰非等。1928年7月,她生于北京,父亲冯友兰是著名哲学家、北京大学教授。自1938年起,她在昆明上小学、中学;抗战胜利后回到北京。1951年8月,她毕业于清华大学外文系,后在《文艺报》等单位工作。1956年,她加入中国共产党。1960年,宗璞调入《世界文学》编辑部。退休后,她仍抱病坚持写作至今,体现了一位有60多年党龄的老党员的坚强品格。

  1957年,29岁的宗璞开始发表文学作品。她著有短篇小说《红豆》《桃园女儿嫁窝谷》《不沉的湖》《知音》和《弦上的梦》等;散文有《西湖漫笔》《暮暮朝朝》和《路》;童话有《寻月记》和《吊竹兰和蜡笔盒》;翻译作品有《缪塞诗选》(与陈澂莱合译)和霍桑的《拉帕其尼的女儿》。其作品风格细腻、抒情,如同一幅幅素淡的织锦,耐人欣赏回味。她曾荣获茅盾文学奖、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和全国优秀散文奖等奖项。

  再现西南联大历史

  近年来,宗璞一直在抱病写作系列长篇小说《野葫芦引》。该书共分为《南渡记》《东藏记》《西征记》和《北归记》四卷。目前,前三卷都已面世,只剩《北归记》尚待收尾。

  这部小说塑造了抗日战争中的爱国知识分子精英群体形象,再现了他们在抗战期间所经历的难以想象的苦难和煎熬,生动刻画了他们的人格操守和情感世界。

  在战火纷飞的年月,面对民族危亡,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和南开大学的爱国师生,胸怀抗日救国的热情和抗战必胜的信念,历经长途跋涉,由平津辗转迁移到长沙,成立长沙临时大学。不久,他们又迁到昆明,于1938年4月建立了三校联合组成的“国立西南联合大学”。这所高等学府聚集了众多的专家学者、各学科的尖端领军人物,诸如吴有训、华罗庚、梁思成、闻一多、朱自清、冯友兰、冯至、金岳霖、曾昭伦、袁复礼、黄珏生、李继侗、吴征镒等知名学者。西南联大在屡遭敌机空袭轰炸的险恶环境里,克服重重困难,坚持研究和教学,培养出大批优秀人才,1100多名学生先后从军报国,奔赴抗日战场。

  从9岁起,宗璞就跟随父亲生活在西南联大的教授群体里,度过了长达8年的西南联大岁月。中国老一代爱国知识分子的真实遭遇、道德情操和肩负重任、艰苦办学的情景,都深深地烙在她幼小的心灵上。后来,她正是以这段亲身经历为素材,构思了《野葫芦引》并投入写作。

  肩负使命  笔耕不辍

  近年来,宗璞和女儿冯珏已迁往昌平区的一个新建小区。原先她们住过数十年、名为“三松堂”的小院(即北京大学燕南园57号),已交给北大,作为“冯友兰故居”,待修缮后供人参观。

  多年来,她患有高血压,而且不止一次视网膜脱落,导致视力极差。2015年春夏时分,她又因脑出血住院,在重症监护室煎熬了两周后,又住院三个月。受到视力的影响,她现在只能口述,由别人记下念给她听,再作修改,所以写作进度缓慢。

  但是,稍微康复后,宗璞每天早晨又在赶写《北归记》。她说:“小说里的故事和人物在脑海里翻腾,挥之不去,不写完睡不着觉。”又说:“我有责任把那个时代的知识分子所想和所为记录下来,呈现给现在的读者。”

  她的这些朴素语句,显示出高度的使命感和责任感。在全民族抗战胜利已有72年的今天,由于她的长期努力,那段珍贵的历史记录,即将以小说的形式开花结果。

  
责任编辑:梁瑞

本网电话:010-85886805 地址:中国北京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 版权声明 京ICP备1101386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1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