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会科学院邮件系统 丨
English

研究生院李尚英:我的华山情缘


2017年12月22日 09:52    来 源:《社科院专刊》2017年12月22日总第421期     作者:李尚英(研究生院)

  作为我国“五岳”之一的华山,向来以雄峻和奇险闻名于世。1953年,电影《智取华山》的播放更使华山成为人们心仪之地。当年,我正在读小学,看完电影后,心想自己有朝一日也要去华山看看,或者也走走解放军勇士们走过的路。

  年过七旬上华山

  2013年,我爬华山的夙愿终于变成现实了。这年4月初,年过七旬的我,在儿子的陪同下从北京乘火车到达华山。第二天一早,我们从玉泉院徒步走到北峰,一路虽有石阶环绕,但还算较为平坦。过风景幽雅的青柯坪后,只见坡陡路长,石岩耸立,似千仞绝壁挡路。忽见一块大石壁上篆刻“回心石”,显然是在告诫行人,畏惧者可速回心返回,但也是在鼓励行人小心谨慎,勇往直前,不为困难吓倒。

  过了“回心石”后,即到了素有“太华咽喉”之称的千尺幢、百尺峡。这是华山的两处险路。据介绍,千尺幢是一条峭壁上的大裂缝,陷在两旁高耸的巨石间。前人在此凿了坡度陡峭的370多级石阶,但每个石阶的宽度只容三分之一个脚掌,稍有不慎会滑落深渊。儿子见我年事已高,劝我走旁边新建的木桥。但父子二人最终还是鼓足勇气,扶着铁链一鼓作气地通过了千尺幢、百尺峡。走到百尺峡尽头时,只见头顶有一块似从天而降的巨石,上写“惊心石”,颇有令人惊心动魄之感。走出百尺峡时,迎面碰见三位从新建木桥上下来的年轻游客,惊讶地问:“老人是从老路上来的?”我微笑着点头,感谢他们的关心。接着,我们又手足并用地爬过了“老君犁沟”。此时近中午,天下起雨来。为了安全,我们只好下山。

  2016年4月,我又在儿子的陪同下,与老伴、内弟来到华山。这次我们乘缆车到西峰,登上了西峰最高处“摘星台”、“斧劈石”,重温了沉香战胜二郎神救母的美好传说。我们从西峰往下走时,迎面遇见一位年轻妇女。她指着身边一个三四岁的男孩说:“看!爷爷奶奶都爬上西峰了,真棒!”孩子也挥动小手说:“爷爷奶奶真棒!”我鼓励他说:“小朋友也真棒!努点力,自己爬上去!”

  随后,我们又登上了华山最高处、南峰“太华极顶”。在这里感觉天就像仅有咫尺之距,伸手可摘星斗,远望渭河、黄河,如丝如缕,美丽至极。但因老伴腿部有疾,行程戛然而止,回至西峰,坐缆车下山。坐在缆车里,只见四周群山拔地而起,四面如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刀削锯截,晶莹透彻;往上看,山峦起伏,绝崖千丈,云霭氤氲;往下看,奇峰林立,山石险峻,山路崎岖蜿蜒,瀑布从山顶直泻而下……既给人难得一见的壮观、美丽的景象,又给人一种望而生畏的感受。近八旬的老伴一度闭眼不敢往下看,我们一再给她打气:“多难得的美景,不看恐怕再也看不到了!”

  从西峰缆车下来,快走到游客出口时,迎面看到一台用长方形的玻璃罩住的推土机。只见上面的标牌写着:“公元二零零九年上站施工,数十名壮士肩扛背驮,运送本物至此,功垂索道建设大业!今存此以志华山精神。”

  的确,游客们今天能够登上西峰,尽览华山美景,不应该忘记这些用生命劳作的工人、技术人员,同时应该学习他们的崇高品德。

  重走“智取华山路”

  2017年4月,我与儿子三登华山。第一天,我们走过令人惊心目眩的擦耳崖、苍龙岭,登上了东峰、中峰。至此,我们已大体游遍了华山。但我又想起幼年时的心愿,提出再走走“智取华山路”。

  第二天,我们乘车到了“智取华山路”脚下黄甫峪。下车后即看到了智取华山八勇士的坚强雄伟的雕塑像,随后,我们开始登山。

  党军同志在《西岳华山》一文描述八勇士突袭北峰的情形时写道:1949年6月13日下午,“刘参谋率领七勇士,由王银生作向导,穿过丛密遮天的树林,爬过千余米的陡坡,来到一个坡度约六七十度的岩石前。路从岩石中间过,下边是厄崖,一根木柱搭在崖边小树上,这叫‘斜搭木’,因年久搭木枯朽,只有一条野葡萄的枯藤绕在上面。由王向导轻轻地扯着藤蔓先行过去,然后又将侦查员们一个个手拉手地接过去。这以后,路一段比一段险,崖一处比一处陡。前面就是‘青龙背’,石坡陡立,黑乎乎的,像条龙背伸向北峰。坡陡石滑,爬时稍一不慎,便会落到深壑。当时,向导王银生抓着草木藤蔓先爬了上去,并把绳子牢牢拴在崖头的小树上。侦查员们手拉绳索,悬空向上,慢慢通过一道道险峻地形,钻出老虎口,向北峰匍匐前进”。

  其中,过“斜搭木”的情景今天已看不到了。管理处为保证游人安全,在两山体间(距离如电影所示并不长)搭上木板,游人从木板处通过时依然能体验到当时的险境。第二处,现在的“青龙背”下有一个长约10米、近90度的石阶,旁边又开凿了一个较为好走的石阶,游客只要鼓足勇气、小心谨慎都可攀登而上,不再像当年勇士们攀登时那么艰险了。过老虎口后,来到北峰脚下,只见北峰像刀削锯截一样,当年应是无路可走,勇士们可能是盘旋而上。但今天已修成两条路,一条是蜿蜒曲折的用木头搭建的路,比较好走;另一条是利用山势修成了五处有石阶的路,每处的坡度都在70—90度之间。

  我拽住两旁铁链缓慢上爬,快到北峰时,迎面碰见两位从苏州来的中年游客。他们问我:“老人家,您多大年纪了?”我答道:“75岁了。”他们又说道:“我们坐在这里,看见您拽住铁链一级级地往上爬,心中真是充满了敬意。将来我们到你这年纪,恐怕还不如你。”我说:“你们生活在这美好的时代,一定比我们强许多倍。”

  爬上北峰,我初步领略了当年解放军勇士们誓死向前的大无畏的革命精神和坚决战胜敌人、解放全中国的钢铁意志。我同时也在想,中青年人对我执着爬华山的精神“充满了敬意”,但我与八勇士比还差很多很多,他们才真正是我们“充满了敬意”的人。他们的信仰与意志永远是我们中华民族的精髓,应该人人学习、代代相传。

  
责任编辑:张月英

本网电话:010-85886809 地址:中国北京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 版权声明 京ICP备1101386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1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