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会科学院邮件系统 丨
English

图书馆张晓瑜:没有医嘱的抢救


2018年04月13日 09:00    来 源:《社科院专刊》2018年4月13日总第434期     作者:图书馆张晓瑜

  1969年8月27日,我下乡到了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三十一团六连,三个月后调入团部卫生队。那一年我16岁。在团卫生队参加了短期培训班,初步了解了人体的生理、病理及解剖结构,内、外科常见疾病的发病原因和临床表现,学习了一些必要的护理常识和治疗方法,后被分配到住院处。

  当时,住院的病人多是经过各连队医生诊治过的知青、老职工中的重病号,另有一些是住在三十一团附近农村里的急症病人。

  有一天,门诊通往住院处的过道里忽然一阵嘈杂,随着急促的脚步声,“砰”的一声,医护办公室的门被撞开了,一群人抬着一副担架闯了进来。“大夫,快救救他吧!我们是从三合屯赶着马拉爬犁来的!”

  众人七手八脚地把担架放在了地上,被子上落了厚厚的积雪。躺在担架上的人面色通红,不停地滚来滚去,大声喊着:“疼啊!疼啊!”

  值班医生去伙房吃饭还没回来,住院处只有我和胡桂琴在。小胡是带我们这些新学员的护士,很有经验。

  面对这一突发情况,我一时慌了手脚,不知如何处置。小胡让家属都出去,并对有些发懵的我说:“咱先给病人做基础检查。”

  患者有60多岁,我给他测了血压、体温、呼吸和脉搏。小胡发现他的小腹胀得很高,皮肤都撑得发亮,仿佛要破了,碰都不敢碰。小胡问他多长时间不排尿了。他疼痛难忍,忽而小声呻吟,忽而大声喊叫,无法回答问题。

  根据症状,小胡立刻判断患者是得了“尿潴留”。这是由于多种原因导致尿液积在膀胱内不能顺利排出的病。我悄悄问小胡:“有危险吗?”小胡说:“现在还行,等值班医生回来再处理吧。”我悬着的心稍稍平静了些。

  窗外大雪纷飞,北风呼啸,风雪弥漫处仍不见医生的身影。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病人不停地喊叫,我们期盼着值班医生马上出现。

  突然,病人停止了喊叫。原本满脸通红,大汗淋漓,现在一下子没了动静;脸也由红变白,嘴唇也没有了血色;呼吸急促,心跳微弱,收缩压一下降到了60毫米汞柱,舒张压快测不出了,屋子里的空气随着低啸的朔风凝住了。

  怎么办?千万不能错过抢救时间,让患者在我们面前离去。

  正确的处置方法是立即给病人导尿,可当时住院处仅有的两根导尿管都在别的患者身上插着。这时小胡果断地说:“咱俩先自己抢救,给病人抽尿。”我和小胡一个给病人的肚子做皮肤消毒,一个麻利地拿起100毫升的注射器,安上了最大号的输血针头,刺入了患者膀胱。针头刺入膀胱的瞬间,注射器的管芯差点被顶了出去。尿液瞬间充满了针管。拔下针管,迅速接上另一个空针管继续抽。当抽满500毫升时,病人突然睁开了眼睛,“啊”的一声叫,吓了我一跳。小胡镇定地说:“缓过来了。”就这样,我俩轮番作战,从容小心地操作,一边抽尿,一边慢慢退出针头。因为尿液抽出后,膀胱会逐渐缩小,要避免针头扎穿膀胱。约莫过了五六分钟,尿液已抽出800毫升,奄奄一息的病人脸上渐渐泛起了红晕,身上、脸上的汗水也没有了。这时,病人还嚷嚷着:“还憋,再抽,再抽。”小胡很有经验地说:“行了,尿液不能全抽光,要留一些。”

  我俩小心翼翼地拔出针头,用消毒纱布盖在针眼上,稍稍用力抵压住,默契地完成了此次抢救。此时的我们已经累得满身大汗,又因为是蹲着和跪着进行操作,腿脚已经麻木发软,几乎站不起来了。等到值班医生回来时,病人的血压、心跳、体温、呼吸等生命体征都恢复到了正常水平。

  那天晚上,风雪收敛了肆虐,夜空镶嵌着繁星。我和小胡有说有笑地穿过院子,到住院处对面的会议室参加全院医护人员的晚汇报。没有想到的是,我们自主抢救患者生命的举动,非但没有得到表扬,反而受到了院长的严厉批评。

  “你们知道在没有医生下医嘱的情况下,私自采取抢救措施的后果是什么吗?偌大一个膀胱,充满了尿液。一针扎下去,尿液一旦渗入腹腔,会引起严重的腹腔感染;消毒针头被尿液感染,还会引起膀胱炎;如果尿液都抽光了,那后果更不堪设想……”

  我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抢救病人,就这样被否定了。全院医护人员的目光都转向我俩,委屈的泪水从我俩眼中流了下来。院长下面再讲些什么我已经分辨不清,最后一句十分警醒:“你们是一脚在医院,一脚在法院。患者如果出现什么后果,你们要负全责!”

  那几天,我寝食难安,把那个患者当作特护护理。经过医护人员的精心护理和治疗,他很快就出院了。

  他出院那天,我不当班。他从住院处找到门诊,又找到宿舍,向我和小胡告别。他的脸上露着微笑,仿佛脱胎换骨一样,完全看不出是从死亡线上挣扎过来的人。他诚挚地向我俩深深鞠了一躬,不停地说:“如果没有那天的抢救,我就没命了。”

  我私下里问院长:“你在会上说的是不是太严重了,患者并没有出现你说的情况啊。” 院长耐心地解释说:“那是因为膀胱随着尿液的抽出而剧烈收缩,针眼也随之很快收缩,尿液才没有渗入腹腔。随后又用了大量的消炎药、静脉补充液和维生素,才没有引起感染。”

  我从16岁开始就在医院工作,在医生、老护士的带领下,挽救了许多生命。每一次抢救,医护人员都毫不吝惜自己的体力和精力。看着一个个经过自己的手被挽回的生命,那种自豪和愉悦,没有这种经历的人是无法理解的。

  我们不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些生命遗憾地逝去,因而有时候我们来不及考虑各种“如果”,无法预知可能的“后果”,但为了宝贵的生命,在特殊的情况下,那种没有医嘱的担当也是无法回避的事啊。

  
责任编辑:王宁

本网电话:010-85886809 地址:中国北京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 版权声明 京ICP备1101386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1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