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会科学院邮件系统 丨
English

直属机关党委孙景超:“落红有意 秋韵情深”(中)

——秋韵诗社里的一些琐闻轶事


2018年09月14日 08:57    来 源:《社科院专刊》2018年9月14日总第452期     作者:直属机关党委孙景超

  2008年,吴庚舜、方约主动辞去诗社领导职务,刘存宽先生当选新一届社长,我是五名“服务员”之一。诗社新班子曾多次讨论如何进一步打开局面,最后大家一致认为应主动争取院领导重视,解决实际问题。2010年4月20日,诗社决定由我集中大家意见,以个人的名义给院领导写了一封信。

  在信中,根据当时情况,针对如何发挥诗词在建设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和弘扬中华民族先进文化方面的巨大作用,解决继承优良传统和适应现代化两方面结合的问题,我提了些建议:文学所成立较早,文学原是我院的优势学科,应该在诗词传承和创新方面发挥更大作用;充分发挥秋韵诗社的作用,这里汇聚了七八十位爱好诗词的老专家、老干部,出了多本诗集,写出了不少佳作,为了调动他们的积极性,更好地对诗词振兴发挥一些作用,希望分管文学领域的领导能加强指导;充分运用《中国社会科学报》这个阵地,希望在相关版面辟一块园地,专门刊登诗歌和研究诗词方面的学术性文章;适时以《中国社会科学报》、文学所、秋韵诗社的名义,不定期联合举办诗词论坛等活动。为了让院领导了解诗坛不景气的情况,我在信后附了《人民日报》刊发的《诗的尴尬》一文。陈奎元院长看到后很重视,因信中多条建议直接与《中国社会科学报》有关,当即把信转给了报纸编辑部。报社领导也很积极,指派相关负责人和编辑与我联系。最后,诗社有几位“服务员”一起同报社相关编辑开会专门商量落实问题。后来《中国社会科学报》“后海”版开辟了一个“诗词撷英”栏目,选登诗友的优秀诗词。院内刊“家园”版每周有专刊,也及时配合发表一些诗词和诗学研究的文章,诗友大受鼓舞。当时的文学版编辑还向我约了有关诗论方面的稿件,我用笔名“申思”赶写了《诗歌创作现状堪忧》一文,“文学”版配以名为“这是诗吗?”的漫画,于2010年6月15日发表。《老年文摘》很快摘要转载,产生了广泛影响。以后几年间,我在“文学”版陆续发表了《传统诗词复兴:让作品说话》《全面正确看待格律诗》《格律诗词亟须现代化、大众化》《从矢口成韵到格式严苛——古典诗歌格律化进程》,在“家园”版发表了《我的重振诗魂梦》等文,其他诗友也发表了许多诗论。每忆及此,我特别感谢报社诸位同志对诗社的支持和帮助,他们让广大诗友有机会参加诗坛争鸣,就诗歌发展说说心里话。

  2011年,在刘存宽先生主持工作期间,诗社又公开出版了第三个诗集《秋韵新咏》。其一大特点是,老专家学者的诗已经很少,但在诗社培养下,一大批新人的作品大量涌现,稿源大大超过上面两个诗集。特别可喜的是,在时代性、反映主旋律和题材、内容的多样性和丰富性方面,都大大超过上两个诗集,篇幅达532页。随着大家创作水平的提高,据不完全统计,那时已有朱毅英、李瑚、方约、刘存宽、张林珠、吴慧、庾德昌、万木春、李彦文、陈圣生、王明甫、陈荷夫、陈好等13人出版了个人诗集。

  2011年底,诗社改选,推选我和梁星彭先生主持诗社工作。我觉得人太少,宜再增加一位比较好,遂提议请秦麒明同志来和我们一起为诗社服务,并请他负责常务。当时黄浩涛任院秘书长,我建议抓紧找他汇报诗社工作,争取他对诗社的重视和支持。在老秦(秦麒明)的努力下,黄浩涛同志很快就约我们去面谈。我首先谈了诗社的定位和发展,诗社建立以来,创作了大量优秀诗词,出版过三个诗集,发表了一大批研究诗词的论文,当时正积极准备编一本“论丛”把这些研究成果集结出版。诗社现在完全有可能办成一个以诗歌创作为主兼做些诗词研究工作的社团,希望院里在经费上给以支持。当时《中国社会科学报》已经扩大为5日刊,希望在“家园”之外,适当增加版面支持。还有发展壮大社员队伍问题,自古以来,诗人大多有职务在身,我们发展诗社成员,应不仅限于离退休干部。

  那天,我们谈得很好,对我提出的几个问题,黄浩涛同志都给予了明确答复。他充分肯定了诗社工作,表示经费问题根据需要可以解决。关于适当增加版面问题,他说最近正要和报社谈工作,可以提出建议。他认为,发展诗社成员可以包括在职的,这不应成为问题,也不需要单独专门发文件,诗社可以这样办。最后,他对我们二人参加诗社活动表示支持,说退下来,学点诗词很有意义。他还很诙谐地表示,自己退休后,马上去诗社报到。

  2012年2月16日,诗社开迎春茶话会,我请老秦把我们请示解决的问题扼要向诗友们通报,大家很受鼓舞。那天,老干局两位领导都到会讲了话,各处同志及报社、网站都派代表参会。会上,我就诗社建设和当前工作谈了一些问题。第一个就是队伍老化,新生力量发展成长不够迅速。我当时手头掌握的在册诗友名单是63人,比我给院领导写信时,已减少10余人(这个问题在实际工作中一直没有很好解决)。会上,诗社还宣布:决定聘请刘存宽为名誉社长,方约、吴庚舜、雷风、王明甫、陈新为顾问。循以往做法,会后由社长署名,发正式红色聘书,仪式很隆重。

  朱佳木副院长退休后,根据他的指示,当代中国研究所的“兰园”诗社集体加入秋韵诗社,他们都是在职人员,给诗社注入了新的气息,带来了中青年的诗风词韵,大大加强了诗社的力量。曾军同我商量能否请朱佳木同志担任秋韵诗社名誉社长。我和老秦跟佳木很熟,当即联系他。见面后,他很热情,欣然答应,并对诗社建设提出了一些很好的意见。朱佳木同志认为,像我们中国社会科学院这样的学术单位,办好各种老有所乐的文化社团,以适应不同对象的需求非常重要,尤其要重视办好像诗社这样“有点品位”的社团。后来,他还提出希望最好每个所都能建立一个诗社,人员较少的所可以联合起来建。诗社多了,队伍大了,稿源就会充足,有条件可每年编一本公开出版的诗集。联系到以往出版的几个诗集的装帧问题,朱佳木同志还具体提出怎么设计得更好一些。办好诗社需要一些物质条件,他主动提出要不要由他出面去争取和协调一下。考虑到他已退居二线,在国史研究方面还有许多重任,不敢再麻烦他。后来有两次,春节诗社联欢,他还同大家一起表演诗歌朗诵。我出版了诗集请他指正,他回赠自己新出的《三己斋诗稿》。每每想到他对诗社的重视和关心,我们都感到很亲切,无形中也给我们增加了信心和力量。

  让我感到欣慰的是,在诗友们的共同努力下,秋韵“论丛”很快就编选完毕,比预想的还要顺利。“论丛”共收入19位作者的42篇文章,其中有16篇全文或主要部分在公开报刊、书籍发表过,其他绝大多数在我们诗社的内刊《秋韵》上登载过。特别可贵的是,这次收入时,不少作者又认真做了若干修改、补充和订正,有5篇是新作。书名《重振中华诗魂》,很响亮,旗帜鲜明地反映了我们的心声。重振诗魂梦成为我们诗友集体的梦。出版部门对该书也非常重视,刊登广告,把它放在首位,同《现代汉语词典》、新版《辞海》等六本书向读者推荐。

  
责任编辑:王宁

本网电话:010-85886809 地址:中国北京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 版权声明 京ICP备1101386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1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