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会科学院邮件系统 丨
English

《新大众哲学》摘登:荡起幸福人生的双桨(之十四)——人生观与价值观


2016年07月18日 08:04    来 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6年7月18日第1009期     作者:

  九、构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上)——塑造中华民族共有精神家园

  应该承认,当前中国社会价值观的基本状况是比较复杂的:既涌现出了像孔繁森(1944—1994年)、杨善洲、郭明义(1958年—  )等优秀的共产党员,也出现了不少唯利是图、腐败堕落的贪官污吏;既产生了一些路见不平、见义勇为的道德楷模,见利忘义、救命索要救命钱的道德败类也不时见诸媒体……至于利益纷争日益明朗化、普遍化,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日益冷漠,甚至人们的不满情绪、敌对意识越来越强烈,广大民众更是深有感触。经过媒体的“炒作”,人们在日常生活中,经常看到这样的案例:有人遇险,他人避之唯恐不及;有人落难,旁观者冷漠地只做看客;相互之间稍有摩擦,有人动辄污言秽语,恶语相向;还有人一言不合立即诉诸武力,伤人性命……或许与媒体不爱炒作的“好人好事”相比,这仍然是少数“搅坏一锅汤的老鼠屎”,但曾经的“礼仪之邦”出现如此混乱不堪的状况,仍然令人感到忧心忡忡。

  直面当前复杂、多样的社会价值观,确实令人产生感慨。当然,我们也不能让极端的情绪遮蔽了双眼,无视改革开放以来社会已经取得的进步,无视广大民众在默默地坚守和支撑。综合地、辩证地看,或许可以进行如下归纳:随着社会的发展,人们的责权利意识普遍觉醒,不同层次价值主体的主体地位逐步确立;传统与现代、“中”与“西”、“左”与“右”等多元价值观并存共处,强调革命、奉献、牺牲、服务的理想价值观与追求物欲满足、追求感官享受的世俗价值观相互交织;封建主义价值体系的“权本位”和资本主义价值体系的“钱本位”仍然拥有一定市场,社会主义的具有影响力、号召力和生命力的价值信念、信仰、理想正在人民群众中间逐渐地广泛确立。

  在这样一幅色彩斑斓的价值观图景面前,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一空前伟大的事业,要求我们必须坚定共产主义价值理想,建立一套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践相适应的科学价值观,以引领社会思潮,尊重差异,包容多样,最大限度地形成社会思想共识;同时,凝聚全国人民的目标和意志,唤起大众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热情。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体现了社会主义的本质,是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建设的关键,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建设的根本。这一核心价值观包含了共产主义远大理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是全体中国人民的根本利益和需要的集中表达,是中国人民的理想信念追求。它告诉全世界人民中国人民希望什么、赞成什么、喜欢什么,同时又抗拒什么、反对什么、厌恶什么。它告诉全世界人民“中国要往哪里去”,是中国和中国人民的行动指南,标示着中国社会前进的方向。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建设的有机组成部分;同时,也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建设的根本,和谐社会建设的根本,精神文明建设的根本。

  ——建设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我国社会转型时期、价值观深刻变革的时代具有指导意义的价值导向。当今世界正处在价值观深刻变革的时代。随着时代的发展和社会生活的深刻变化,世界文化、文明正在面临转型,东西方之间、传统与现代之间、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之间、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之间,不同文化和价值观之间的碰撞和冲突表现得越来越明显,文化价值观的变革、转型已经成为一种时代性、世界性的思想文化现象。我国正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转型时期,价值观变革、转型的广度和深度显得尤为突出,因而价值观建设的任务也就显得更加紧迫,更加突出。

  ——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目前世界上颇具影响力的“中国道路”的应有之义,是中华民族自立于世界的思想基石。文化价值观是一个民族的血脉,是一个民族赖以生存和发展的精神支柱。一个民族、国家的独特的价值观,是将其聚合成一个统一整体,并不断推动其向前发展的内在动力。迈入全球化时代,价值观前所未有地凸显了其重要性。世界正在依照价值观而进行定位和划分,以至于有亨廷顿(Huntington,1927—2008年)的“文明的冲突”之说,以至于有“为价值观而战”。文化价值观上的独立与自觉,已经成为一个民族、国家自立、自强的根本性课题。如果缺乏自身独特的价值观,那么,中国特色就是不明确的,中国道路就是不确定的,“中国形象”就是模糊的。如果这样,那么对内很难获得全国人民的认同,很难凝聚全国人民的目标和意志,对外则不可能占据宣传舆论上的主动,占据道义上的制高点。

  

  
责任编辑:崔岑

本网电话:010-85886805 地址:中国北京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 版权声明 京ICP备0507273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