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会科学院邮件系统 丨
English

外文所朱景冬:一位老学者和他笔下的名士群像


2017年12月22日 09:49    来 源:《社科院专刊》2017年12月22日总第421期     作者:朱景冬(外文所)

  这里所说的老学者就是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研究所的退休干部、资深研究员柳鸣九老先生。他在西学领域里造诣深厚,成就卓著,由于贡献突出而被推选为荣誉学部委员。他退而不休,始终马不停蹄,继续从事他所热爱的文字工作,其勤奋程度,非一般学者所能比。

  勤奋劳作 充满爱心

  几十年来,他基本上过着没有星期天、没有节假日的书斋生活。他从没有享受过一次公费“休养”、“疗养”的待遇,也很少到国内好地方去“半开会半旅游”。

  他深知,一个人每天的时间就那么一些,不能放松,不能怠惰,不能把光阴和生命花费在某些毫无意义的事情或活动上。事实上,勤奋劳作已成为柳老先生的一种不可改变的生活方式和工作方式。正是由于这种持之以恒的奋斗精神,他才收获了累累学术成果。据不完全统计,迄今他已出版《柳鸣九文集》(15卷),其中包括论著12卷,共500万字;翻译3卷,共100万字。他还编选有《萨特研究》《尤瑟纳尔研究》《法国心理小说名著选》《新小说派研究》等,主编有《西方文艺思潮》(7辑)、《法国20世纪文学》丛书(70种)、《雨果文集》(20卷)、《加缪文集》(4卷)、《本色文丛》(40卷)、《世界散文八大家》(8卷)等。可谓成就斐然。

  在此还应该提及的是,一桩感动人的事情说明柳老及夫人心地善良,充满爱心,乐于助人,有一副古道热肠。事情是这样的:柳老和夫人朱虹曾不惜财力、物力培育了一个与他们毫无血缘关系的留学生。那是一个北上打工的贫困农民夫妇的女儿。这个女孩自幼得到柳老夫妇抚养、呵护,从小学、中学、大学到留学,两位老人始终不辞劳苦、尽心尽力地关心她、帮助她,像对待亲孙女一样,对其疼爱有加。这个孩子的童年的每一天,都是在两位老人的亲切关爱下度过的。当然,对这两位儿女都不在身边的“空巢”老人而言,那也是一段尽享“天伦之乐”无比温馨的快乐时光。

  记录学界的“名士风流”

  不久前,我收到了柳老《名士风流》一书。该书记述了我国从事西方文化研究的学者冯至、李健吾、朱光潜、卞之琳、钱锺书、杨绛等中国社会科学院的老学部委员、名声显赫的西学名家,也写到了享誉我国学界的鸿儒马寅初、梁宗岱、郭麟阁、吴达元、杨周翰、闻家驷、徐继曾、陈占元、何其芳、蔡仪等名家。此外,多位年轻些的著名学者也出现在该书中。这些名士、大家,具有非凡的造诣、高尚的人格、渊博的学识,是后辈学人效法的典范和榜样。

  例如,在柳老先生的心目中,李健吾先生是他的一位恩师。在他从事学术研究的起步阶段,李健吾先生曾给他以热情的帮助和支持;在屡次的接触中,他耳闻目睹李健吾先生那种无私奉献、成全他人的大度气派;李健吾先生的生活十分简朴,住所毫无雅致和情趣可言,陈设十分简单朴素,书房和书桌毫不讲究;李健吾先生本人也没有任何派头和风度,衣着非常一般,西装革履从来跟他无缘,但待人接物却很亲切、热情、自然、和善,是一个重友谊、讲交情的人;李健吾先生对后学晚辈特别厚道和热心,千方百计爱护、提携他们;在人际关系方面,李健吾先生把人与人之间的理解、善意、关心、情义视为最宝贵的东西,李健吾是那种重仁义、重感情的人,愿意为他人付出的人。总之,正如柳老先生说的,他是一位“仁者”:一位人格可敬而高尚的仁者,一位德艺双馨的名士。

  再如冯至先生。他是德国文学和杜甫研究专家,杰出的抒情诗人和学界的重要人物。无论在北大西语系当系主任,还是在外文所任所长,他都是一个严于律己、德高望重、严肃方正的庙堂名士。和冯至先生的交谈,给柳老先生留下的印象颇深。冯至的书房有其少见的典雅、精致和整洁,却又无比质朴。窗明几净,一尘不染,书架上摆满成套的作文图书,墙上挂着名人的条幅,整个房间洋溢着学术气息。对柳老先生来说,冯至是他心目中的恩师,在他的学术生涯中几乎处处都留下了身影,是一位乐观其成、热心相助的师长。冯至先生那种在高级学术活动中严谨的学风和谦虚诚恳的处事态度,非常令人敬佩。和李健吾一样,冯至先生是一位端坐在学术殿堂之上,令人由衷地尊敬,令人心悦诚服,有着高度的成就的杰出学者。

  
责任编辑:张月英

本网电话:010-85886809 地址:中国北京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 版权声明 京ICP备1101386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1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