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网 中文EN
蔡昉出席“中国国家资产负债表2015”国际研讨会
2015-08-07 来源:《社科院专刊》2015年8月7日总第307期 作者:记者霍文琦 实习记者潘玥斐
分享到:

会议现场

  本报讯 (记者霍文琦 实习记者潘玥斐)7月24日,“中国国家资产负债表2015:杠杆调整与风险管理”国际研讨会在京召开。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党组成员蔡昉;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部主任、原副院长,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国家统计局副局长许宪春等出席研讨会。

  参加研讨会的还有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所长王国刚以及来自中国人民银行、财政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等国内外著名智库和研究机构的专家学者40余位。会上,大家围绕中国经济发展、资产负债表动态、中国的杠杆率及去杠杆化以及经济中的金融风险及其管理机制等问题展开了热烈讨论。

  2011年,为回应若干国外机构借中国地方政府债务问题浮出水面之机唱衰中国经济的鼓噪,在李扬副院长的带领下,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部成立了“中国国家资产负债表研究”课题组。2013年,该课题组出版了《中国国家资产负债表2013:理论、方法与风险评估》(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3年),首次编制了2000年以来我国居民、非金融企业、金融机构、政府和对外部门以及国家和主权的资产负债表,相应计算了负债率和杠杆率,并做了若干分析,提出若干建议。这项开创性研究在国内外产生了巨大影响,2013年,该成果被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收录。今年以来,这项成果先后获得“中国软科学奖”和“孙冶方金融创新奖”。《中国国家资产负债表2015》系2013年研究的继续。

  中国发生主权债务危机概率小

  据李扬介绍,从国家层面资产负债率的变化趋势看,2007—2013年,国家负债率由41.8%提高到49%,其中2009年、2012年和2014年上升较为明显。这不仅说明中国国家的负债率不断上升,而且说明,这一上升与全球危机和国内经济下滑密切相关。

  李扬强调,在主权资产方面,无论是按宽口径还是按窄口径匡算,中国的主权资产净额均为正值,表明中国政府拥有足够的主权资产来覆盖其主权负债。因此,在较长的时期内,中国发生主权债务危机应为小概率事件。但是,包括养老金缺口以及银行显性和隐性不良资产在内的或有负债风险,值得关注。一旦经济增长速度长期持续下滑并致使“或有”负债不断“实有”化,中国的主权净资产的增长动态有可能逆转,对此不可掉以轻心。

  聚焦非金融企业总资产,李扬表示,2000—2014年国有企业总资产规模略有增加的同时其占比持续下降,反映了民营和非公经济随改革深化强势崛起的事实;工业企业总资产规模略有增加的同时其占比下降,则反映了我国产业结构不断优化升级的良性变化。通过国际比较可以发现,中国非金融企业部门杠杆率水平在所比较的国家中是最高的,其隐含的风险值得关注。

  理性看待中国杠杆率上升

  报告显示,2008—2014年,无论取何种口径,中国的杠杆率迅速上升都是确定无疑的事实。国际社会认为,2008年之前,全球杠杆率的上升主要由发达国家导致,但自那之后,全球杠杆率的上升主要归因于发展中国家。这意味着,发展中国家可能成为下一场债务危机的主角。李扬在谈到这一问题时说:“自2008年以后,中国杠杆率上升非常快,我们比较了50多个国家,中国的杠杆率最高,这一点值得我们高度警惕。”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部主任助理张晓晶补充道,目前很多人都在以杠杆率作为根据,判断中国将爆发危机。现在国际上比较流行的是麦肯锡所发布的数据,其中中国的杠杆率已经达到了280%甚至300%。但是中国实际的杠杆率并没有这么高。根据估算,居民、企业、政府以及金融机构加起来杠杆率大约235%。因此,这是一个数字问题,我们不要过于夸大杠杆的风险。

  报告指出:要克服危机,调整经济结构,促使国民经济健康发展,一个不可或缺的关键环节就是“去杠杆”。报告指出:去杠杆的策略有“分子对策”和“分母对策”。基于债务率=债务/收入,分子对策即对分子(即债务)进行调整,手段包括:偿还债务、债务减计等;分母对策即对分母进行调整,手段包括结构性改革、扩大真实GDP规模等。报告认为,分母对策不会像分子对策那样立刻见效,但却是治本之道。近期希腊债务危机不得不走回以改革换救助的道路,这告诉我们,加快改革,并以此保持一定水平的增长速度,依然是解决一切问题的关键所在。

  另外,有学者提出,“杠杆转移”是解决我国地方和企业杠杆率过高问题的现实途径,报告不认同这一看法。

  资产负债表存在结构风险

  根据2015国家资产负债表,当前中国的资产负债表所存在的结构风险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是在地方资产负债表中存在期限错配问题;二是在非金融企业资产负债表中存在资本结构错配问题;三是在对外资产负债表中存在货币和资产错配问题。

  此次新发布的《中国国家资产负债表2015:杠杆调整与风险管理》一书对上述问题分别提出了相应的建议措施。例如,要解决期限错配问题,重在建立稳定的城市基础设施投融资机制;面对资本结构错配问题,治本之道是认真落实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动中国金融结构从债务性融资为主向股权融资为主格局转变;在货币和资产错配问题上,应注意稳步从货币结构和资产结构两个层面推动我国资本和金融项目的结构调整。

  此次发布的《中国国家资产负债表2015:杠杆调整与风险管理》的重要意义得到了与会专家学者的肯定。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周叔莲认为,编制国家资产负债表非常重要,这个课题是真正的创新,应该让更多的人去读、去用、去关心、去讨论。一方面应该加大宣传,让更多的人认识到国家资产负债表的意义、重要性;另一方面建议大专院校的财经专业把国家资产负债表的相关知识作为教学内容。同时在宣传和讲授的过程中不断改进国家资产负债表。

  此次研讨会由中国社会科学院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和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部主办,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承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