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会科学院邮件系统 丨
English

《新大众哲学》摘登:一切从人民利益出发(之三)

——利益论


2016年06月08日 08:06    来 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6年6月8日第983期     作者:

  二、利益实质是一种社会关系

  ——马克思在《莱茵报》时期

  遇到的利益难题

  普罗米修斯是古希腊神话中一位为造福人类而富于反抗精神的神。他不顾天神宙斯的禁令,顶着遭受灭顶之灾的风险,把天火偷运到人间,把光明和温暖带给了黑暗中的人类。青年马克思在“博士论文”中以豪迈的气概高度赞美普罗米修斯是最高尚的圣者和殉道者。马克思在年轻时就把个人的幸福与实现人民的利益联系在一起,决心做一个新时代的普罗米修斯,把光明带给人间,驱散人世间的黑暗。

  1842—1843年,马克思大学毕业后担任《莱茵报》编辑,参加了当时的现实斗争。在《莱茵报》时期,他“第一次遇到要对所谓物质利益发表意见的难事”。青年马克思一开始是黑格尔唯心主义哲学的信仰者,但由于实际地接触到了贫苦群众的物质利益问题,促使他开始对黑格尔唯心主义哲学体系产生了巨大的信仰危机,陷入了理论的困惑和思想的苦恼,这激励马克思清算自己的哲学信仰,开始探索新的哲学答案。

  当时德国封建统治阶级为了维护剥削者的利益,把捡枯树枝列为盗窃林木的范围。围绕着穷人捡枯树枝是否犯盗窃罪的辩论,马克思坚定地站在贫苦人民一边,批判封建统治者的特权,要求保留人民的权益。这时,马克思探讨了物质利益问题。他认为,整个国家和法都是保护剥削阶级私有利益的,正是贵族地主阶级的私人利益左右、决定国家和法。马克思说:“利益是很有眼力的”,“整个世界……都是一个充满危险的世界,因为世界并不是一种利益的世界,而是许多种利益的世界”。《莱茵报》时期的现实生活、赤裸裸的物质利益问题,使马克思深刻认识到社会等级背后隐藏着物质利益。在《关于林木盗窃法的辩论》中,马克思进一步把对立和不同的社会集团同物质利益上的对立和不同联系起来,看到物质利益在社会生活中的作用。

  马克思看到了物质利益背后隐藏着不依个人意志为转移的客观关系的决定作用,并把这种客观关系同剥削阶级的利益联系起来了。他说:“人们在研究国家状况时很容易走入歧途,即忽视各种关系的客观本性,而用当事人的意志来解释一切。但是存在着这样一些关系,这些关系既决定私人的行动,也决定个别行政当局的行动,而且就像呼吸的方式一样不以他们为转移”,“在初看起来似乎只有人在起作用的地方看到这些关系在起作用”。当然,马克思还没有明确指明这种客观关系就是生产关系。

  马克思通过现实利益问题,深入到对现实经济问题的研究,从而确立了生产关系的科学范畴,创立了崭新的唯物史观,进而正确地解决了利益的本质和历史作用问题,建立了历史唯物主义的利益范畴,找到了真正引起历史转变的阿基米德支点——物质利益。

  任何一个社会首先必须满足人们的物质生活需要,满足人们的物质利益要求。在人类活动的范围内,利益无处不在,无时不有。

  什么是利益呢?要搞清楚什么是利益,就必须首先搞清楚什么是需要。

  人作为有生命活动的社会存在物,只要具有生命,就有需求,需要吃饭、喝水、穿衣、住房……需要一切维持生命运动的必需品。然而,人不仅仅限于物质需要,还有精神需要。随着物质生活的不断丰富发展,随着社会进步和人类文明的发展,在解决物质生活资料需求的基础上,人的精神需求会越来越发展,需要识字、读书、欣赏艺术,追求美、人的尊严、人格、声誉、价值、自由、民主等维持精神活动的一切需求。看来,需要是人的生命活动的表现,凡是有生命活动的人,就有需要。

  人的需要与动物需要的本质不同在于,人的需要是社会需要,不是纯粹的自然生理需要,人的任何需要都渗透着社会性。马克思明确地指出,人们的社会关系也是由人的需要产生的,是人的需要的现实产物。他说,把人和社会“连接起来的唯一纽带是自然的必然性,是需要和私人利益”。马克思是从需要的社会性质来认识需要的。马克思主义认为,人要生活,就必须从事满足生活本身的生产活动,生产决定需要;人的需要又推动生产,也就是说,需要在某种意义上决定了第一个历史活动生产。生产与需要的相互作用决定人们之间的物质联系,推动人类社会进步,形成历史发展。

  解决了什么是需要,就可以解决什么是利益的问题了。

  ——需要与利益既一致又有区别。一方面,利益与需要之间是相互联系的。需要是利益的前提和基础,特别是物质的自然生理需要是形成利益(首先是物质利益)的自然基础。人的需要体现了人对物质文化和精神文化的需求,构成利益的前提和基础。另一方面,利益与需要之间是有区别的。二者之间最重要的区别是:需要反映的是人们对客观需求对象的直接欲求、直接依赖关系,是人们维持生命的物质生活条件和精神生活条件的直接依赖关系。譬如,饿了,要吃饭,对食物就产生一种直接的需求依赖关系。利益则是在需要的基础上形成的,是人对客观需求对象的关心、兴趣、认识和追求,反映了人与人之间的社会关系,是人们之间对需求对象的一种分配关系。譬如,在原始社会,人们为了有足够的食物,满足自身生存的需要,就要结合在一起,构成劳动共同体,进行捕猎生产。捕猎归来,人们就要对猎物进行分配,这就产生了人与人之间的利益分配关系。如何分配猎物,是按捕猎的人数平均分,还是获取猎物多的人获得较多的猎物,这都涉及利益分配问题。利益的实质是人与人之间对需求对象的分配关系,是一种经济、社会关系。

  ——利益具有社会关系的本质。利益是必然经过社会关系,首先是经济关系的过滤才能体现出来的需要。需要本身不是利益,不能把需要和利益混为一谈。需要仅反映了人与客观需求对象的直接关系,而利益则反映出人与人之间的因对需求对象的依赖而产生的相互关系。需要转化成利益,必须要经过社会关系,首先是经济关系的作用。在任何一个具体的社会形态中,人的需要在一定的社会关系中就表现为利益。利益是需要在经济关系上的表现,离开现实的社会经济关系,就不可能理解利益。譬如,人们对食品的追求构成了人的最基本的物质要求,然而,人们要获得这种物质需要的满足,必须首先占有生产资料,然后经过一定的社会分配方式才能获得。于是,人对物质生产条件的需要、对物的直接需求关系,就表现为人与人之间的一种利益关系。可见,人对物的直接需求关系,经过经济关系的中介,就表现为人与人之间因需要而发生的利益关系。一定的社会经济分配关系是利益的社会本质。利益是关系范畴。利益实质上是人对一定的需求对象的占有关系、分配关系,离开对一定需求对象的占有关系、分配关系,不能称之为利益。

  
责任编辑:韩慧晶

本网电话:010-85886805 地址:中国北京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 版权声明 京ICP备0507273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