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会科学院邮件系统 丨
English

《新大众哲学》摘登:荡起幸福人生的双桨(之一)


2016年06月17日 07:17    来 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6年6月17日第988期     作者:

  人生观是对人生的目的、意义、价值和道路的总的看法和根本态度。人生观引导着每个人一生的言行、人的价值的实现和人生的幸福。马克思主义人生观是科学的、正确的人生观。只有树立了马克思主义人生观,才能真正实现人生的意义,才能获得人生最大的幸福。

  古希腊哲人有句名言:“人啊,认识你自己。”这句话道出了人类对自身提出的一个重大命题,即“了解自己”。人要正确认识世界并成功改造世界,就必须了解自己的本质和特点,了解自己的认识能力和实践能力;就必须了解人生的目的和意义,了解自己的使命和人生的价值;就必须了解自己的生和死,了解自己活着要干什么;就必须了解人与世界的相互关系,了解人与人之间的相互关系……总之,关于人生的种种问题,就成为人们所面临并一直在不断探求的重大问题。这些问题,也就是通常所谓的人生观问题。

  一、人是什么(上)——法国“五月风暴”与萨特的存在主义

  要搞清楚什么是人生观,首先要搞清楚“人是什么”。而为了搞清“人是什么”这个问题,可以从法国“五月风暴”与萨特(Sartre,1905—1980年)的存在主义谈起。

  20世纪60年代末期,在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相继爆发了震撼西方世界的学潮和工潮。其中规模最大、影响最广、震力最强的,以青年学生和工人抗议、造反为典型形式而震惊世界的,当数1968年五六月间爆发的法国“五月风暴”。

  1968年3月22日,法国巴黎大学农泰尔文学院学生集会抗议政府逮捕反对美国越战的学生。巴黎大学当局纠集警察试图逮捕学生,导致双方动武,造成几千人的学潮,结果六百人被捕,几百人受伤。以此为燃点,事态进一步扩大,整个巴黎成为骚乱战场,数万学生和教师举行强大的示威游行,法国许多外围城市大学生纷纷支持巴黎学潮。到了5月中下旬,学潮继续蔓延,引起工潮,整个法国处于学潮与工潮的旋涡之中。“五月风暴”前后持续一个多月,造成损失三百亿法郎,使法国出口减少了三分之一。1969年3月,又爆发了900万工人、学生参加的工人总罢工和学生示威。1968年“五月风暴”和1969年“三月工潮学潮”严重动摇了法国资本主义制度。

  法国“五月风暴”和西方风起云涌的学潮、工潮爆发的根本原因,是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社会内在矛盾的激化。成千上万的学生和工人参加抗议示威游行活动,是因为他们意识到自身是资本主义制度的牺牲品,从而对资本主义制度的弊端产生不满,并自发地产生了与资本主义制度对抗的大规模行动,对资本主义制度造成了冲击。

  “西方马克思主义”的一些思想家们,如匈牙利人卢卡奇(Lukacs,1885—1971年)、德国人柯尔施(Korsch,1886—1961年)、意大利人葛兰西(Gramsci,1891—1937年)、法国人萨特,还有法兰克福学派的一些代表人物等,在法国“五月风暴”和西方学潮、工潮事前就已经大量地分析了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社会现状及其内在矛盾,预期了学潮、工潮的降临。学潮、工潮爆发后,他们又力图分析“五月风暴”和西方学潮、工潮产生的原因和意义。

  “西方马克思主义”思潮被“五月风暴”和西方学潮、工潮的参与者,以及前后时期形成的西方新“左”派奉为思想武器,特别是其关于抽象的人的观点正契应了“五月风暴”参与者反叛资本主义制度、追求所谓人性解放的精神需求。实际上,“西方马克思主义”并没有自己给自己起这样的名字,他们也不以“马克思主义”自诩,更不是一个成型的组织。“西方马克思主义”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社会主义革命于俄国取胜,而于西方却相继失败、步入低潮的形势下,出现的一股反马克思主义的思潮。“西方马克思主义”虽然赞成学生运动、工人运动,但它却从“左”的方面批评马克思主义,成为西方学潮、工潮现实运动理性反映的对应思潮。尽管“西方马克思主义”在理论本质上是错误的,但也不可将其全盘否定。它毕竟探索了马克思主义在发展进程中应当回答的许多重大理论和实践问题,接触了现代发达资本主义出现的许多新情况、新问题,批评了苏联社会主义建设实践中存在的弊端和失误。“西方马克思主义”思想家们的探索和研究,为进一步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坚持和发展社会主义提供了重要思想资料。

  “西方马克思主义”主张主观唯心主义,反对辩证唯物主义。体现在历史观上,他们反对唯物主义历史观,主张把人的意识、人的主体性提到第一性的位置上,认为社会历史是人的主体性的现实展开,主张把抽象的人作为出发点的资产阶级人道主义,这就在思想领域引起了长时间的关于人、人性、人的本质、人是不是历史的出发点等一系列哲学问题的争论。

  对西方学潮、工潮影响最大的“西方马克思主义”当数萨特的存在主义。萨特出生于法国巴黎,因其父去世较早,从小由其外祖父母养大。1929年从法国巴黎高等师范学校毕业后担任中学哲学教师。1933年到法兰西学院研究德国现象学家胡塞尔(Husserl,1859—1938年)和存在主义哲学家海德格尔(Heidegger,1889—1976年)的哲学思想,逐渐形成自己的存在主义思想体系。1938年开始发表小说,有《作呕》《墙》《想象的事物》等。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应征入伍,1940年被俘,在德国战俘营被关9个月。1941年3月获释返回巴黎,当了新闻记者,积极参加抵抗运动,发表了《苍蝇》《此路不通》等轰动一时的反抗暴政和倡导信仰自由的剧本。1943年,发表了探索十年、写了两年的首部哲学著作《存在与虚无》,提倡存在主义哲学。萨特所说的“存在”不是辩证唯物主义所讲的物质存在,也不是历史唯物主义主张的社会存在,而是抽象的人的本质的存在。他认为,人在世界上的命运是荒诞无稽的,意志的自由决定人的行动。1960年,萨特发表了用存在主义“补充”马克思主义的《辩证理性批判》。1951年,发表剧本《魔鬼与上帝》。1952年,发表文学评论《圣热内——喜剧演员和殉道者》。在政治上,萨特积极参加“左”派社会活动,反对美国侵越战争,积极支持法国学生运动。但是,他背离了马克思主义、背离了马克思主义哲学。他说,自己虽然曾接受马克思主义的影响,但他不是一个马克思主义者。马克思主义有一种解释人的方法,即认为人是经济制度的产物,这是不符合他的信念的。萨特认为人是自由存在的,这构成真正革命的基础。还说,法国革命的老公式,自由——平等——博爱仍然有效。必将出生的社会主义如果不是以这三条原则为内容,就将不是人性的社会主义。

  
责任编辑:常畅

本网电话:010-85886805 地址:中国北京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 版权声明 京ICP备0507273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