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网 中文EN
当前位置:首页最新文章
英国“脱欧”延期无法避免双输后果
2019-11-1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9年11月14日第1815期 作者:秦爱华
分享到:

  2016年6月英国进行全民公投后决定退出欧盟。2017年3月英国启动“脱欧”程序,计划在两年内完成“脱欧”谈判。由于英国内部分歧较大,“脱欧”期限推迟至2020年1月31日,并决定于12月提前举行大选。“脱欧”进程一再受阻,在全球经济增速放缓的情况下,欧盟和英国的经济均面临严峻挑战。

  英国加入欧洲联盟的过程颇为曲折。1961年和1967年英国两次申请入盟都被拒绝,直到1973年才成功加入。英国“脱欧”谈判的难度不亚于入欧谈判。2009年生效的《里斯本条约》规定欧盟成员国可以退出欧盟,这是英国“脱欧”的法律依据。2017年3月英国启动“脱欧”。2019年10月2日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向欧盟提交了“脱欧”协议。经过艰难的磋商,10月17日欧盟峰会通过“脱欧”协议。然而,10月19日英国议会决定暂缓表决“脱欧”协议,并向欧盟申请将“脱欧”延期至2020年1月31日,欧盟于10月28日批准了这一申请,暂时避免了英国无协议“脱欧”。10月29日英国议会决定于12月12日提前举行大选。由于英国内部无法达成一致,致使英国国内分裂加剧。

  在“脱欧”演变成“拖欧”的情况下,欧洲经济饱受英国“脱欧”的拖累。具体表现为:

  第一,欧盟经济实力和国际竞争力下降,经济增长减慢。英国是仅次于德国的欧盟第二大经济体,占欧盟经济总量的15%,英国“脱欧”使欧盟占世界经济总量的比重下降3个百分点。欧盟在科技和数字经济方面已经落后于美国,英国在人工智能、生物技术、基础科学等领域具有世界领先水平,远远超过其他欧洲国家。所以,英国“脱欧”还将降低欧盟的科技实力和国际竞争力。另外,英国“脱欧”的不确定性抑制了欧洲投资,导致欧洲国家的经济增长动力不足。为了拉动经济增长,2019年欧洲央行实行扩张性货币政策,但2019年欧盟经济增长仍从上年的2.1%下降到1.4%。

  第二,英国“脱欧”导致欧元波动加剧。首先,“脱欧”的不确定性直接影响欧元汇率的波动。“脱欧”的最新消息往往在金融市场上得到迅速反应,传导机制是先在金融资本市场形成预期,之后通过跨境资本流动影响欧元汇率的波动。“脱欧”公投结果公布当天(2016年6月24日)欧元兑美元汇率就下跌2.3%,近期随着无协议“脱欧”风险加大,欧元持续震荡下跌。其次,欧盟的宏观经济走势对欧元产生间接影响。英国“脱欧”使得欧盟内的产业链面临新的调整,欧盟经济发展的不确定性削弱了欧元的经济基础,短期内欧元的国际地位和稳定性将受到较大冲击。但是,从长期来看,由于欧盟的宏观经济政策遵循增长、稳定和凝聚的原则,欧元区的货币政策更是以稳定为核心,欧盟经济在稳定政策的引导下经过调整将逐渐回到正常轨道,欧元也终将回归一个新的平衡水平。

  第三,对欧盟核心国家影响较大。金融危机之后只有德国和英国恢复到了危机前的经济增长水平,英国“脱欧”又为欧盟国家经济蒙上一层阴影。首先,德国出口下滑,经济损失最大。德国是英国在欧盟内的最大贸易伙伴国,2018年德国对英国出口820亿欧元,自“脱欧”以来德国对英国出口连续三年下降,跌幅超过7%,“脱欧”后跌幅将超过10%。其中,汽车工业损失最大,德国生产的汽车有1/5出口到英国,价值约180亿欧元。出口下滑阻碍了德国经济增长,2019年德国经济增长预期从1.6%下调至0.8%。其次,法国难以独善其身。在德国经济增长放缓的情况下,2019年法国经济表现不错,预期增长1.4%。英国在法国的对外贸易中所占份额较小,仅占法国对外贸易的5.2%,是德法贸易规模的1/3,因此法国受到英国“脱欧”的冲击更多是来自德国的间接影响。据估算,英国“脱欧”将导致法国的年收入减少80亿欧元,受影响较大的产业依次是汽车业、机械设备业、农产品加工业和制药业。

  第四,对中东欧国家政治经济具有不利影响。首先,英国“脱欧”将减少中东欧国家的对外贸易,抑制经济增长。英国是中东欧国家的重要贸易伙伴和主要投资来源国,波兰、捷克、匈牙利对英国的出口顺差占本国GDP的1%—2%,英国“脱欧”将给这些国家带来直接经济损失。另外,由于中东欧国家与德国的产业链紧密相连,德国受到冲击会再度波及中东欧国家,从而使中东欧国家遭受双重打击。例如,捷克政府估计英国“脱欧”将使捷克的经济增长率下降0.5%。其次,在欧盟内的一些议题上英国和中东欧国家意见相近。例如英国和中东欧国家都主张欧盟应重点发展经济合作,由美国和北约保障安全,政治和民主事务由成员国决定等。英国“脱欧”将削弱中东欧国家在欧盟内的决策力量,特别是未加入欧元区的中东欧国家在欧盟内将缺少一个盟友。再次,劳动力流动受到限制。英国是欧盟东扩后最早向中东欧开放劳动力市场的欧盟大国,波兰移民已成为英国第二大少数民族,英国“脱欧”后将限制外来移民的数量,部分在英国的中东欧国家移民可能要回流,英国“脱欧”不利于中东国家劳动力的流动。

  此外,英国“脱欧”对英国经济也有较大的影响。

  首先,英国经济增长放缓,劳动生产率下降。2019年英国经济增长预期为1.2%,下降到2012年以来的新低。经济下滑的深层原因是英国的劳动生产率增速下降,“脱欧”增加了政治风险,导致企业投资技术和设备的信心不足。2019年英国劳动生产率增速下降到0.2%(远低于美国的1.3%),这从根本上抑制了英国的经济增长潜力。

  其次,英国的经济地位和竞争力下降。2016年英国是世界第五大经济体,2019年可能被印度超过降到第七位。“脱欧”还导致英国的经济竞争力逐年后退,英国的经济竞争力由2016年的第七位下降到2019年的第九位。欧盟是英国最大的进出口市场,有一半的对外贸易来自欧盟国家,“脱欧”后英国的进出口商品将可能面临关税、边检等问题,势必增加企业的经济负担和时间成本,英国产品的竞争力将进一步削弱。

  再次,英国金融业受到最大冲击。由于“脱欧”使很多金融业务面临风险,英国的金融企业纷纷外迁,其金融资产和人员迁出对金融业的冲击超出预期。据统计,英国将有275家金融企业和1.2万亿美元的金融资产转移到欧盟国家,英国银行和投行将有约10%的资产移出英国。迁往法兰克福的企业中有90%是银行,法兰克福有可能成为欧盟的金融中心。这不仅使英国金融业产值大幅度下降,金融业变得更加碎片化,也削弱了英国对欧洲金融业的影响,进而撼动其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

  最后,英国的制造业蒙受损失。2019年4月英国的制造业增长跌至17年来最低,主要是宝马等汽车厂商为了避免“脱欧”的经济损失提前关闭英国工厂,导致英国汽车产量下滑24%。欧盟是英国最大的外资来源地,外资减少对英国的制造业发展十分不利。

  英国“脱欧”再度推迟,暂时避免了无协议“脱欧”的可能,但英国“脱欧”久拖不决带来的经济损失最终将由每个英国人承担。据英国央行计算,英国如果有协议“脱欧”,将导致人均年收入减少750—850英镑;若无协议“脱欧”,人均收入将减少1700—2010英镑,国内生产总值将下降8%,失业率升至7.5%,房价下跌30%,英镑贬值25%。

  不过,“脱欧”也可能给英国带来一些机遇。如,为了应对“脱欧”的不利影响,英国政府采取措施振兴工业发展。2017年英国政府颁布《工业战略发展绿皮书》,通过加大政府干预促进制造业发展,提高劳动生产力和就业率,从长期来看对英国工业的现代化发展具有积极作用。

  “脱欧”对中英合作具有双重影响。英国用“全球化英国”定位新的外交政策,并表示在“脱欧”后有意愿与中国在短期内达成双边协议,以促进双边合作。英国拥有先进的科技水平、现代化的制造业和优质的教育资源,中英双方的合作潜力巨大。另外,“一带一路”的高质量发展将为中英开展深层次合作提供更多机遇,也为双方在第三方市场等领域创造更大合作空间。然而,由于美国是英国的最大贸易伙伴,英美在政治、经济和军事等领域都具有紧密而特殊的关系,英国脱欧后会更加追随和依赖美国,在中美贸易争端频发的形势下,美国对中英合作的负面影响也不容忽视。

  (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

责任编辑:王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