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会科学院邮件系统 丨
English

《新大众哲学》摘登:荡起幸福人生的双桨(之二)——人生观与价值观


2016年06月20日 08:10    来 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6年6月20日第989期     作者:

  一、人是什么(中)——法国“五月风暴”与萨特的存在主义

  萨特存在主义是一种把抽象的人的存在当作基础和出发点的唯心主义历史观。萨特认为,存在有两类:一类是客观世界的客观存在。他称之为“自在存在”。他认为,客观世界的存在是没有理由、没有必然性、没有原因的,是虚无的“自在存在”,由此他否认物质的客观存在,否认现实的人及其社会的客观存在。另一类是人的意识、人的自我的存在,他称之为“自为存在”。他所说的人的存在,不是活生生的、肉体的、物质的、社会的现实人的存在,而是指人的主观的“自我意识”存在,一种抽象的人的本质存在。他讲的存在不是指人的全部物质的社会生活,而是指人的不安、焦虑、绝望、恐惧、罪责这样一种病态的精神生活存在。他认为人具有无限的意志性。他从人的抽象存在出发解说资本主义的内在矛盾,主张深入到人的主体性中去研究资本主义内在矛盾,认为人的自由是人的存在本身,人们通过自由选择而成为他自己的创造者,主张抽象的人道主义的社会主义,从抽象的人的本质出发向现代资本主义展开批判。存在主义的这些主观唯心主义、反唯物史观的主张成为当时西方学生运动和工人运动的思想武器。

  从法国“五月风暴”到“西方马克思主义”、萨特存在主义,把到底怎样正确认识人的本质和人性、人的价值、人的自由、人的解放、人的发展等问题,也就是说,“人是什么”这一问题凸显出来了。这个问题是思想文化领域争论的热门话题,是马克思主义与一切非马克思主义(包括“西方马克思主义”思潮)、反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与唯心史观争论的一个焦点问题,也是人生观所要回答的首要问题。

  历史唯物主义在回答“人是什么”时,并不否认西方资产阶级启蒙学者人本主义的进步性,并不一般地否认人性、人道主义、人的价值、人的自由、人的解放、人的发展等口号。历史唯物主义真正反对的是:把抽象的人和人性作为说明社会历史问题的出发点,而不是把“社会关系的总和”作为说明人的存在、人性以及一切社会历史问题的出发点;把实现抽象的自由、平等、博爱等人性要求作为实现人道主义的条件和道路,而不是把无产阶级革命、消灭私有制、建立社会主义制度作为实现人道主义的条件和道路。

  马克思主义最重视人的研究,唯物史观绝不是只见物不见人的“人的空场”。历史唯物主义是“关于现实的人及其历史发展的科学”,重视人的地位和价值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重要原则。马克思主义哲学,在人与物的关系上,强调了人是社会历史的主体;在人的社会活动上,强调了人的实践作用;在社会发展目的上,强调了人的全面发展是社会发展的根本目的。马克思主义坚决反对用人本主义取代历史唯物主义,以抽象的人道主义代替科学社会主义。

  在唯物史观看来,人是社会历史活动的主人,是社会生活的主体,有生命的个人的存在是全部人类社会历史的第一个前提。但是,没有抽象的人,只有现实的人;没有孤立的人,只有处于具体的历史的社会联系和关系中的人;人是社会中的一员,社会是现实的人联系在一起的总和。研究人类社会就必须研究现实的人,研究这些现实的人的社会生活过程及各方面的内在联系,研究由人的联系和关系所形成的社会结构及其历史变化。离开人的社会关系和联系去研究人,就是研究抽象的人。马克思、恩格斯正是因为研究了现实的人及其社会历史,才形成了对人的本质和人性、人的价值、人的自由、人的解放和人的发展等问题,即“人是什么”的科学认识。只有站在唯物主义历史观的立场上,才能正确解读20世纪六七十年代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学潮、工潮爆发的原因、作用和意义,才能正确地引导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学生运动和工人运动走上科学社会主义轨道,而不受“西方马克思主义”、存在主义的误导。

  存在主义宣扬的抽象人性并不是什么新鲜货色,不过是重拾费尔巴哈人本主义的牙慧。费尔巴哈(Feuerbach,1804—1872年)人本主义观察社会的基本方法是从抽象的人、人性、人的本质出发来说明社会历史。

  马克思主义哲学克服了费尔巴哈的人本主义哲学的缺陷,用关于现实的人及其历史发展的科学来代替对抽象的人的崇拜,用唯物史观代替人本哲学。马克思指出:“人的本质不是单个人所固有的抽象物,在其现实性上,它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这里包含两层意思:一是正确说明了人的本质问题,即“什么是人”;二是科学地指出,只有从社会物质生产出发、从社会实践出发、从社会关系出发,才能说明人性、人的本质等问题,而不是相反。

  通过对人的本质的正确探讨,马克思找到了新的世界观——唯物史观的出发点,即社会的物质关系,认识到由此出发才能科学说明人是社会的产物,是社会现象,只有从社会关系出发,才能说明人的一切问题,才能确立科学正确的人生观。

  人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在阶级社会中,人的社会性具体表现为阶级性。从社会关系的总和出发,才能说明人性问题。

  回答“人的本质是什么”,实际上就是回答“人是什么”、“人性是什么”。人是什么,谁见过人?谁也没有见过不是张三也不是李四、不大不小、不中不外、不老不少、不男不女……这样抽象的人。人们日常生活中所见的人都是具体的人,老人、小孩,男人、女人,中国人、外国人都是具体的人。哲学上所讲的人的概念,就是把所有的人中最主要的共同特点概括出来,即将人的本质抽象出来,告诉人们“人是什么”。所有具体的人的共同的本质是他们的社会性。人是社会关系中的人,是社会的人,社会性就是人的本质。正是由于人的社会性,才使人同其他动物区别开来,因为其他的动物都没有社会性。

  无论是唯心主义,还是旧唯物主义,都没有把人类社会看成是一个人类历史活动的实践共同体,没有把人看成是社会关系的总和,都是从孤立的单个人出发来抽象出人的本质,因而不可能正确解释人的本质问题,不可能正确说明“人是什么”的问题。

  物可以单独存在,如一块石头、一颗钉子、一座楼房……都可以作为个体而存在,一堆石头是石头,一块石头也是石头,当然不能否认物之间没有关系,但这种关系是纯自然界的物质联系。动物也可以单独存在,如一只鸟、一头牛、一条鱼……一群鱼是鱼,一条鱼也是鱼,当然不能否认动物种群的相互依赖关系,但这种关系是被动的、纯自然性质的关系。物的根本属性可以是这个物的个体本身所固有的抽象物,当然这种根本属性也必然是在同他物的比较中才表现出来的。比如说一棵树是桃树而不是李树,那么从单棵桃树同单棵李树的比较中就可以发现桃树的特征。人则不然,个体的人只能存在于社会关系之中,离开社会关系,个体的人便不能存在,不成其为人,单独的个人是无法生存的,从单个人同单个人的比较中找不到人的本质特征,抽取不出人的本质来。人不同于物,人的本质绝不是“单个人所具有的抽象物”,只有从人所生活的社会关系中才能抽象出人的本质。

  

  
责任编辑:崔岑

本网电话:010-85886805 地址:中国北京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 版权声明 京ICP备0507273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