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会科学院邮件系统 丨
English

文学所马靖云:他们留下的路灯与航标

文学所老一辈学者开出的书目


2017年12月29日 09:28    来 源:《社科院专刊》2017年12月29日总第422期     作者:马靖云(文学所)

  文学如海洋,热爱它的人遨游其中。文学又似高山,其研究者须艰苦攀登。海也好,山也罢,文学研究离不开书。面对书海、书山,离不开导师指引。而指引的路灯、航标,就是书目。在培养年轻研究人才时,文学研究所的老一辈学者特别注重开出各类书目,并督导阅读结果。这些书目,让青年研究人员少走了很多弯路,节省了许多因摸索而耗费的时间,为后来文学所的发展打下了一定的基础。

  一

  在给研究生讲文章作法时,唐弢(1913—1992)先生曾提了一些精读篇目。这些篇目,包括《古诗十九首》《报任安书》《前出师表》《典论·论文》《文心雕龙·神思》《嵇康集·与山巨源绝交书》《归园田居》《将进酒》《哀江头》等。谈到这些篇目时,他说:“这些篇目大家肯定都读过,现在是从学写文章的角度来精读。钱锺书先生的《宋诗选注》不但选了陆游的《书愤》,在序言中还作了详细的分析。那是研究论文,我们可以从中学习研究论文的写法。”

  1953年,何其芳(1912—1977)先生与第一批青年研究人员谈话时,就给他们开了一个包含一百本世界文学名著的书目。从俄国的《普希金诗选》《死魂灵》,到印度迦梨陀娑的《沙恭达罗》、泰戈尔的《诗选》,到日本夏目漱石的《我是猫》,再到古希腊的悲剧《普罗米修斯》和《阿伽门农》,世界各国的许多文学名著都出现在这个书目中。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专攻冷僻希腊文学的罗念生,是第一位留学希腊的中国人。正是何其芳把当时还默默无闻的罗念生调入文学所,还安排英语基础很好的人做他的助手,并随他学习希腊文。罗念生后来被希腊最高学术机构雅典科学院授予最高文学艺术奖,并被希腊帕恩特奥斯政治和科技大学授予荣誉博士称号。

  二

  20世纪50年代末60年代初,文学所与中国人民大学合办文学理论研究班(以下简称“文研班”)。虽然文研班学员至少都达到了大学毕业的水平,但是,为了他们日后的研究工作,担任班主任的何其芳提出了两项夯实学员文学基础的重要措施:开列自学必读书目三百种、聘请专家讲课指导。

  开列自学必读书目三百种时,先由所内各个研究室提出书目,然后交由何其芳本人审定。这份书目,包括了古今中外的世界文学名著,对文学研究工作者而言是一份具有价值的参考书目,对普通作家读者也很有参考价值。比如,奥地利作家茨威格在《一个女人一生中的二十四小时》中淋漓尽致地刻画了主人公C夫人的心理和赌徒赌博时的细微动作。俄国作家莱蒙托夫的《当代英雄》中的主人公毕巧林在枯寂的要塞里的遐想,给读者以阅读享受。美国作家马克·吐温的《哈克贝利·费恩历险记》中的密西西比河,不仅是故事发生的地点,还是一个鲜活的角色,是一种时刻存在的力量。它蜿蜒曲折,像一支奏鸣曲,贯穿于整个故事之中。

  在文学所的学术秘书室,我曾工作了30多年。起初,我的办公室就在何其芳办公室的隔壁。后来,我又与他在一个办公室工作,对他的言行风范耳濡目染,感受很多。我认为,他对所内研究人员付出的心血并不亚于对自己儿女的付出。如果用“以所为家”四个字来形容他,丝毫都不夸张。2017年,是他逝世四十周年,谨以此文致以怀念。

  
责任编辑:张月英

本网电话:010-85886809 地址:中国北京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 版权声明 京ICP备1101386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1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