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会科学院邮件系统 丨
English

图书馆杜玉梅:新西兰的原色


2018年02月09日 10:28    来 源:《社科院专刊》2018年2月9日总第428期     作者:杜玉梅(图书馆)

  位于太平洋西南部的新西兰,是波利尼西亚群岛中最大的岛国。这个“世界边缘的国家”,远离世界主要大陆也远离了现代工业的污染,因而被称为“地球上最后一片净土”。虽然它只有27万平方公里的国土面积,从被荷兰人最早发现继而被英国殖民统治到成为独立国家不过375年的历史,却荣登世界旅游权威杂志《孤独星球》发布的2018最佳旅行目的地榜单并排名第5位,足见它特有的魅力。笔者在盛夏的新西兰度过了2017年的最后几天和2018年的元旦,短短一周,游览了南北二岛的几个主要景区,最深刻的印象可用三个字表达——白、蓝、绿,这些正是新西兰的原色。

  白色:云、雪、泉

  1642年12月,荷兰探险家艾贝尔· 塔斯曼率领两艘船只和100余名海员,最先发现了有毛利人居住的新西兰,他认为新发现的陆地与荷兰的泽兰(Zealand)那个地方很相似,就将其命名为“新泽兰”(Nieuw Zeeland)。1769年10月,英国探险家詹姆斯·库克到达新西兰北岛的东海岸,宣布这里为英帝国所有,之后英国通过大批移民占领了这里,将荷兰文“新泽兰”改为英文“新西兰”(New Zealand)。但是,在新西兰原住居民毛利人的语言中,新西兰的名字是“Aotearoa”,音译为“奥特亚罗瓦”,意为“长白云之乡”。

  长白云之乡!多么富有诗意而又十分写实的名字!

  在我所见的新西兰的云中,确实以“长白云”居多。那些长条形的白云极富立体感,云底平坦、顶部凸起、轮廓分明;一团团、一堆堆,厚密、庞大、高耸,云块之间挨得很近却多不相连;由于云团厚密庞大不易透光,其凹凸的表面有明显的阴影,被阳光照耀部分很白亮,被遮阴部分则显得略暗,更使得棉花堆一样的白云有了质感,好似可以层层揭开;在清晨或傍晚,云块的底层离地面很近,就像悬在头顶伸手可摘。至于那云的白色,我到现在还不知怎样来形容,洁白、雪白、纯白……似乎都不足以表示,我只能说那云的白很灿烂啊!

  关于“长白云之乡”名字的来源还有另一种说法:说是当年库克发现新西兰后,误把南阿尔卑斯山脉的积雪当作了长白云,所以才把这里称为“长白云之乡”。姑且不去考究这个版本的真伪,但有一点却是不争的事实,新西兰有着长白云似的雪山,雪山确实是新西兰的一大景观。

  新西兰是一个多山的国家,由于地理位置、山脉走势、气温风向等诸多因素影响,新西兰的山虽海拔不高,却有许多是常年积雪,有些山上还有冰川。第一次与新西兰的雪山远距离对视是在南岛,从皇后镇出发,沿着48公里长、世界十大最美公路之一的“皇后镇—格林诺奇”公路蜿蜒北上,到达格林诺奇小镇。无论穿过绿草如茵的牧场,还是在达特河上乘坐喷射快艇兜转,只要抬头就能望见四周山头的白雪。第二次与新西兰的雪山远距离对视还是在南岛,从皇后镇出发到基督城,中途在蒂卡波湖东畔停留观赏,而蒂卡波湖西畔就是著名的南阿尔卑斯山脉。南阿尔卑斯山脉是新西兰最高大的山脉,全长320公里,有19个3000米以上的高峰终年积雪,其中最高的库克峰海拔3764米,是新西兰第一高峰。显然,这次比起上次所见,山头的积雪面积更大、更厚!站在湖畔,眼前是蓝色湖水中倒映着白云,远处是银装素裹的雪山,只感觉世界是那么纯净!内心是那么宁静!当然,在新西兰完全可以与雪山零距离接触,既可以高山滑雪,也可以乘坐直升飞机降落冰川,但是实现这些项目需要具备经济、体力、技能等多方面条件。

  在对新西兰的白色记忆中,较为深刻的还有位于北岛罗托鲁阿市闻名世界的波胡图间歇泉。间歇泉是间断喷发的温泉,多形成于火山运动活跃的区域,熔岩使地层水化为水汽,水汽沿裂缝上升,当温度下降到汽化点以下时凝结成为温度很高的水,每间隔一段时间喷发一次,形成间歇泉。罗托鲁阿被称为“火山上的城市”,我所看到的波胡图间歇泉隔几分钟便喷射一次,冒着袅袅白烟的热水,水柱可高达30多米,很是壮观。

  蓝色:天、湖

  欣赏云卷云舒、此消彼长,自然不能忽略作为背景的蓝天。新西兰的天,可谓蓝得丰富多彩。灰蓝、浅蓝、碧蓝、靛蓝、翠蓝、湛蓝……不时变换着色彩。其中有一种蓝色我特别喜欢又不知道名称,旅行结束后在网上认真查阅了一番,觉得好像是“透明的钴蓝”。其特点就是蓝色略深、透明、清澈、靓丽,还是忍不住打个比方——有些像教堂彩色绘花玻璃窗上的蓝色。索性就如其他旅友那样,称它为“新西兰的蓝”吧!

  新西兰也是一个多湖的国家,星罗棋布的湖泊纵贯南北二岛,如同大大小小的蓝宝石一般散落在这片美丽的净土。在新西兰的一周内,我观赏了四个湖泊:北岛的罗托鲁阿湖,南岛的瓦卡提普湖、普卡基湖和蒂卡波湖。新西兰北岛和南岛各有鲜明的地理特征,北岛是火山地貌而南岛是冰川地貌,所以南北二岛湖水的蓝色也表现出鲜明的特色。罗托鲁阿湖是火山湖,即火山爆发留下的火山口,后由于降雨、积雪融化、地下水使火山口逐渐储存大量水而形成的湖。现在,罗托鲁阿湖的湖底仍然会不断喷发硫磺,所以其湖水呈现出神秘的蓝绿色。蒂卡波湖是冰川堰塞湖,即由冰川引起的泥石流堵塞河道而形成的湖,湖西畔的南阿尔卑斯山脉许多高山顶上终年积雪,有大小冰川300多处,冰川在融解注入湖泊的过程中,冰河中的岩石碎裂成细粉状,所以其湖水呈现出独特的带有乳白的湛蓝色,像拌入了牛奶一样。

  绿色:牧场、山林、草坪……

  抵达新西兰的第二天,我们从奥克兰出发前往罗托鲁阿。车子行驶在旅游观光公路上,两旁是一望无际的天然牧场,不时可见马、牛、羊群,或悠然地吃草,或安闲地溜达。第一次邂逅,就被这无边的绿色惊艳到了!远处是黛色的山,近一点是暗绿色的丘陵,再近一点是深绿色的树木,最近处是泛着光的如茵的绿草,同色系中多层次对比的铺陈,好美!被这迷人的绿色陶醉,不顾车子高速行驶着,只管用手机不停地拍照。不想,在以后几天的行程中,这片绿色一直在脚下铺展,真是“天涯何处无芳草”啊!

  在罗托鲁阿市,我见到了一个100多岁的人工林。当年,大批欧洲移民进入新西兰后,大力开荒开矿,建设港口,发动“牧场革命”。他们砍伐原始森林,将新西兰一半的土地改造成牧场,马牛羊所释放的大量甲烷造成了空气污染。为了解决这个问题,英当局试图引进新的树种造林。英国人以100美元一株的价格运来了美国的红杉树还有其他170多个树种,希望能够验证出哪种树最适应罗托鲁阿这个地热资源丰富的地区,最后,有三分之一的树种存活下来。从美国引进的红杉树,非常适应这里的环境,据说在这里生长20年就像在美国长了50年一样的高大,所以这片树林就被称为红树林。虽然只有100多年,红树林中一些红杉树已经需要两三个人合抱。踩着柔软的腐殖质,呼吸着带有树木芳香的空气,在天然的大氧吧中穿行,如果没有导游,恐怕真要迷路呢!

  在格林诺奇,我去了世界遗产保护地的原始森林,据说这片榉树林已经8000多岁了,躺在地上的树干上长满青苔。在这儿我第一次见到一种美丽的花儿,有着奇怪的名字——狐狸的手套。

  新西兰的国土,除道路外基本上被牧场、森林、草坪、灌木丛等覆盖,很少有裸露的地面,空气中尘埃很少,人居环境甚佳,是著名的“绿色花园国家”。这一切都来源于新西兰人心中那片最美的绿色,来自从政府到民间对环境保护的高度重视。例如:严格的动植物种群保护,在奥克兰入关时我们遇到了严格的检查,一粒种子、一片叶子、一粒中药丸都休想蒙混过关,有位到新西兰看孩子的女士所携带的小米被全部倒掉并实行罚款;畜牧业虽然是新西兰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但是新西兰的畜牧业一直保持适度的规模,马牛羊不可喂饲料只吃天然牧草;因为是岛国的原因吧,除三文鱼养殖外,新西兰没有其他水产养殖业;一切水果、蔬菜均不允许使用农药;无论多么有热度的旅游景点也绝不过度开发,严格控制每天的客流量,我团就因为没有预定到游览被誉为世界八大奇观的米尔福德峡湾的船票,为此行留下了莫大遗憾……

  白色、蓝色、绿色,是新西兰的原色,它们是新西兰这幅画卷的背景色,其他一切颜色都因这背景色的衬托而显得格外鲜明、艳丽。新西兰,犹如一幅美丽的画卷!新西兰,不愧为“世界的后花园”!

  
责任编辑:张月英

本网电话:010-85886809 地址:中国北京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 版权声明 京ICP备1101386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1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