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会科学院邮件系统 丨
English

当代所王蕾:南昌的过年


2018年03月09日 08:41    来 源:《社科院专刊》2018年3月9日总第430期     作者:王蕾(当代所)

  农历大年,在中国人生命轨迹中最普通平常,却也最珍贵隆重。一地有一地的风俗。过年的起头,用南昌老辈流传的俗语来说,过了腊月廿四,天天都是年;过年的尾巴,则要到过了元宵节罢了灯。

  这一段天气大多温暖和煦,即便有些寒意,也只浓缩在早晚间。极偶尔雪花纷飞,雪在犹然碧绿完整的叶上略略停留,若覆上开得早的茶花,白雪益白,红花益红,绿叶益绿,是极美丽的。闲人如姑娘小伙和孩子欢笑着堆出大大小小的雪人。大年的吃食多,就地可取的材料也多,南丰蜜桔黄澄澄的果皮可做小帽,黑亮亮的龙眼核可做眼睛,各凭心裁。新春新装,按惯例是喜庆的,孩子们一身一身桃红柳绿,满街欢蹦招摇。大人多是红衣,红袄,红裙,配饰也红,红帽是鸿运当头,红鞋是走出鸿运。南昌的姑娘被叫作“秧子”,取其青葱之意,秧子们为自己配上红的围巾、手套、发簪,争奇斗妍的小小心思,先自有了春的盎然妖娆。

  南昌人准备过年的吃物,当真是繁琐漫长的过程,讲究的是一手一脚的心意,是欢聚一堂的心愿,更是一年更比一年好的心气,丝毫不能马虎。从冬至开始,陆陆续续地,各家庭院阳台的竹篙,上上下下的枝丫挂满红红白白的腊鸡腊鸭腊鱼腊肉腊肠。腊物天刚亮就要挂出去晒太阳,傍晚再一样一样收回专备的大瓷缸里。腊物像是年的酝酿,油脂渐浓,颜色渐黝,香味渐出,小年大年也就近了。南昌人的大年小年并不都在同一天,甚至不都在晚餐,各家有各家的老规矩。打了爆竹才能开动团年饭,因此,过了腊月廿四,南昌城早中晚爆竹连连。当然,除夕过大年的人家还是大多数,南昌人直白地叫作“三十晚上”、“三十夜里”、“三十夜晚”。“团年”的日期各不相同,相同的是贴春联、福字,吃“四盘两碗”为基础的年夜饭,守岁发压岁钱。家里老人孩子写的春联、福字贴着分外自豪醒目,也算是当年新春发笔的仪式性结尾。各种颜色、各种香味的食物汇集在大年夜达到最高潮。“和气生财”的炒合菜是南昌年夜饭的特色,肉丝、笋丝、芹菜、豆条、大蒜、胡萝卜丝、黄花、墨鱼丝炒作一盘,五彩缤纷,好看好吃。“挣钱手”的卤鸡爪、打出精细花包的红烧蹄花、由各家配料秘制的老手艺做成的粉蒸肉,甜咸各具风味,绝不重样。藜蒿炒腊肉、冬笋炒肉之类的小炒,用南昌的俗话来形容更是“香破了鼻子”。

  按照南昌老年俗,小年那天要象征性地打打孩子,所谓“打伢过年”,为的是过大年时孩子们记得规矩。因此,小孩儿未必懂得“年年有余”,但经过反复告诫,都知道年夜饭桌上的红烧鲤鱼再馋人也不能下筷子,因为这“听事的鱼”能听懂一家人团年时的祝福,带到龙王爷那里。吃好年夜饭,到了孩子们一年中最盼望的收压岁钱、放焰火的时刻。古诗中说“青灯有味是儿时”,过年有味恐怕也是儿时。每个人从收压岁钱到给压岁钱,时间不知去了哪儿,一年年的火树银花倒未有大变。从前南昌人守岁讲究“三十夜里的火”,围炉夜话,炭火越旺越好,守过子时就放鞭炮“封财门”。如今夜话多了春晚,手机为伴,围炉则成故事。

  大年初一是岁朝,对南昌人来说,早上天亮爆竹声里“开财门”后,第一口吃物极为要紧,必须讲究吉祥的口彩,南昌话叫作“讨口气”。至于这第一口是吃“甜甜蜜蜜”的糖果,还是“步步高升”的云片糕,藏着各人新年的最大祈望。初一吃素,为的是一年“素静”,大多数人家的早餐一定要有青菜白豆干,讨的是“青青吉吉”的口气,年糕因为“年年高”则成为青菜最好的搭配。有的人家还讲究水仙、君子兰、腊梅、天竹之类的岁朝清供,近年又多了年桔、蝴蝶兰、杜鹃花等颜色更为鲜丽的品种,还有人家专门买来甘蔗叠成宝塔的形状,取其节节高之意。江西产瓷,景德镇的瓷瓶瓷盆为南昌的岁朝清供添上几分清雅。水仙是最常见的清供,“此是无尘有韵花”,顺应天候,让它在大年开得正当其时,确实是值得拜年人恭维的本领。

  拜年是过年的重头戏,南昌人讲究“初一崽,初二郎,初三初四老姑丈”,初一是儿子家拜年,初二是女儿回娘家,初三初四则去姑姑、舅舅、阿姨等亲戚家,按照身份顺序,丝毫不乱。南昌的习俗中,总有一天不宜拜年,或者初三,或者初四,随各家不知从哪辈遗留下来的规矩。若是天气晴好,这一天便是合家出游的日子。南昌是历史文化名城,大年时候寻一寻八一起义纪念馆、新四军军部旧址这些“第一枪”的足迹是好口彩;登高望远落霞与孤鹜齐飞的滕王阁,看看一年来的市容变化也是好口彩。八大山人景区的梅湖正是梅花盛开时候,体验一回墨香共花香也不错。

  大年初五、初六自然还是要忙拜年,这两天多是“拜跑马年”,带些二四六八十双数的糕点礼品,名曰“送财”。每家待的时间不长,坐一坐聊几句,吃吃果盒盘碟里桔子、花生糖、芝麻糖、坚果之类。吃什么也是要“讨口气”的,于是桔子这样说个“吉吉利利”,便男女老少咸宜的口彩最为简单实用。过年的食物品种日多,也多了好些口彩,桂圆的“圆圆和和”,开心果的“开开心心”,火龙果、红毛丹的“红红火火”便是此类。告辞的时候带上主人家早预备好回礼的点心糖果,不需客气推脱,这是“换财”,大家都发财之意。

  正月初七的“人日”是南昌过年的又一个高潮。南昌人讲究“上七大似年”,也像过大年夜一样放爆竹,吃团圆饭。南昌人“上七”要吃七种叶子菜煮在一起的“七宝糊羹”:“长长久久”的韭菜,“聪明”的小葱,“勤快”的芹菜,凑够七样就行,可甜可咸。糊羹既“讨口彩”,也总结性地清理了生鲜食物。文人墨客“人日”有诗,南昌的习俗过了“上七”就可以外出,应该也是立人之意。年的味道渐渐平淡,直到“元宵节晚上的灯”。看灯猜谜吃汤圆再舞个板凳龙,算是南昌过年的最后一波热闹。至于年事的余韵,则要到二月二龙抬头理发。

  离乡日久,诸事日繁,我常常怀念那些可以从腊月廿四一直欢庆到元月十五的大年时光。许多年来,故乡人事改变,年俗也在悄悄改变。不变的,是过年的精神根脉——千门万户亲友的团圆和祝福,对来年的期许与盼望。

  
责任编辑:常畅

本网电话:010-85886809 地址:中国北京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 版权声明 京ICP备1101386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1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