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会科学院邮件系统 丨
English

《新大众哲学》摘登:荡起幸福人生的双桨(之十二)

——人生观与价值观


2016年07月13日 08:28    来 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6年7月13日第1006期     作者:

  八、价值观的力量(中)

  价值观作为人们内心中的一个内涵丰富的观念系统,具有多方面、多层次的作用。

  ——价值观是社会文化体系的核心,是社会意识形态的重要成分,是人的社会化的精神内容。人的本质在于社会性。个人的成长和社会化过程,就是通过实践和学习,不断接受和消费各种社会文化,由“生物人”成长为“社会人”的过程。社会化的结果,是人接受和掌握一系列经济、政治、宗教、文化等观念,获得一定的社会思想方式和行为方式,形成自己的明确而坚定的价值观。在一个社会中,一个人是否拥有明确而坚定的价值观,是判断其心理是否成熟、人格是否健康的标志。

  ——价值观是一定社会群体或组织的黏合剂,是社会认同的核心内容。在一个社会群体或组织中,人们对什么是好、什么是坏、什么是善、什么是恶、什么有利、什么有害等的评价性判断,对应该追求什么和舍弃什么、应该提倡什么和反对什么等的规范性判断,往往典型地表现了该群体或组织的价值意识。该群体或组织通过这些共同的价值意识把人们凝聚在一起,并通过感化、教育、宣传等各种手段,把这些观念灌输和传递给每位成员,内化为人们的行为规范,对人们的思想和行为产生直接或间接的影响。

  ——价值观是人们内心深处的评价标准系统,是人们的价值追求、取舍模式,在人们的价值活动中发挥着目标选择、情感激发、评价标准和行为导向的作用。一方面,它表现为信念、信仰、理想,凝结为一定的价值追求、价值目标,对人们的思想和行为具有定向、指导和调节作用,并提供人们活动的动力与激情。另一方面,它表现为价值尺度、评价标准,成为人们判断对象有没有价值、有什么价值的观念模式和框架,是人们作出价值评价、判断的“天平”和“尺子”,是人们进行价值选择、决策的思想根据。

  ——价值观的作用往往表现于既有科学知识的范围之外,科学知识不能包含、代替价值观的作用。甚至越是在科学知识达不到的地方,信念、信仰和理想就越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对人们的思想和行为越是产生深刻的影响。著名物理学家牛顿(Newton,1643—1727年)是科学界的泰斗,他提出了万有引力定律和牛顿三大定律,建立了宏伟的经典力学体系,成为物理学发展史上的里程碑,并广泛而深刻地影响了当时的科学发展。然而,笃信神学的牛顿在生命的后四十年,却孜孜不倦地到上帝那儿寻找“第一推动力”,从而再也未能作出什么成就。牛顿的经历很是令人感慨,许多人甚至为之扼腕叹息。这或许说明了一个浅显的道理:无论科学如何进步,无论一个人的知识如何渊博,也不可能据此彻底解决信仰问题,解决人生观和价值观问题。这也是科学知识与价值观缺一不可的原因。

  ——与科学知识发挥作用的方式相比较,价值观发挥作用的方式也不尽相同,具有自身独特的特点。例如,价值观对人们的作用大多数时候是自发的,它积淀、内化在人们的心灵深处,渗透到哲学、科学、技术、文学、艺术、宗教、法律、制度以及风俗习惯之中,不知不觉、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人们的思想和行为。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思想政治教育工作经常需要结合其他工作进行,需要在日常生活中“春风化雨”,“润物细无声”。我国极“左”时期的那种暴风骤雨式的群众运动,表面上看似乎产生了“立竿见影”的效果,实际上并没有真正、彻底地解决深层次的问题。一旦形势发生变化,政治上的高压态势解除,社会重新回归正常状态,一切陈腐的东西往往死灰复燃,价值观建设还是得“从头做起”。

  人们常说,“观念一变天地宽”。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我国经济快速发展,社会长足进步,人民生活极大改善,这无不与价值观的变化相辅相成、相关相连。除了政治、经济等宏观层面的“大变化”,即使从普通人的视角,人们也可以看到,改革开放前三十年和后三十年之间发生了巨大变化:在财富观方面,过去倾向“越穷越光荣,越穷越革命”,习惯了过穷日子,不想富、不敢富、不能富,今天则认为“贫穷不是社会主义”,提倡致富光荣,鼓励“先富起来”,主张“共同富裕”;在择业观方面,过去在平均主义“大锅饭”的影响下,人们死抱着国营、集体的“铁饭碗”不放,现在人们认可了自主择业,认为只要勤劳,不怕辛苦,不管干什么都一样;在消费观方面,过去讲究“节约闹革命”“一分钱掰成两半花”的艰苦朴素,今天的年轻人则敢于大胆花钱,甚至出现了大量“月光族”“负翁”,掀起了一场让老一辈胆战心惊的“消费革命”;在穿衣打扮方面,过去是“黑蚂蚁”“灰蚂蚁”“蓝蚂蚁”的“清一色”,是“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今天的时尚青年则追求个性,拒绝“撞衫”,穿得“五彩缤纷、个性时尚”;在婚恋观方面,过去谈恋爱“不敢张扬”,羞于谈“性”,认可服从组织需要的“革命婚姻”,今天有些年轻人已在尝试“网恋”“网婚”“闪婚”“闪离”,婚姻形式事实上已趋多样化,性观念日益开放……从中可以看出,人们的价值观确实正在发生急剧改变,并且由于这种种改变,社会正变得“熟悉而又陌生”。当然,有些价值观是向健康的、科学的、正确的方向变化的,有些则恰恰相反。

  改革开放前后价值观的巨大变化说明,任何人的价值观都不是先天固有的,也不是头脑中主观自生的,而是后天在一定的社会环境、社会活动中逐步形成的。作为社会意识系统的有机组成部分,价值观是一定时代的产物,是一定时代人们的社会存在、社会实践、生活经历的反映和表现,是一定时代文化传统、生活方式、风俗习惯、社会心理等因素潜移默化地濡染和熏陶的结果。

  在人类社会历史上,一种价值观形成之后,往往又会成为社会意识的一部分,成为一个文化系统的“深层结构”,具有一定的历史延续性和相对的稳定性,对人们的社会生活产生反作用,在相当长时期内影响和支配人们的思想和行为。

  值得注意的是,一定社会的价值观经过长期的历史传递和文化心理积淀,就会形成一定的文化传统。这种文化传统经过教育和熏陶,可能长期占据人们的头脑,不会随着社会的变化而迅速发生改变。在社会变革时期,文化传统可能演变为一种“巨大的保守力量”或“惰性”,阻碍人们的思想和行为及时发生变化。例如,当代中国的社会主义改革就受到根深蒂固的教条主义、等级特权观念、平均主义观念等的影响。想要真正消除这种影响,有时是极其困难的。

  不过,价值观的稳定性或“惰性”是相对的。毕竟,任何价值观都不可能一成不变。无论是一个人的价值观,还是某一宗教、民族、国家、阶级、阶层、职业的价值观,都是一定时代人们社会生活实践的产物和表现,它必然会随着时代和社会生活实践的发展而发展、变革而变革,并随时接受社会生活实践的检验、修正和完善。因为人们的观念、意识作为社会存在的反映,总是会随着人们的生活条件、人们的社会关系、人们的社会存在的改变而改变。

  
责任编辑:韩慧晶

本网电话:010-85886805 地址:中国北京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 版权声明 京ICP备0507273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