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会科学院邮件系统 丨
English

《新大众哲学》摘登:荡起幸福人生的双桨(之三)

——人生观与价值观


2016年06月22日 08:40    来 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6年6月22日第991期     作者:
  一、人是什么(下)
  ——法国“五月风暴”与萨特的存在主义
  为什么不可以从单独的、孤立的个人抽象出人的本质呢?马克思主义全新的历史观,从根本上纠正了费尔巴哈及其旧哲学认识人的本质的错误的方法论。
  马克思认为,费尔巴哈哲学的错误在于,撇开历史的进程,孤立地观察宗教感情,并假定存在一种抽象的、孤立的人类个体。他只能把人的本质理解为“类”,理解为一种内在的、无声的、把许多个体纯粹自然地联系起来的共同性。费尔巴哈不懂得革命实践的作用,因而把人与人、人与自然的关系单纯地理解为自然关系,而不能正确地理解为实质上的社会关系。这样一来,人就成为只通过自然关系,而不是通过社会关系联系起来的,远离现实生活的,毫无社会差别的一般的人,把个人之间的联系归结为单个人的自然地、动物式地联系起来的自然共同体。费尔巴哈只能从单个人,最多是从“类”中抽象人的本质。脱离社会关系的人是抽象的人,因而费尔巴哈实际上是从人的抽象概念中抽象人的本质。人们在实践中必然形成各种各样的社会关系,社会关系在本质上也是实践的。人与自然的关系,只有通过社会关系才能相互发生作用,离开了社会关系,人与自然的关系就是动物式的受制于自然的被动关系,而不是人改造自然的主动关系。不理解实践的意义,就不能理解人与人的社会关系,就不能理解人与自然的关系。人的实践创造了社会关系,人就是实践所创造的社会关系的总和及其产物。任何孤立的个人无法实施社会实践。人是作为整个实践的总体而存在的。人们在实践中所必然形成的各种各样的社会关系决定了人成其为人,人的本质存在于社会关系中,而不是存在于单个人中,把物的本质的抽象方法用于人的本质的抽象是根本行不通的。关注人,就要关注人所处的社会实践,关注人所处的社会实践的社会关系,而改造人,则要改造人的社会实践的社会关系,对整个社会关系总和进行科学的抽象。只有运用马克思主义的科学方法论,运用实践概念,才能认识什么是人、什么是人类社会、什么是人性、什么是人的本质。
  解决了对人的本质的科学认识,才可以进一步说明人的价值、人的自由、人的解放和人的全面发展等人生的一系列重大问题。
  ——什么是人的价值?关于人的价值,不同的立场、不同的世界观和人生观,评价的标准也不一样。立场不同、世界观不同,从而价值观不同,人生观也不同。用马克思主义世界观和人生观对人的价值作评价,那么一个人首先应当考虑自己活着对国家、对民族、对集体、对他人有没有用,有没有好用处,这是正确的社会价值观;对社会有价值,才能实现个人的自我价值,人活得才有意义,这是正确的自我价值观。不同的价值观对人的社会价值和自我价值取向不同,马克思主义价值观是人的社会价值与自我价值相统一的价值取向,是崇高的价值观。
  ——什么是人的自由?自由是相对必然而言的。恩格斯认为,承认客观必然性是自由的前提,客观规律、自然界的必然性是第一位的,人的意志自由是第二位的,后者依赖、适应前者,只有首先承认必然性,才能谈得上进一步去认识和把握必然性。必然是客观的,同时又是可知的。自由就是对必然的认识,人对必然的认识越深刻,行动就越自由。人的自由是对必然的认识和对客观世界的改造。人的自由就是人在社会活动中通过认识和利用必然所表现出来的一种自觉、自为、自在的状态。人的自由的实现程度是同人对必然的认识水平和对必然世界的改造水平相一致的。自由是随着人们在社会实践中对客观规律的认识不断发展而发展的,在各个历史发展阶段,人对客观必然性的认识和支配是有限度的,人对必然的认识与实践是受必然条件制约的,超出必然性限度的范围和程度去寻求自由是不可能的,必然是自由的限度。
  自由是一个历史的、具体的、相对的概念,没有绝对的、一成不变的、超时空的自由,自由都是一定必然条件下的自由。在不同的历史条件下,自由的具体内容是不一样的。在奴隶社会,争取奴隶的自身解放就是自由;在资本主义社会,争取工人阶级的自身解放就是自由。从来没有绝对的、永恒的、不受任何限制的自由。在阶级社会中,自由是有阶级性的,自由是受一定社会历史条件限制的相对自由。自由相对于纪律而言,二者是一对矛盾,没有纪律也就没有自由。任何人在考虑个人自由的时候,应该考虑到个人自由对他人有没有妨害,是不是影响了他人的自由。
  ——什么是人的解放和人的全面发展?人的全面发展与人的自由是不可分割的,人追求自由的过程也就是人的全面发展的渐进过程,自由的不断实现也就是人不断趋向于全面的发展。人的自由全面发展的前提是人的解放,人只有真正成为自己的主人,成为社会的主人,成为自然的主人,不受阶级的束缚,这才是人的最终解放,即全人类的解放。人的解放必须以阶级解放为前提,以工人阶级自身的解放为前提,以逐步消灭私有制、消灭阶级为前提。工人阶级没有自己的私利,只有解放全人类,工人阶级才能最后解放自己。人的最终解放就是消灭私有制,实现共产主义。逐步消灭私有制,实现工人阶级和劳动人民群众的自身解放,这是人的解放的第一步,也是人的自由全面发展的必要条件。
  总之,任何个人都是受一定社会存在条件制约的,人是社会关系的产物。只有从社会关系(首先是经济关系)出发,才能科学地说明现实的人及其人性,才能科学地说明人的价值、自由、民主、解放等问题,而不是相反。只有解决了对“人是什么”的科学解读,才能说明人生的一切问题,才能确立正确的人生观。
  
责任编辑:韩慧晶

本网电话:010-85886805 地址:中国北京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 版权声明 京ICP备0507273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