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会科学院邮件系统 丨
English

《新大众哲学》摘登:荡起幸福人生的双桨(之十三)


2016年07月15日 07:39    来 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6年7月15日第1008期     作者:

  八、价值观的力量(下)

  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回顾人类社会发展的漫长历程,我们不难发现,价值观的不断变迁和更替,体现为一个不断追求和实现美好理想的过程。

  在原始社会,以石器为主的生产工具极为简陋低效,生产力水平极为低下,人们的劳动与生活范围狭小,生存条件极为恶劣,因而只能以群居方式生活在一起,共同劳动、共同消费,没有多少剩余产品,没有私人财产,实行的是原始的公有制。因此,在原始社会,一方面,出于对自然的恐惧与敬畏,出现了形形色色的图腾,形成了许多禁忌,以及敬天畏命、顺从自然之类的观念;另一方面,原始的公有制又导致人们形成原始的公平观念、乐群意识、协作观念等,又由于没有私有财产,因而也还没有产生私有观念、利己意识,等等。

  在奴隶社会,由于铜器等生产工具的使用,生产力水平有了较大的提高,出现了剩余产品,这使财产私有成为可能。于是,社会分化为两大对立的阵营,奴隶主拥有一切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奴隶作为“会说话的工具”,也是奴隶主的私有财产,为奴隶主所有,私有观念被极大地强化了。整个社会以奴隶主的意志为意志,占有与依附、统治与服从等观念成为主流,强烈的社会规范与秩序意识萌生与发展起来。

  在封建社会,由于铁器以及简单的机械工具的广泛使用,生产力水平大大提高。以家庭为单位、以养家糊口为目的的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小农生产方式成为主流。这一方面把人们限制在一定的土地上,生活来源主要依赖于男耕女织式的农业劳作,使得人们长期生活在相当闭塞的环境中,形成诸如安土重迁、安贫乐道、重农轻商、重义轻利等根深蒂固的封闭、保守心态和观念。另一方面,在此基础上,形成了以“家庭本位”为核心的封建宗法等级制度,家长、族长、各级官吏和皇帝构成一种金字塔式的等级体系,对经济单位(家庭、家族和国家)和权力的依附成为封建文化的一大特色。与之相适应,封建主义思想家们竭力维护、论证这种制度的合法性,使得整个社会重等级秩序、重权力,竭力追求权力成为整个社会价值实践的核心。

  在资本主义社会,由于科学技术的迅速发展和大机器的广泛使用,生产力获得了巨大的飞跃式发展。对发财致富和超额利润的不懈追求,使人们的兴趣从土地转向了市场,从农业转向了工业和商业,商品经济逐渐成熟。资本主义在“仿佛用法术”从地下呼唤出巨大财富的同时,也打开了一个新的“潘多拉盒子”,新的价值困惑、价值冲突、价值危机广泛产生和蔓延。资本主义带给劳苦大众的并不是其所标榜的“自由、平等、博爱”,并不是滚滚而来的财富与幸福生活,而是极其残暴、野蛮的掠夺和剥削,是“人为物役”、人的异化的残酷现实。金钱成为资本主义社会生活中最具魅力的东西,也是最有影响力的东西,对金钱的疯狂追逐是整个社会价值生活的中心和目的。在这个社会中,金钱关系或利益关系成为最普遍的价值关系,金钱成为人们评估一切的最主要、最核心的标准,一切社会秩序也都依“资本的自由”和“金钱的自由”而建立起来。“一切向钱看”“有奶就是娘”等“金钱拜物教”日益成为社会上普遍的价值取向。这正如马克思、恩格斯尖锐抨击的那样:“它使人和人之间除了赤裸裸的利害关系,除了冷酷无情的‘现金交易’,就再也没有任何别的联系了。……它把人的尊严变成了交换价值,用一种没有良心的贸易自由代替了无数特许的和自力挣得的自由。”

  处于实践摸索过程中的共产主义价值观,是人类价值实践和价值思想发展的最新成果。它是在无产阶级反对资产阶级、建设社会主义的实践中,在“吸收和改造了两千多年来人类思想和文化发展中一切有价值的东西”的基础上形成和发展起来的。19世纪30—40年代,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在英、法等欧洲国家占据了统治地位,社会的主要矛盾已经集中在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身上。以欧洲三大工人运动为标志,一无所有的工人阶级开始觉醒,并作为独立的政治力量登上了历史舞台。马克思、恩格斯热切地关注、支持和参加工人运动,通过破译人类社会历史发展的一般规律,揭示了共产主义必将取代资本主义的客观规律;通过创立剩余价值学说,深刻揭露了资本家剥削工人的秘密,批判了资本主义制度及其价值体系的基础;在此基础上,第一次创造性地提炼出了反映工人阶级根本利益、指导工人阶级革命实践的共产主义价值体系。

  共产主义价值体系是指导无产阶级革命和建设的明灯和纲领。它的价值理想在于,通过无产阶级革命和建设,消灭剥削,消灭压迫,最后消灭一切阶级和国家,实现全人类的彻底解放;全体人民当家作主,成为平等、自由和人格独立的社会主人;消除旧式分工,劳动成为自主的活动和人们的“第一需要”,人们“各尽所能,按需分配”;每一个人都获得自由而全面的发展,并且“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由于工人阶级没有自己的私利,工人阶级与全人类的利益是一致的,从根本上说,它代表的就是全人类的价值理想。

  这一建立在唯物史观基础之上、反映工人阶级的根本利益和需要的价值蓝图,既不同于唯心主义或旧唯物主义的价值观,也不同于封建主义、资本主义的价值观。它特别强调对一切人剥削人、人压迫人的非人道的私有制社会以无情批判,而以人类的解放和人的自由全面发展为最高宗旨。它是人类历史上最美好的价值理想,体现了一种深厚的人文关怀,体现了一种无上的责任意识,体现了一种高度的历史使命感。它必然激励一切正直的人们为之奋斗终身!

  当然,自从马克思、恩格斯创立共产主义价值体系之后,共产主义价值体系的实践确立过程并不是一帆风顺、一蹴而就的。它必然要经历一个从不完善到比较完善、从空想到科学的过程,经历一个长期、曲折的与时俱进的发展过程。从空想社会主义的价值设想,到科学社会主义科学价值观的产生,到在社会主义建设实践中对社会主义价值观的探索和培育,再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践中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形成……在这些具体的践履共产主义价值理想的社会实践中,作为共产主义价值体系雏形的社会主义价值体系,历经波折,正在逐渐完善起来,不断得到丰富和发展。当前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核心价值观建设,是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有机组成部分,是我国建设共产主义价值观的伟大尝试。

  
责任编辑:常畅

本网电话:010-85886805 地址:中国北京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 版权声明 京ICP备0507273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