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会科学院邮件系统 丨
English

图书馆杜玉梅:一次美好的旅行


2018年09月21日 08:56    来 源:《社科院专刊》2018年9月21日总第453期     作者:杜玉梅(图书馆)

  

  渡一水,跨两洲,游三国,这是一个多么诱人的行程。犹记得在气候宜人的暮春时节,我和老伴儿随旅行团先到摩洛哥,后过直布罗陀海峡,再到西班牙、葡萄牙,一路上游古城、古堡、小镇,进皇宫、教堂、清真寺,登山临水、看碑、看塔,完成了一次美好的旅行。现撷取途中的几朵“小花”,与大家一起分享它们的芬芳。

  神秘的非斯古城

  非斯,这座建在阿特拉斯半山腰上的城市,是摩洛哥这片土地上最早出现的阿拉伯城市,也是摩洛哥1000多年来的宗教、文化与艺术中心,1981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保护地区、世界重点文物紧急抢救项目。

  非斯城本身就是一部摩洛哥史。它由伊斯兰教创始人穆罕默德先知的后裔伊德里斯一世始建于789年。808年,穆莱·伊德里斯二世大规模扩建并定为首都,是为非斯老城。1269年,柏柏尔人在摩洛哥建立起第三个王朝——马里尼德王朝,1276年在非斯古城西部建新城作为首都,是为非斯新城。1916年起,在古城西南高地上兴建现代化城区,有现代化车站、工业区和建筑群等,是为非斯新城区。

  最吸引游人的当然是非斯老城。城南的城堡山顶是俯瞰非斯城全貌的最佳处,遗憾的是,那天早晨的浓雾阻挡了我们的视线。幸好行至半山腰时雾已散去,远眺古城,保存完好、绵延17公里的古城墙清晰可见;林立的宣礼塔,展现着这座12世纪伊斯兰圣城的遗风——当时,城内曾有785座清真寺,现在保留了360座。在摩洛哥地接导游、非斯本地导游和旅行团领队的带领下,我们10名团员在由9000多条纵横密布、仄窄幽深的小巷构成的迷宫中穿行。毛驴踏在石板路上的蹄声、马铃声、叫卖声、手工铺子里叮叮当当的敲击声,鳞次栉比的店铺、五光十色的传统工艺品、偶尔飘过来的古法皮革染色的气味、穿长袍戴面纱的妇女……这一切使人仿佛穿越时空,置身于中世纪的市井生活之中;而世界上第一所大学——卡拉维因大学、镶嵌着非斯蓝色马赛克的布日卢蓝门、有着精美木雕墙饰的古兰经学院……又显示出作为阿拉伯人聚居区的非斯古城深厚的宗教、哲学、文化和艺术根基。

  游客到此,多少都有怀古、猎奇的心理,而在这里按照传统方式生活则需要一份责任的坚守。很钦佩非斯人,他们的坚守使非斯成为世界上现存规模最大的典型中世纪风格的城市之一,为人类留下了宝贵的文化遗产。

  不凡的直布罗陀海峡

  作家张承志说过,在伟大的地点,山和海,两者都会不凡。直布罗陀海峡就是这样的伟大地点。

  直布罗陀海峡位于西班牙最南部和非洲西北部之间,全长约90千米,西宽东窄,西部最宽处43千米,最窄处在西班牙的马罗基角和摩洛哥的西雷斯角之间,仅13千米。这道海峡的不凡之处在于,它是地中海与大西洋的交汇之处,是欧洲与非洲的分界线,是大西洋通往南欧、北非和西亚的重要航道,历来就是兵家必争的战略要地。

  海峡两岸山势雄伟,景色优美,沿岸有直布罗陀、阿尔赫西拉斯和休达等港口。这里所说的山,就是直布罗陀岩山,这座高400多米的完整地表岩层,坐落在直布罗陀海峡的东北岸。直布罗陀一词源于阿拉伯语,意为“塔里克之山”。711年,穆斯林将军塔里克(Tariqibn-Ziyad)在直布罗陀附近大败西哥特国王罗德里戈而进入西班牙,他用自己的名字命名直布罗陀海峡岩山,直布罗陀城市和港口、直布罗陀海峡都因此而得名。此山的不凡之处在于,它标志着历史上少有的东方对西方的胜利,而这个胜利不仅是军事的胜利也是文明的胜利,对西班牙、对伊比利亚半岛乃至对世界都产生了深刻影响。这个胜利,把当时的伊斯兰文明注入伊比利亚半岛,促进了伊比利亚半岛农耕、畜牧、手工业的发展,还传入了造船技术和医学、天文、数学、地理知识,为后来的地理大发现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我们从摩洛哥的丹吉尔港口商务码头出发,去对岸西班牙的港口城市阿尔赫西拉斯。在近两个小时的航行中,我几乎都是站在甲板上,任海风鼓满襟袖:看船剪浪花,看云横桅顶,看远处的货轮与小艇,看飞翔的海鸟,看烟云在直布罗陀山半翻卷,看暮霭在阿尔赫西拉斯城上纠集……

  

  “大航海”中的风云人物

  去西班牙、葡萄牙旅行,“大航海”是绕不开的话题,这两个国家的许多景点都与此有关,笔者就参观游览了葡萄牙的罗卡角、贝伦塔、航海纪念碑,西班牙巴塞罗那的哥伦布广场、塞维利亚的黄金塔等。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塞维利亚大教堂中哥伦布陵墓上“四王抬棺”的青铜雕像。雕像中四位武士打扮的人分别代表组成西班牙的四个古国的国王,这四个古国是卡斯蒂利亚、莱昂、阿拉贡、纳瓦拉。前面两位抬棺者是伊莎贝拉和斐迪南夫妇,他们分别是卡斯蒂利亚和阿拉贡的国王,他们的婚姻奠定了西班牙统一的基础。伊莎贝拉是哥伦布航海计划的支持者和赞助者,女王与哥伦布订有约书,封哥伦布为海洋舰队司令,授海军大将军衔,并先封其为新发现土地上的世袭总督。雕像中这对夫妇所穿衣服上有两个城堡与狮子图案,表现的就是这个内容。后面两个抬棺者是哥伦布的反对者,据导游说,后面抬棺者中的一位目光斜视,斜视的方向是东方,表示对哥伦布最终没有到达东方的一丝讽刺,遗憾的是,我最终也没弄清楚这讥讽是来自哪一位。

  作为曾经的海上强国,葡萄牙和西班牙通过大航海开辟新航线,在南美和东方获得大片殖民地,先后成为海上霸主。这在历史上自认为是光辉的一页,“大航海”中的风云人物自然地被认为是民族英雄,当然会有各种方式给予纪念。然而,新航道的打通也是欧洲殖民者对亚非拉进行掠夺的开端,带给各国人民的是沉重的灾难。哥伦布、达·伽马是伟大的航海家,但也是身负罪孽的殖民者。对此,我们必须用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给予正确认识。

  
责任编辑:王宁

本网电话:010-85886809 地址:中国北京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 版权声明 京ICP备1101386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1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