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会科学院邮件系统 丨
English

语言所许长江:魁北克古城的两座古堡


2017年12月01日 09:20    来 源:《社科院专刊》2017年12月1日总第418期     作者:许长江(语言所)

  巍然耸立在圣劳伦斯河畔的芳提纳克城堡酒店,建于1893年,是加拿大魁北克古城景区最著名的中心景点,也是当地最醒目的地标性建筑。其外观取自欧洲童话故事中的城堡造型。从远处望去,它的巨大高耸的青铜色屋顶和砖红色的外墙非常宏伟壮观。可以说,没来这里就不能算来过魁北克古城。

  变身豪华酒店的芳提纳克城堡

  进入芳提纳克城堡酒店后,大堂古色古香,人们三五成群或小憩或低声细语。据介绍,二战期间美国总统罗斯福、英国首相邱吉尔、加拿大总理麦肯奇等盟国最高行政首脑及军方高层将领,曾在此召开联军会议,商讨登陆诺曼底的军事计划。如今,这里早已是一家设施齐备、非贵族或富豪不能入住的顶级酒店,用时下的话说就是特别“高大上”。客房陈设、服务及设备等都是顶级的。当然,价格也是顶级的,普通的房间赶上打折也是200多美元一天,否则就是500美元。

  城堡的门洞外是条缓坡路,不远处有个立着雕像的小广场。只见人们在雕像下围成弧形,观看街头艺人们高难度的杂技表演,惊险搞笑的动作不时引发一阵阵的惊叫声。这堪称加拿大的“天桥”洋杂耍。

  在这里,我的相貌明显是另类,一看就知道是个典型的“老外”。在欧美人眼里,中、日、韩等东亚国家人的外貌都是一样的。这就像我们看美、英、法等欧美国家的人一样没啥区别,都是患有“脸盲症”分不清楚的。我漫步在小广场上,不远处有位男子正在吹萨克斯管,不知是他原本就有的顺序,还是因为看到了我的相貌,如果是后者,我则不得不佩服他的眼力。因为当我走近他时,响起的既不是《拉网小调》,也不是《道拉基》,而是《两只蝴蝶》和《茉莉花》的旋律。在异国他乡听到这熟悉的曲调,内心的感受与在国内是大不相同的,我不禁驻足聆听。音乐无国界,优美的旋律能产生审美的共鸣,用接地气的通俗说法就是陶冶情操。这是人类所独有的跨地域、跨民族、跨文化的精神享受,不是吗?

  星形城堡要塞

  小广场不远处是一条既宽又长用木板连接的栈道。栈道内侧陈列着一排锃光瓦亮的古炮,沿着栈道向上走一会儿就到了北美大陆最著名的星形城堡要塞。这座要塞修建在圣劳伦斯河畔的断崖上,近二百年来一直被认为是加拿大的军事战略要地。它至今不仅十分完整地保留着修建时的原貌,而且仍旧有部队驻防,现在是加拿大唯一使用法语的皇家陆军R22R联队的指挥所。城堡的外墙虽不高但很坚固,站岗士兵的身后是进出要塞的门洞,里边有被保留下来的总督府、古炮台及现代火炮、营房等军事设施,古炮的炮口一律指向远处宽阔的圣劳伦斯河,这场景使我想到了昔日江苏镇江焦山上封锁长江航道的古炮台群。在城堡门洞内左侧有一座由旧发电厂和陆军监狱改建而成的博物馆,不大的馆内展示着联队旧时的服饰、徽章、各类兵器和17世纪至今的文献等。在出售纪念品的柜台上,我看到一个造型精美的金属盒子,待拿到手中仔细翻看时,发现盒底标着“Made in China”。

  时值正午,恰逢卫兵换岗。景区的工作人员要求所有游客暂时避让一旁,只见上岗的士兵喊着口号列队从要塞的门洞内走出。这里换岗与渥太华国会大厦前那种表演式的不同,是作战部队正儿八经的换岗。双方按照规定动作和程序有板有眼地进行交接,过程简短迅速。士兵口号响亮,步伐整齐有力,号令严明、军容生威,是另一种雄壮、另一种威武。虽然要塞早已不具备现代战争中的防御功能,但作为寻幽怀古之处,所承载和体现的是一种历史记忆。

  在加拿大,我无意中发现了一个国家使用两种官方语言的现象,即多伦多的路标只使用英文,到了渥太华则是英、法两种文字,而且是英文在先,法文在后,等到了蒙特利尔就颠倒了过来,是法文在先,英文在后,而到了魁北克就只有法文了。法语是这里的官方语言,大到电视、电台、报纸等新闻媒体,小到餐馆里的菜单都是法文,不懂法语就只能连蒙带猜加比划了。

  在我看来,纵观加拿大历史,这种使用语言的现象颇有意味,它实际上反映的是历史与政治中的民族意识和民族心理,以及由此派生出来的民族认同与归属感。简单说,17世纪初法国人来此实行殖民统治,18世纪中期英国人又来了。殖民不分先后,只比谁的胳膊粗。利益相争,两国开战,最终法国战败退让。但是,对于历史、语言、文化等方面都有着浓厚法兰西底蕴的魁北克,法国曾利用多年来形成的各种影响,不断地扩大与其的经济文化联系。这种使用语言的现象,也正是这段历史的产物。

  
责任编辑:张月英

本网电话:010-85886809 地址:中国北京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 版权声明 京ICP备1101386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1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