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网 中文EN
当前位置:首页最新文章
深化中国共产党新闻工作史料研究
2021-07-23 来源:《社科院专刊》2021年7月23日总第568期 作者:本报记者 段丹洁
分享到:

  7月12日,中国社会科学院新闻与传播研究所主办的“搜集与甄别:百年中国共产党新闻工作史料研讨会”在京举行。与会学者围绕新闻工作史料搜集汇编、理论研究及重要意义展开深入研讨,中国社会科学院新闻与传播研究所党委书记方勇主持开幕式。

  进一步挖掘整理党的新闻史料

  通过观看纪录片《〈中国共产党新闻工作文件汇编〉编纂始末》,与会专家学者了解了中国社会科学院新闻与传播研究所老一辈学者在艰苦环境下编纂《中国共产党新闻工作文件汇编》的过程,感受到老一辈学者不怕苦不怕累、踏实做学问的精神品质。

  厦门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教授余清楚提出,《中国共产党新闻工作文件汇编》是公认的迄今为止较为全面、影响广泛的新闻传播学主要工具书之一。今天,当我们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新闻舆论工作的最新论述和重要思想时,重读《中国共产党新闻工作文件汇编》中的历史文献,既体会到了历史的传承和发展的统一,也更加坚定了新闻工作作为党的一项重要工作的信念。

  “当前我们正处在中国共产党新闻思想研究的最好时期,新闻学者应不负重托、努力工作,为系统梳理、全面总结和深入研究中国共产党新闻思想作出新的更大贡献。”广西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教授郑保卫分析了史料搜集对研究工作的重要意义,并对当前做好中国共产党新闻思想研究史料工作提出建议:一是做抢救性挖掘;二是进行系统性研究;三是出高水平成果。

  四川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教授陈力丹认为,研究马克思主义新闻观,一定要研究具体的新闻实践,掌握全面、扎实的第一手材料,以原版党报为基础展开研究。脱离了前辈的具体新闻实践,马克思主义新闻观就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林绪武建议,百年中国共产党党报党刊资料整理要将影印出版与数字处理相相合,将搜集整理与学术共享相结合,将组织领导与学人自觉相结合。

  创新党的新闻工作史料汇编与理论研究

  构建中国新闻传播史料学,关键要对史料进行搜集、校勘、考订、编纂、甄别和评价。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教授王润泽提出,要全面加强和提升新闻传播(史)学的内在力量,拓展学科边界,构建专业性、实用性强的史料体系标准规范,在史料整理领域起到示范引领作用。全面系统整理出版近现代新闻本体史料编目工作,填补空白,为新闻传播史的守正创新奠定基础,为未来新闻学的创新发展提供基本素材。

  在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教授邓绍根看来,当代新闻传播史研究经历了曲折前行、恢复展开、反思创新和繁荣发展四个阶段。而新闻传播史料的文献整理工作是贯穿其中的基础工作,支撑并推动着新闻传播史研究的创新发展。但是,反观取得的史料文献整理成果,关于新中国时期的新闻传播史料数量少、规模小,缺乏标志性成果,亟待加强对当代新闻传播史料的文献进行系统化整理和建设。同时,在搜集和整理新闻传播史料文献的基础上,应加强对史料的解读和分析,让史料穿透历史的尘埃,发光发亮。

  胡乔木在指导党史研究和编纂工作中形成了一系列具有认识论和方法论意义的重要论述,研究胡乔木新闻出版思想具有重要意义。中国社会科学院当代中国研究所研究员宋月红谈到,胡乔木新闻出版思想是与其思想政治理论、历史理论分不开的。研究胡乔木新闻出版思想要以此为历史背景、思想基础,分析其对新闻出版思想形成和发展的作用与影响。既要依据基本史料,如文献史料、回忆口述、传记、活动遗迹等,更需要采用多重证据法相互印证。

  多角度建设新闻史料数据库

  谈及新闻传播史研究面临的困境,辽宁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程丽红认为,新闻传播史研究深入和成熟的重要障碍,就是“本体的迷失”,没有深厚的新闻传播史史料学作为基础。

  西北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教授王春泉建议,要编选多部专题汇编,选编工作的核心应聚焦在“中国共产党新闻工作文件”上。既要重视中央级的文件,也不能忽视各地方出台的文件。同时做成简繁两种版本,简本篇幅不宜太长,借助关键词、摘编等方式组织展示;繁本尽可能搜罗齐全,借助二维码引入线上阅读、延伸查找。

  在华东师范大学传播学院教授武志勇看来,中国共产党新闻工作史料与评价史料的搜集同等重要。中国共产党新闻工作史料搜集和研究要从中央和地方、汉语和少数民族语言、国内和国外、思想(党及领袖)和政策、管理机构和行业、媒体和个人等几个层面展开。

  湖北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教授廖声武表示,史料整理的价值就在于为后来研究者提供研究资料。对数量庞大、分散隐匿的新闻团体文献资料及相关档案材料进行搜集、整理,并按照一定标准进行选编,可以揭示各地新闻团体的区域性、多元性、阶段性特征,以及新闻团体的总体特征和发展规律。

  中国社会科学院新闻与传播研究所所长唐绪军在会议总结中表示,《中国共产党新闻工作文件汇编》是中国社会科学院新闻与传播研究所赫建中、陈崇山等老一代研究人员为学界作出的杰出贡献。守正创新,是新时代赋予新闻传播学的新任务。今天,我们应该在新的时代条件下,传承创新,为新闻传播学学科发展、新闻传播学“三大体系”建设作贡献。

责任编辑:张月英