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会科学院邮件系统 丨
English

《新大众哲学》摘登:荡起幸福人生的双桨(之四)


2016年06月24日 07:20    来 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6年6月24日第993期     作者:

  二、生从何来(上)——人是上帝创造的吗

  在《圣经》的开篇,讲述了一个著名的上帝创造世界和人的故事:

  在宇宙天地尚未形成之前,黑暗笼罩着无边无际的空虚混沌,上帝那孕育着生命的灵运行其中,投入其中,施造化之工,展成就之初,使世界确立,使万物齐备。

  上帝用七天创造了天地万物。这创造的奇妙与神秘非形之笔墨所能写尽,非诉诸言语所能话透。

  第一日,上帝说:“要有光!”便有了光。上帝将光与暗分开,称光为昼,称暗为夜。于是有了晚上,有了早晨。

  第二日,上帝说:“诸水之间要有空气隔开。”上帝便造了空气,称它为天。

  第三日,上帝说:“普天之下的水要聚在一处,使旱地露出来。”于是,水和旱地便分开。上帝称旱地为大陆,称众水聚积之处为海洋。上帝又吩咐,地上要长出青草和各种各样的开花结籽的蔬菜及结果子的树,果子都包着核。世界便照上帝的话成就了。

  第四日,上帝说:“天上要有光体,可以分管昼夜,作记号,定节令、日子、年岁,并要发光普照全地。”于是上帝造就了两个光体,给它们分工,让大的那个管理昼,小的那个管理夜。上帝又造就了无数的星斗。把它们嵌列在天幕之中。

  第五日,上帝说:“水要多多滋生有生命之物,要有雀鸟在地面天空中飞翔。”上帝就造出大鱼和各种水中的生命,使它们各从其类;上帝又造出各样的飞鸟,使它们各从其类。上帝看到自己的造物,非常喜悦,就赐福这一切,使它们滋生繁衍,普及江海湖汊、平原空谷。

  第六日,上帝说:“地要生出活物来;牲畜、昆虫、野兽各从其类。”于是,上帝造出了这些生灵,使它们各从其类。

  上帝看到万物并作,生灭有继,就说:“我要照着我的形象,按着我的样式造人,派他们管理海里的鱼、空中的鸟、地上的牲畜和地上爬行的一切昆虫。”上帝就照着自己的形象创造了人。

  上帝的本意是让人成为万物之灵,就赐福给他们,对他们说:“要生养众多,遍满地面,治理地上的一切,也要管理海里的鱼、空中的鸟和地上各样活物。”

  第七日,天地万物都造齐了,上帝完成了创世之功。在这一天里,他歇息了,并赐福给第六天,圣化那一天为特别的日子,因为他在那一天完成了创造,歇工休息。就这样,星期日也成为人类休息的日子。

  “造化钟神秀,阴阳割分晓。”上帝就是这样开辟鸿蒙,创造宇宙万物的。

  其中,造人是上帝最后的、也是最神圣的一项工作。最初的时候,天上尚未降下雨水,地上却有雾气蒸腾,滋生植物,滋润大地。上帝便用泥土造人,在泥坯的鼻中吹入生命的气息,就创造出了有灵的活人。上帝给他起名叫亚当。但那时的亚当是孤独的,上帝决心为他造一个配偶,便在他沉睡之际取下他一根肋骨,又把肉合起来。上帝用这根肋骨造成了一个女人,取名叫夏娃。

  上帝把夏娃领到亚当跟前,亚当立刻意识到这个女人与自己生命的联系,他心中充满了快慰和满意,脱口便说:“这是我骨中的骨,肉中的肉啊!可以称她为女人,因为她是从男人身上取出来的。”男人和女人原本是一体,因此男人和女人长大以后都要离开父母,与对方结合,二人成为一体。

  亚当的含义是“人”,夏娃的含义是“生命之母”。按希伯来《旧约圣经》的说法,他们是人类原始的父亲和母亲,是人类的始祖。这就是著名的上帝“创世说”。

  实际上,自从地球上出现了人类,关于“生从何来”——人类自身起源问题的探究,就一直深深地困扰着人自身。当然,人类对于这一问题的认识很丰富,并经历了一个漫长的历史过程。在世界各民族早期的历史上,都曾有过关于人类起源的各式各样的神话和传说。例如,与上述西方世界的“神创说”相呼应,中国古代也有女娲氏捏土造人的传说。在古代埃及和其他一些民族,也有过大致类似的神话传说。

  《旧约圣经》所记载的神造世界和上帝造人说,在中东和西方影响巨大而深远,并随着西方文明而影响了世界上其他地区。这一学说与后来的一些哲学理论,例如亚里士多德(Aristotle,前384—前322年)提出的“第一动因”,都坚持认为人和世界是神所创造的。他们一直用“神造世界”以及“神造人类”来回答人“生从何来”的问题,认为人和世界都是受造物,人是因上帝的存在而存在的;他们认为,人是上帝创造的,人生的意义和目的也就都是由上帝所预定的。人只要信仰上帝,属于教会,遵守上帝和教会的诫命,便能完成人生的意义和目的,便能最后回归上帝处。

  长期以来,“神创说”这类荒诞的说教和其他类似的迷信说法,虽然从来没有经过严格的验证,但一直根深蒂固,禁锢着人们的头脑,左右着人们的思维。在漫长的奴隶社会和封建社会里,虽然有不少杰出的思想家试图用物质世界本身的原因说明人类的起源,但是,由于他们缺乏科学的根据作为支撑,都未能从根本上动摇“神创说”在思想上的统治。因此,人们一直以上述宗教的或唯心主义的历史观作为思考的基础,形成的是唯心主义人生观。

  随着文明的进步,关于人类起源问题的探讨也从原始的神话、宗教,逐渐向理性和科学的解释演进。

  在西方,伟大的文艺复兴之后,接着发生了宗教改革、启蒙运动,这些思想运动都在一定程度上反对神造人类的人生观,认为人类起源的问题应该交由科学来处理。

  

  
责任编辑:常畅

本网电话:010-85886805 地址:中国北京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 版权声明 京ICP备0507273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